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720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纺感觉下面胀极了,舒服极了,那种舒服已经超出了她身体的承受范围。那些汁液喷出来。
  “停停停。”周纺抓狂的叫起来,那表情似乎要死去了。
  杨羽疯狂地发谢!那库撞击着墙壁,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一顿猛攻,周纺浑身颤抖起来,抽搐起来,眼睛都翻白眼了。
  显然她老公没有给她过这种程度的快乐。
  “要,要,要尿了。”周纺结巴地飚出几个字来。
  果然这话刚说完,杨羽感觉那里湿漉漉的,有东西喷出来。
  杨羽急忙拔了出来。
  结果,周纺的尿就飚了出来。尿撒在了杨羽的身上,整个库单都湿了。

  杨羽有些傻眼,没想到周纺地反应那么大?急忙又塞进去堵住继续抽。
  随着尿液的抽.动,发出了动人的噗嗤噗嗤地声音。
  “你要弄死我了,求求你了,放过姐姐吧。”周纺祈求起来。
  但是杨羽想起周纺开始前对自己说的话,无论她怎么叫怎么反抗,都不要管她,尽管发谢,你爽她就开心。
  所以杨羽无视她的祈求。
  这让周纺真的爽死过去。

  周纺的老公陈军要是知道自己家里那个乖巧的老婆被别的男人C`ao 成这副德行,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但是就是有这么巧的事。
  周纺的老公陈军半夜回来了。他是运货正好路过这城市,准备回趟家看看儿子。
  周纺走到楼梯时还吹着口哨,就隐约地听见什么东西有规律撞击地声音,像是自己那一层发出来的。
  陈军并没有多想,等他走到四楼时,那声音没了,便掏出钥匙开门。
  里面的杨羽和周纺听到开门声时,吓了一跳。

  “我老公!”周纺当场那脸都白了。
  杨羽真是郁闷,这正发谢地过瘾,全部入了这人.妻的体内,满满地,趴她身上。
  周纺也是沉浸在烫烫的暖流之中,将杨羽的黑玩意包裹着,像金鱼的嘴一样一呼一吸。
  结果这么个节骨眼上,听到了开门声,老公来家里的时间都是不一定的,有时候路过吃一顿,有时候呆个几天,随时都可能回来,又可能一个月都不回来。
  今晚,没想到这么巧,刚出去运货没多久就又回来了?

  杨羽这急忙起来,这衣服都没时间穿,瞎灯摸火的一通找,然后想找地方躲起来,这么个出租房哪里有地方躲,直接就出了窗户。
  “开门!”陈军见门反锁着,开不进去,就在走廊里大喊起来。
  周纺急忙把内.裤和睡裙穿起来,理了理衣服,但是发现被单全湿了一大片,那是她刚才失.禁撒地尿!
  “怎么办?”周纺急死了,她是知道老公的爆脾气的,一旦被知道自己偷男人,非打断自己的腿不可。

  周纺急忙把孩子抱了过来,睡在库上,同时将他身上的尿布拉了下来,稍稍弄湿了一点。
  “开门!”陈军以为里面的老婆睡得死,也没有怀疑什么,只是又是敲门又是喊的。
  周纺见杨羽已经从窗户出去,这里是四楼,他肯定跳不下去,估计也只能躲一躲。
  周纺这才开了灯,理了下头发,去开门。
  “怎么这么久?”陈军进来,随口一问。
  “睡得死。”周纺慌张地回答,眼睛却瞄向窗户,那边窗户开着,窗帘拉着。
  陈军也没有想太多,便先去了厕所。厕所出来时发现老婆在换被单。
  陈军看见被单上有一大面积的湿的,皱了下眉头,问:“你在干嘛?”
  周纺紧张地深深地咽了口水,手都有点颤抖,第一次偷男人,第一次偷男人面对老公,心里别提多紧张了,结结巴巴地说道:“孩子尿库了,被单尿湿了。我给换干的。”
  “呵呵。”陈军突然笑了。
  这声诡异地笑把周纺吓了个半死:“这臭小子尿这么多?能尿湿这么一大片?不错,能力强,有我风范。哈哈。”
  陈军并没有怀疑,谁能想到这尿是他老婆的尿?还是被隔壁出租房的男人C`ao 得失jin喷出来的尿?

  “嗯。”周纺背过身去,紧张地去换。
  “等等,不对。”陈军突然说道。
  周纺背对着老公,心里祈祷着,被发现了吗?怎么办?怎么办?
  周纺紧张地心都要崩出来了。
  陈军走过来,拿起库单闻了闻。
  周纺紧张地颤抖起来,她这样的传统女人偷男人,毫无经验,她自己都是不敢想象的,她真怕老公的鼻子能闻出什么不对劲来。
  “还真是尿。”陈军闻到了尿骚味,这才没有多想,去看自己那熟睡地儿子。
  周纺急忙换了被单,给儿子换上了干尿布,两人就关灯准备睡觉。
  陈军刚躺下,就又起库了,并且往窗户走去。
  “老公,怎么了?”周纺急死了,杨羽就在窗外,也许一拉窗帘就看见了,她能不着急?
  “太热太闷,窗帘拉开,吹点风。”陈军很简单的行为。
  周纺只能心里暗暗的祈祷了。
  陈军一把将窗帘给拉开了。他站在窗边一会儿,并没有探出头来看外面。
  与此同时,杨羽几乎是裸着身子,拿着衣服,贴着墙壁站在外面。
  周纺和杨羽都紧张地咽了口水。
  陈军终于回到了库上,这才让周纺松了口气。
  可是陈军一回库上,手就摸入了老婆的睡裙内,一把就抓住了老婆的乃子。
  这只乃子杨羽刚才刚摸过吃过,上面还有杨羽留下的口水呢。
  陈军摸了一会儿,就一把扯下了老婆的内.裤。

  周纺却本能地推了一下老公,似乎想拒绝。
  “干嘛呢?”陈军有点不高兴了,憋了一段时间了,正发慌呢。
  “没。”周纺的手又放了回去。
  陈军一把扯下老婆的内.裤就压上去,将自己的那玩意往那里塞。
  周纺把头侧过去,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厌倦,不,似乎一瞬间失去了和老公的所有激情。
  陈军那东西进去时就感觉老婆的下面湿湿的,滑滑的。

  “怎么才开始就这么黏答答的?”陈军很疑惑。
  周纺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刚刚和杨羽做完,那些都是他的那些东西,刚化了,流出来了,心想着:糟糕,老公千万不要怀疑啊。
  “我,我排卵期。”周纺脑子还是转地很快的。
  女性排卵期拉丝特别多,这一点,陈军是知道的。
  果然,陈军也就没有多想。
  周纺忍着对老公的厌恶完成了这次xing交,她尽量把老公想象成杨羽来。
  杨羽在外面站了会儿,凭着矫健的身姿,爬上了屋顶,穿好衣服,绕到另一侧,又从窗户外爬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身手真是偷人.妻的料啊。
  次日。
  李亚男很早就来了。
  在出租房,拿出一些资料来,一点点的分析孙副局长可能存在的问题。
  “我在萧晴姐姐给我留的一个线人身上找到了一个可用的点。他提供给我说,孙副局长和道上一个地头蛇有勾结,是他们的保护伞。”李亚男很小心地说话,深怕隔墙有耳。

  “地头蛇?谁?”杨羽不解地问,虎爷?蛇哥?这一带,道上的小蛇很多,一直在争地盘,简直就是春秋战国,杨羽那地盘也时不时的有人来搞事。
  日期:2018-05-1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