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74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没有赶上陈静的校运会,但是赶上了她的期末考试。大学了,期末考试也不再像高中那样跟生死劫似的了,学生们可以轻松应对,但是陈静是个很认真的女孩子,她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她都在全力复习功课,没空出来玩了。萧剑扬也不好去打扰她,整天就去找小虹玩,到了晚上再给她打个电话聊上一会儿,跟她说说今天的趣事,让她放松心态应对考试,不要有压力。

  “你到底是我男朋友还是我哥啊?”电话里,陈静笑着,有些无奈的说。
  萧剑扬挠着头说:“我……我嘴比较笨,除了这些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陈静说:“你不这样说还好,你一说我就觉得自己有点亏……好啦,开玩笑的。再过两天我就考完试了,你呢,在这两天里多陪陪萧伯伯,如果有空的话就带他去拜访一下我爸,他们已经有十多年没见过面了,多让他们沟通一下也不错。”
  萧剑扬说:“我爸可能没空哦。”
  陈静问:“怎么啦?”

  萧剑扬说:“他给我找了个小妈,可能在近期就要结婚了。”
  陈静叫:“还有这事?不行不行,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两天里结婚,我还要去参加他的婚礼呢!”
  萧剑扬笑:“好吧,我跟他说说。”
  陈静说:“不是跟他说说就行了,是一定要让他选个我能赶得上的好日子!”
  萧剑扬答应下来。
  陈静又问:“对了,你小妈是个什么样的人?”

  萧剑扬说:“她啊,挺年轻,挺漂亮的,人品相貌都没得挑,还有个可爱的女儿,称得上完美了。不过她有点不好,就是喜欢逼着让我喊妈,我的天,她也就比我大七八岁而已!”
  陈静顿时笑喷了:“哈哈哈……能想象得出你喊她妈的时候那浑身不自在的样子……比你大七八岁的小妈……哈哈哈,真是太好玩了!”
  萧剑扬翻了个白眼,这还叫好玩?明明就是坑爹好吧!
  不得不说,他成功的勾起了陈静的好奇心,挂电话之前她一再强调一定要等她考完试了再举行婚礼,必须、一定!萧剑扬拍胸口向她作了保证,挂了电话,便去找小虹玩了。
  小虹在小区草坪上练习搏击,那小小的拳头毫无杀伤力,但练得有板有眼,十分认真。萧剑扬走过去手把手的教她怎么格挡,怎么攻击,都是些非常简洁易学的招数,但颇具杀伤力————脱胎自特种部队战场格杀术的格斗技巧,能没有杀伤力么。
  赵晨菲坐在树荫下的石椅上,看着小虹跟萧剑扬一招一式的练习,叹气,微笑着对萧凯华说:“你们父子俩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你教她也就算了,小剑也教,就不怕把小虹变成暴力狂人么?”
  萧凯华就坐在她的身边,笑着说:“让她练一练也没什么不好的,女孩子不懂一点防身术很容易吃亏。”
  赵晨菲瞪了他一眼,说:“又不是你去开家长会,当然没什么不好的了!这几个月来我每次去开家长会都会接到一大堆投诉,不是把这个打得鼻青脸肿就是把那个打成了大熊猫,弄得我一个头两个大!你闲着没事教她这些干嘛,你知不知道,上个星期她刚把一个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男生给打得鼻血狂喷!”
  萧凯华一脸无所谓:“小孩子打打闹闹不是很正常的么?”
  赵晨菲说:“可她以前不是这样的……算了,说不过你,以后开家长会,你去!你那么喜欢教她打架,就得负责向那些被她揍哭的孩子的家长道歉!”

  萧凯华失笑:“好好好,以后开家长会,我去!”
  正说着,一辆小轿车开进小区里,在停车场停下,车门打开,一位穿着老旧的65式军装,鹤发童颜的老人柱着拐杖走下车来,接着又下来一位银衣白发的老奶奶,打老远就冲小虹叫:“我的小祖宗,你还在学着怎么打架呀?”
  小虹立即停止练习,欢声叫:“外公,外婆!”张开双臂朝奶奶冲过去,慌得老奶奶急忙迎上几步抱住她,说:“我的小祖宗,你慢点,万一摔着了怎么办?”小丫头根本就不理会***数落,抱着***脖子格格直笑,要多开心就有多开心。
  赵晨菲急忙站起来迎上去,对老人说:“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赵老爷子没好气的说:“怎么,我们不能来?我们再不来,怕是得等到第二个外孙办满月酒才能来了!”
  赵晨菲两颊飞起红云,跺着脚叫:“爸,你瞎说些什么呀!”
  赵老爷子伸手往女儿额头用力一弹:“翅膀硬了啊,都不要爸妈了!要不是小虹给我们打电话,我们都还不知道你已经找到伴了呢!”

  赵晨菲脸更红了,瞪向女儿,咬牙切齿:“你这个叛徒!”她都还没想好怎么跟父母说呢,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给她来了个先斩后奏,回头不把她屁股打开花是不行的了!
  小虹抱紧奶奶,一个劲的冲妈妈吐舌头扮鬼脸,摆明是有恃无恐。
  赵奶奶笑着说:“好啦,别瞪她了,就算她不说,我们也能猜得到,只是早几天晚几天的事而已。”扭头看着萧凯华,笑容慈祥:“你很好,很不错!”
  这句话没头没脑的,听得萧凯华一头雾水。老人也不解释,抱着心爱的外孙女快步走向电梯。
  萧剑扬走过来问萧凯华:“爸,什么情况?”

  萧凯华说:“不清楚,见招拆招吧。”和赵晨菲一起陪着老人上楼。
  进了门,赵老爷子看到,大厅里的家具换了不少,也增添了几盆盆影,花瓶里插着娇艳欲滴的鲜花,每个角落都洋溢着温馨的气息,他感叹:“总算又有点家的味道了,这种味道,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过啦!”
  小虹不无得意的说:“是叔叔和妈妈一起收拾的,当然,我也帮忙了!”
  赵晨菲越发的不好意思,只顾着泡茶,准备茶食。

  赵奶奶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想当年我和你爸在朝鲜战场相遇,第一面觉得看对了眼,得到领导批准,不到一个月就结婚了,也没觉得不好意思!”
  老爷子坐下,同样有点得意的说:“那是!当时我们甚至没有条件举办婚礼,炊事班做了顿好吃的,戴上朵大红花,一帮战友玩玩闹闹折腾一番就算结婚了,哪来那么多的规矩!”扭头对萧凯华说:“小萧啊,这点你不如我,我从认识她妈妈到进洞房只用了不到一个月,你呢?都耗了一年多,要不是我女儿主动,估计你们现在都还在耗!”
  萧凯华只能苦笑了……赵老爷子十七岁就当了八路,从零下三十几度的黑龙江一直打到摄氏三十几度的海南,抗美援朝的时候他已经是个营长了。这位老爷子这一辈子可谓轰轰烈烈,跟鬼子拼过刺刀,指挥一个营追杀过蒋匪军一个师,在朝鲜战场炸过英军的坦克,在坑道里承受过几十万发炮弹数千枚航空丨炸丨弹的狂轰滥炸,还有中苏边境跟苏军死掐过,可谓身经百战,战功赫赫。那个年代走出来的人一大特色就是做事干脆利落,说话也是干脆利落,有什么就说什么,根本就不会给对方留面子,在这位老爷子面前,他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赵晨菲把茶端上来,首先给老爷子斟了一杯————看能不能堵住他的嘴。
  喝着女儿泡的茶,老爷子露出慈爱的笑容,放缓了语气,对萧凯华说:“虽说你小子做事有点儿婆婆妈妈,但我对你还是很满意的。说吧,什么时候能喝你们的喜酒?”
  萧凯华说:“我……我跟晨菲的意思是,不用搞得太铺张,就摆几桌,请所有亲戚朋友过来大家热闹一番就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