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2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钟冷刚走了几步,距离警局大概一百多米远的一处角落里,一个半躺在地蓬头垢面不见一点模样的流浪汉,忽然抬头冲着他道:“憋坏了吧,抽一根?”
  “啊,来一根吧,是憋坏了”钟冷愣了下后,才蹲下身子当他伸手接过流浪汉手里的烟后,就彻底僵住了。
  “啪”流浪汉打着了火,凑到钟冷的嘴边,淡淡的道:“抽吧”
  “咕嘟”钟冷咽了口唾沫,声音有点干涩的道:“奎爷?”
  是的,这个半躺在路的流浪汉,就是现在被满大街通缉的大圈战犯,李奎。
  自从他头天晚越狱出逃,第二天通缉令就下来后,李奎就一直躺在离警局不足二百米的路边,每天都眯着眼睛着来来往往的警车还有警员,等着大圈的人从里面出来。
  “奎爷?”钟冷身子一激灵,首先的反应就是左顾右盼的了眼警局的方向。
  李奎咬着烟嘴淡淡的道:“别慌,别哪都,就跟什么事都没有似的,正常跟我话就行了,我在这都躺了两天了丨警丨察从我身边都过了不知道多少遍了,谁会在乎一个流浪汉啊?”
  钟冷“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蹲下身子道:“奎爷,你胆子真大”

  李奎笑了,真应了那句话叫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他就这么明晃晃的躺在街,外面挂满了通缉令,又有谁能想到重案组最近几天要抓的人,就离警局不到两百米?
  “大圈的人全被抓了,现在就我可能还有张爷和连城在外面,所以我谁也不打算和谁联系,然后在这等着你们哪个能先出来”李奎舔了舔嘴唇,大口的抽着烟道:“我这一把可能要废在香港了,但在我折之前,我们大圈的敌人有一个算一个,我能给谁干了就给谁干了,我走在黄泉路,必须得有三五个敌人和我相伴······”
  李奎逃狱之后,大圈虽然全数被抓,但他对此没有一丁点后悔的意思,因为他们这一代军人所受到的思想教育就是,为家国是可以舍身忘死的。
  李奎当兵后他的老连长,一个参加过援朝的老兵曾经给他们新兵连的兵蛋子们讲过一个真实的故事。
  当时队伍过了鸭绿江,一路打到北朝鲜边境线以内八十多公里的地方,美国大兵全线撤退,李奎老连长所在的这个团负责追击,但追了十多公里后就接到命令要撤回来防止敌人有埋伏。
  没想到当时有个排长打出了状态,没听命令擅自带队又往前追了几公里,果真最后被困住了,于是一个营的战友全都赶过去支援想把人给救回来。
  但打到后来,一整个营的人就为了救这个排的战友,几乎被美国大兵给伏击歼灭了一多半,损失惨重。
  那个排的人被救了回来,但从到下谁都没有埋怨过他们,因为打仗就是这么回事,不听命令是一个原因,但对于亲密的战友你没什么可埋怨的。
  打仗这玩意,谁也没有私心,都是提着脑袋的战场,战友会瞧不起贪生怕死的人,但绝对不会对舍身忘死的战友产生一点怨念。

  所以,李奎不后悔,安邦他们也不会埋怨他!
  李奎扭头跟钟冷道:“我早就出来你这子挺血性的,是个爷们,有没有兴趣跟我干几票大的啊?我也不用你开枪,杀人的事我来就行了,你负责的就是给我跑腿打探消息,枪在我手人我全屠!”
  钟冷搓了搓手,呲牙笑道:“干呗”
  李奎歪着脑袋,诧异的问道:“你不怕死啊,不怕被我连累着蹲大牢么?”
  “奎爷,我跟你句实在的,要不怕那是不可能的,但在害怕的前面首先是我对你们大圈的感觉,是非常热血沸腾的,我不想一辈子都干个押车队的生意,我向往的是你们大圈的生活,我也不一定是很想往起混,但怎么呢,可能我就是个不安分的人吧”
  李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妥了,咱俩肩并肩的走一把······喋血港九城”
  面对大圈的围剿,向明华挑头的会议结束后就正式开始了。
  李桥当天就和已经回到京城的万红兵通了电话。
  “大公子,这边谈了一下,主要就是想让大圈在掸邦的队伍没有任何的力度就可以了,但这主要涉及到几方面,泰国,越南,缅甸还有内地边境一带得有个跟那边打个招呼······”
  万红兵听完,在电话里道:“内地这边我能控制下,越南可以找个关系,但是泰国和缅甸我就无能为力了,李桥啊这种事不能都指望着我一个人出力吧,别人都等着坐享其成么?”
  “老板,这个意思他们都懂,但挑大头的事可能就得要我们来了”
  “那就告诉他们,以后我万红兵的蛋糕就得分大一点了······”
  隔天后,赵宗德从香港启程前往澳门。
  他这次来澳门,就是想通过周坤的介绍跟何先生见一面,除了他来澳门以外李桥也跟着过来了,他们觉得见何先生必须得价码要大,李桥代表的万红兵,这个力度应该可以了。
  “坤啊,介绍下,这是来自内地的何先生”赵宗德和李桥带着几个手下被周坤接车后,他就在对方的耳边轻声道:“他老板姓万,明白了么?”
  周坤嗯了一声,在他们这一行人到来之前,周坤就已经得到消息了,不然凭借赵宗德和李桥的份量他还没有那个胆子把他们带到何先生那去。

  “何先生那边我已经打好招呼了,这就过去吧”周坤点头道。
  “哎,老周啊”赵宗德搓了搓手问道:“何先生那边,你觉得我们这次去有没有问题?”
  “何先生是怎么想的,我怎么能知道?老人家的心思外人根本摸不透”
  “从你对他的了解,还有你们葡京赌场的角度出发,你给我猜测一下呗?”
  周坤寻思了下,道:“抛开不确定的因素,我觉得你们的要求有可能达成,因为葡京酒店在掸邦唯一的诉求就是保证赌场的正常运营还有客人安全就行了,如果你们能把这两个条件都给解决了,我认为何先生不一定会倾向选择大圈,毕竟你们这边的份量会更重一些的”

  李桥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只要你们葡京酒店和大圈没有其他的交情酒可以了”
  “应该,没有的吧”周坤忽然把头扭向车窗外,何先生和张来旺当初在何家大宅里把酒言欢的那一幕他是亲眼见的,他虽然不知道大圈和何家有什么关系,但料想不可能光是合作那么浅显。
  一共两台车,带着赵宗德和李桥一行人,前往何家大宅。
  半个时之后,距离何家大宅还有四五公里远的时候,从他们这两台车对向车道,突然有一溜车队缓缓开了过来。
  车里的周坤着头车的车牌,转头跟赵宗德和李桥道:“那是我们何二公子的车······”
  “是何二公子的车······”周坤坐在第一辆车里跟身后的李桥和赵宗德介绍道:“何先生的二儿子何钟良,也就是他跟大圈合作在掸邦开发出了葡京赌场,这个事就是他先起的头然后得到了何先生的肯定”
  李桥哦了一声道:“这么来,这个何二公子在何先生那里还是比较受器重的了?”
  “对,二公子在做生意还是很有一套的,何先生就他有自己当年年轻时候的气魄和眼界,真要是能好好培养起来的话,过些年成就肯定不差于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