《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5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多谢四爷。”姑娘们兴高采烈地坐到了桌子旁边。
  鸭屎刚出门,通天鼠带了几十个兄弟骑马围了过来。通天鼠笑着说:“四爷果然没说谎,湖西真成了你的地盘了。我的人打听到野狐田已经来湖西了,四爷不会告诉我,你没见过他吧?”
  “见了,我已经把他抓了,关进地下室了。”鸭屎很平静地说道。
  “把他交给我。”通天鼠道。
  “我拿他有大用。给了你,你就弄死了。”鸭屎道。

  “那什么条件才能让你把他交给我呢?”通天鼠不解地问道。
  “等我救出二姐和皮六,我会把他交给你的。”鸭屎道。
  “好吧。看来,咱们必须得站在一条线上了。说吧,你要多少人。”通天鼠叹口气道。
  “你的人,还是你的人。我一个都不要。这件事,我们要动脑子。师父马上就成微山县长了,这个是跑不掉的。咱们得用巧劲,不然的话,惹来了正规军剿匪,咱们谁都跑不掉。”鸭屎道。
  “行吧,这件事就听你的。我先回去了。”通天鼠道。
  “好的。”鸭屎点头道。
  临走,通天鼠又补充了一句道:“小宋江的事,你别往心里去。需要人手,我随时派人过来。”
  “没事,你放心回去吧。”鸭屎道。
  通天鼠走后不久,鸭屎一个人从小院朝大院走。突然,他觉得身后有人跟踪,那人的轻功不亚于黑蜘蛛,但鸭屎看不见对方。如果对方对自己开枪,那真是无法躲避。
  鸭屎立即停止了走动,站在原地不敢动,他已经听到对方打开了枪的保险。从脚步的轻盈程度,鸭屎判断身后应该是个女人。那枪慢慢顶在了鸭屎的后脑上。
  鸭屎举起双手,不小心碰到了枪,那枪又往后放了下,随后又顶了过来。
  “野狐田在哪儿?”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传入了鸭屎的耳朵里。
  “你找他干什么?”鸭屎听出了她的声音,心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不说,我就开枪了。”对方威胁道。

  “咱们是一条线上的,把枪收起来。”鸭屎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对方问道。
  鸭屎抬起手,把一把子丨弹丨扔到了地上道:“你的枪里的子丨弹丨被我卸了你都不知道。我反手就可以抓住你。”
  女子对天放枪,子丨弹丨没有响。她着急地喘着粗气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是贼。除了人心外,我什么都可以偷。”鸭屎笑着转过脸。女子蒙着脸,一身黑衣。
  “我怎么做你才能放人?”对方问道。

  “不需要做什么,你要的话,我随时给你。”鸭屎不解地问道,“小貂蝉,你到底去了哪里?”
  “四爷,”小貂蝉摘掉了面纱道,“我哪儿都没有去。”
  “跟我来。”鸭屎道。
  鸭屎带小貂蝉进入了地下室,见野狐田被关押在地下室的一个单间里,里面什么设施都有,饭菜也都是专门做的。野狐田极为愤怒地摔着东西。
  见鸭屎带着小貂蝉走了过来,野狐田极为紧张地大声说道:“难道你也被他抓了?哎呦。”野狐田使劲儿拍打着自己的脸道,“这下全完了。”

  小貂蝉走了过来,反正照他脸上打了七八个巴掌,骂道:“你这个不要命的混蛋,不考虑我的感受,你也不考虑他的感受?”她指着自己尚未隆起的腹部,脸上流下了泪水。
  “我怎么知道会被抓?”野狐田不满地说道。
  “小宋江死后,我让你借口去南方送货,咱们远走高飞,你就是不答应。我跟你说过,如果让你去济宁你就去,其他地方你要拒绝,你就是不听我的。为了打听你去了哪儿,我差点把命搭上。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小貂蝉又给了他一个巴掌。
  “你别打我,我以后听你的还不行?”野狐田见鸭屎在,不满地大声说道。
  “我让你听,我让你听,”啪啪啪又是三巴掌,打得野狐田一点脾气没有。打完之后,她抹着眼泪,跑了出去。

  鸭屎追了过去道:“你先去屋里歇着,我过去和大哥聊聊。你放心好了,他不会有事的。”
  “四爷,你可别杀了他。”小貂蝉道,“我知道宁爷一些事,我谁都没有说过,我连他也没说。如果你放了他,我可以告诉你。”
  “你先去歇着,我和他聊聊。真的不会有事的。”鸭屎道。
  鸭屎来到牢内,看着满脸通红的野狐田道:“大哥,这出戏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只知道小貂蝉失踪了,但是不知道她稀里糊涂地成了大嫂了。怎么回事?”
  “你是要取笑我吗?”野狐田道。
  “谁取笑你啊。”鸭屎道,“她来救你,我告诉了她发生的事情,她要我放了你。我这不,先安排她住下了。”

  野狐田噗通跪倒,流着泪道:“兄弟,放了她吧。我求你了。我知道你的手段,你别吓唬我了。她肚子里是我的孩子。求求你了。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放过她吧。”
  “大哥,我再认真说一遍,我没有抓她,是她自己来的。我不会动她。”鸭屎道,“我只是好奇,你们怎么认识的。”
  “小貂蝉得罪了师父,师父要杀她。鸡头米把她麻丨醉丨了,送给了我,让我尽兴后再杀。其实,当时鸡头米已经给她下了慢性毒药。无论我是不是要杀她,她都得死。”野狐田道。
  “你就这样占了她的便宜?”鸭屎问道。
  “瞎说,”野狐田道,“我是个流氓,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流氓。我很早就看上她了,她也早已看上我了。只不过,我们两人心里都清楚,但是怕师父知道,没有说出来。”
  “什么时候的事?”鸭屎不解地问道。

  “还记得师父被王老五的人砍伤吗?”野狐田道,“当时,我和她一起给师父治伤。那时候,我们就勾搭上了。她很小心,所以没有人知道。”
  “她中毒了,为何没死?”鸭屎问道。
  “我见她被麻丨醉丨了,指甲发黑,赶紧把她送到了刘庄一带,交给了妥当人。养了几天,吃些药,排了下毒,她就好了过来。好过来后,本来要带她远走高飞的。不过,她死活想留下来,我也就没有反对。我们俩在一起了,这不,大夫说她有孩子了,她要我不要掺和怀义堂的事,跟她一起找个妥当的地方把孩子生下来。”
  “大哥,你真艳福不浅啊。”鸭屎笑着说,“你知道师父为何要杀她吗?”
  “不知道,”野狐田说,“她自己死活不说,鸡头米告诉过我,说她给李一刀泄露了机密,算是背叛师门。”
  鸭屎摇了摇头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怎么说?”野狐田问道。
  “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我很快就放了你。”鸭屎道。
  “我还是不明白。你是怎么拿下湖西的,小宋江是怎么死的?”野狐田问道。
  “我是怎么拿下湖西的你暂时不方便知道。小宋江的死,我也不清楚。”鸭屎道。
  此时的小宋江正活蹦乱跳地走在北平的街上。他在护国寺旁的小店吃了饭,正在街上晃悠。突然,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走进了一家裁缝店。店里亮着微弱的灯光。
  小宋江慢慢挨到了店门口,隔着玻璃看到黑蜘蛛正在与店老板攀谈,并从老板手里接过了一件衣服。小宋江大惊,心里想,黑蜘蛛怎么也来北平了。他再看了下她穿的衣服发现,与黑蜘蛛的风格完全不同。不过,她的确与黑蜘蛛在身高、脸、三围等方面,没有任何区别。
  时候是晚饭时分,街上人很多。这位黑蜘蛛拿了衣服后,走了出去。走到小宋江身边时,她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安静地走过,留下了一股奇异的香味,这个味道与黑蜘蛛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小宋江一伸手,笨拙地将她的手包顺到了手里,于是装作从地上捡起,笑着说:“姑娘,你掉东西了?”
  她猛然转过脸,笑着说:“多谢大哥。”一口京片子,把小宋江彻底拉回了现实中。那个笑容与黑蜘蛛也不一样,高贵而文雅,透出浓郁的书卷味。小宋江立即呆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