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2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钟冷极其震惊的着外面那个带着手铐,端着枪,却面无表情并且极其镇定的大圈仔,他觉得大圈帮比外面的传闻还要更甚,这是一帮悍不畏死的悍匪,他们有着香港所有社团都不具备的热血和胆量还有勇气,就这一个李奎,如果放到其他社团去,就是当个当家双花红棍,都未免有点屈才了。
  “下车,除了留下人住大圈的人外,全都给我下车......”骆家劲惊慌失措的从最后一辆警车下来,拎着枪就往前跑,嘴里一个劲的喊道:“开枪,不能让人逃了”
  “嘎吱”李奎用枪托砸着有点变形了的油箱门,两下就给敲开了,然后掉头就走。
  两枪点射,李奎步履稳健的朝后面退着,手里的枪始终都保持在水平方向,枪口遥遥的对着远处的警员,但凡有敢露头的全都一枪点射过去。
  “哒哒哒,哒哒哒”骆家劲的人全都缩在警车后面,连续开火,寂静的香港夜空下突然枪声大作,显得极其刺耳。
  李奎贴着墙壁,脚步快速的往后挪动,枪口忽然略微低下几分,瞄着第一辆警车的油箱,精准的点射了两枪。
  “亢,亢”两发子丨弹丨出膛,径直的射向了第一辆警车的油箱口。
  子丨弹丨瞬间穿透油箱口打进了油箱的内部,一团巨大的火焰从里面顿时涌了出来。

  骆家劲的脑袋直接就大了,他仓惶的往这边跑了过来:“去几个人追他,其他人跟我把里面的人拉出来,救人啊”
  李奎此时已经退到了单行道的拐角处,一条横路贯穿两侧。
  “哥,不用担心我,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们是战士,就该死在战场,走到这一步是我自己选的,我无怨无悔,我无悔为大圈而战!”李奎站在街尾,临走之前突然抻着脖子冲着里面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嗓子。
  着火的警车此时已经烧的非常剧烈了,骆家劲和几个警员连忙把里面昏过去的同伴给从车里拉了出来,如果这个时候三名警员要是死在这里,那他就可以直接把身的这层皮给扒下来了。
  三名警员边跑边开枪追着李奎,李奎从拐角出来后就把手里已经打光子丨弹丨的配枪给扔了,又掏出第二把边跑边回身反击。
  前方不到十米远,是这条路的高架桥尾端,李奎一边跑一边用钥匙打开了手铐,扔掉手铐子后翻身就从高架顺着立柱就爬了下去。

  当那三名警员追过来的时候,只隐约见,大概七米多高的高架桥下面,一道黑影穿梭在不太密集的车流中,仅仅用了不到三四分钟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三个警员面面相觑,良久后才有一个人道:“以后跟大圈有关的案子,我们还是心点吧.....这帮大圈仔都是疯子,都是一群不要命的疯子啊”
  二十分钟之后,警车被烧成了一个铁架子,万幸的是三名警员都被抢救了出来,没有人伤和人命,但李奎却逃跑了。
  “哗啦”骆家劲一把拉开车门就坐到了安邦那辆警车里,抬枪就顶在了他的脑袋:“你们这帮疯子,我草ni么的,我现在打死你也是白打,我就往你脑袋扣一个袭警越狱的罪名,怎么样?啊,我问你怎么样?你们太嚣张了太猖狂了”

  安邦斜了着眼睛,淡淡的道:“那是李奎的个人行为,和我有关系么?你们见我指使他越狱了么?还有,骆sir别以为你披着正义的外衣就能跟我们讲一口冠冕堂皇的话,你们香港警方不比我们这些人干净,甚至你们更脏,因为你们身为执法者干的就是一些知法犯法的事,我们大圈的人被**武的弟给崩了两枪,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呢,但你们呢?根本不调查不取证,反倒是帮着**武来抓我们,呵呵,你觉得你刚才的话有意思么?”

  “你······”骆家劲顶了顶枪口,手一阵哆嗦,仿佛下一刻他就真敢开枪当场击毙了安邦。
  “我要是这么死在你们警方的手里,香港能有多乱,你自己猜猜?”
  骆家劲抿了抿嘴,没有再吭声,盯盯的了安邦半天后才推开车门下来:“给他住了,送警局里好好收拾一顿,另外通知附近的伙计们派巡逻车过来,沿着逃犯走的那一条路给我来个地毯式搜索,还有把通缉令也给我挂,全港搜索他”
  正EE版}章8)节Gv/
  另外一边,李奎从高架桥下来后,顺着路跑了一段,就镇定的站在路边拦了一辆计程车,车后就跟司机吩咐了一个地址。

  这个时候的李奎,有百分之百的肯定香港警方虽然在通缉他但至少在天亮之前,是达不到铺天盖地的搜索程度的,至少需要几个时才能把他的头像挂到大街巷和新闻画面,所以天亮之前他是非常安全的,根本不用担心自己会被抓,并且李奎要去的地方,是一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地方,没有人敢想李奎居然在逃车之后会胆子大的没边的选择杀了一个回马枪。
  大概半个时之后,李奎乘坐计程车又重新返回了**武的夜总会。
  而在这之前,骆家劲已经把李奎中途逃脱的事汇报给了许安杰。
  还是那间包房里,**武,高成都和许安杰还有李桥都面面相觑的楞了半晌,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大圈有人越狱跑了。
  高成都忍不住的搓着手道:“疯狗,真是一群疯狗啊,本来没有多大的案子这一下闹大了,大圈的人这下全完了”
  **武却忧心忡忡的皱起了眉头,大圈的彪悍又一次的刷新了的认知:“只跑了一个人而已,安邦他们没事的,完全可以推脱出去,拿这个做文章没办法给他们定下多大的罪名”

  李桥淡淡的道:“没事,本来也就是想着要押他们几天的,这一下更好了,更有理由再多押他们一段时间了”
  许安杰的脸色更难,这个案子可以是他一手操办的,但在中途却有人越狱跑了,这无疑等于是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时,夜总会楼下,大门外一道身影从计程车推门走了下来,然后手插在口袋里好像一个普通客人一样,非常自然的就走进了夜总会里面。
  李奎右手握着口袋里放着的一把警用配枪,低头穿过大厅的人群,一直来到了三楼。
  李奎舔了舔嘴唇,将枪抽了出来掩藏在了衣服下面,步履稳健神色冷静的朝着之前他们离去的那间包房走去。
  包房里,李桥和**武他们还在商谈着大圈的问题,根本没有发现房门在外面被人给轻轻的推开了一条缝隙,一双死寂的眼神透过缝隙打量着里面的几个人影。
  李奎知道自己这一次估计是在劫难逃了,他不怕死,但却不想又一次的进入那个让他产生心理扭曲的赤柱监狱。
  他宁可为大圈战死在沙场,也不愿意在大牢里苟活几年。
  对越反击战以前当兵的人,那个年代入伍之后的政治课,其中就给人灌输了一个思想。
  “当兵的人,就是要保家,卫国,哪怕就是牺牲了也在所不惜”

  卫国已经用不李奎了,但大圈就是他的家,大圈里的人全都是并肩作战的亲兄弟。
  所以,李奎此时就一个念头,死在战场为大圈尽量干掉每一个存在的敌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