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7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外围的安保人员就挤开记者护送着秋语儿向车辆走去,记者们当然不会死心,推搡着七嘴八舌的问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秋语儿本不打算理会,突然一名女记者用带着浓浓八卦味道的尖利声音问道:“语儿小姐,请问你和那位口罩侠先生是恋人关系吗?”
  秋语儿一怔,停下脚步,转脸看着那位女记者,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勉强微笑说:“不知道这位小姐有没有看过口罩侠出名的那个视频,如果你看过的话,就应该知道,他心爱的姑娘是另有其人的。”
  这样暧昧的回答一出,记者们顿时大哗,那名提问的八卦记者更是激动的犹如高chao一般。一时间,无数猜测和探究细节的提问再次将秋语儿淹没,但她却没有再说什么,低着头沉默的上了车,看上去十分落寞。
  萧晋在另一辆车内看到这一幕,嘴角就露出了一抹苦笑:这个女人虽然加戏加的很可恶,但不得不说,这一招用来转移媒体的注意力再合适不过了,一个黑社会二世祖杀人的新闻,哪有天后巨星爱上保镖却又不可得更有戏剧性、更吸引人的眼球呢?
  多角恋,永远都是人类社会中最老套、最庸俗、最狗血、却又最经久不衰的话题。至于杀人,黑社会不杀人算什么黑社会?新闻里哪天不死上个把人的?
  回酒店的路上,辛冰和董雅洁先后都给萧晋打了电话,一个埋怨他为什么不在事发之后及时通知,另一个则感慨他无论到了哪里都能惹出天大的奇葩事来,虽然都是教训,但话里话外的关心,还是让他十分受用。

  当然,对于为什么她们直到早晨才知晓这件事的原因,他心知肚明,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墙内和墙外的信息流通总是不可能太顺畅的,稳定是基础,利益是前提,家里的孩子在外面受了欺负,大人们首先想到的不是为孩子报仇,而是先考虑这件事会不会影响到家族内部环境的和谐以及对外的名声,反正孩子那么多,一个两个的被欺负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虽然张安衾的直播几乎是被秋语儿的粉丝实时转到了内地,但因为各种的屏蔽问题,始终都只能在那些喜欢偷偷翻墙的网民之间传播,好在天快亮的时候有关部门想通了,解除了屏蔽,视频才真正发挥出威力,在内地网络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秋语儿的粉丝们愤怒了,路人网民们也愤怒了,谩骂和声讨铺天盖地,相关视频的关注和转发迅速攀升至亿的级别,各大新闻媒体的争相报道,甚至连外媒也开始介入。
  短短几个小时内,秋语儿的过往和天理盟的发家史就被人给扒了个底掉。二者都彻底的火了,秋语儿的老歌播放量激增,曾经被毁容的遭遇也博得了大量同情,收获了一大批新的粉丝。
  而天理盟则妥妥成了过街老鼠,岛国山口组更是发出声明:在事情真相大白之前,停止一切与天理盟的合作事宜。立生集团的股价一开盘就暴跌不止。
  国夷办一大早就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严正要求夷州当局尽快查清事实真相,严惩凶手,保护好内地公民的合法权益,并表示愿意派出相关人员提供必要的协助。
  对此,夷州当局自然是一口回绝,但也承诺会以最快的速度、公正严谨的调查凶案,给所有当事人一个完美合理的交代。
  对陈汉飞及其亲信的通缉令迅速被下发到夷州各地警署和交通枢纽,拒绝引咎辞职的陈立生也被警方从立法院带走调查,天理盟下辖的许多灰色产业更是遭遇到各地警方的严格盘查,三联帮和五湖帮趁火打劫,还没到中午,各地就有数起恶性暴力事件发生。

  这还不算当局内部各个派系的落井下石和伺机而动,一时间,整个夷州暗流涌动,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那个裴易安身手极高,情智双商也十分不俗,且为人轻浮大胆,可以视之为极其危险的不安定因素。但是,据属下观察,他高调的行事风格并不符合一名情报人员应有的基本素质,因此,属下认为我们暂时无需对他太过关注。”
  情报局大楼的一间办公室内,张君怡笔直的站立在红木办公桌前,对坐在里面的局长汇报道。
  情报局局长谷同光是一个面相和善的中年人,身材微胖,秃顶,戴一副老式的玳瑁眼镜,因为总是笑呵呵的模样,所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两边的鱼尾纹也非常深刻。
  典型的华夏人小领导外表,任谁见了都会不自觉的心生亲切。当然,这是相对于不认识他的人而言的,了解他的人都知道,“笑面虎”都不足以形容他的阴险狡诈,因此,背地里许多人都管他叫“佛面蛇”。
  对于张君怡的判断,谷同光似乎并不怎么在乎,点燃一支烟,起身走到窗前,看着楼下的院子微笑说:“从常公退守夷州以来,这里什么时候断过间谍?内地的,岛国的,美国的,欧洲的,甚至连卑劣的东南亚猴子都没少派人过来,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别的地方不讲,咱们所在的这栋大楼里都不知藏着多少蟑螂,一个跟黑社会二世祖都能弄出这么大动静的家伙,就算是情报人员,也注定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张君怡皱起眉,开口:“抱歉局座,属下不明,既然您不在意裴易安的身份问题,我们为什么还要争取到此事的调查任务?”
  “哦?你认为我们不该插手?”谷同光转回身饶有兴趣的问。
  张君怡抿了抿唇,回答说:“属下愚钝,在属下看来,陈汉飞还活着的可能性极其渺小,在各方的压力之下,这件案子最终也必然会成为一个葫芦案。
  我们作为主要负责的调查部门,在初期可能不会有什么麻烦,但将来若是发生什么变故,此事很可能就会成为别人攻击我们的一大把柄,因此,属下认为有些得不偿失。”

  “不错,不愧是我最看重的得力干将。”谷同光回到办公桌后坐下,呵呵笑着说,“看来,再历练个几年,我就可以考虑把你往管理的位子上提一提了。”
  张君怡脚后跟磕了一下,抬头挺胸的大声说:“多谢局座栽培!”
  谷同光摆了摆手,又道:“不过啊,你的想法没有错,可胆子还是小了一点。
  陈汉飞不可能是杀害菊田雄斗的凶手,这一点你我都很清楚,那个裴易安嫌疑很大,可也不排除别的可能,所以,如果始终都找不到陈汉飞的话,那这个案子确实只能做成葫芦案。
  但是,现在案子由我们全权负责,那就等于拿到了主动权,在所有人都知道结果的情况下,我们说谁是凶手,谁就是凶手,明白么?”

  张君怡心中一凛,沉声道:“明白!我们的目的不在于调查,而是结果。”
  “聪明!”谷同光笑得就像个弥勒佛一样,和善无比,但一双小眼睛里却充满了犀利的光芒,“如今我们的政府被一群只会打嘴炮的泥腿子给把持着,既不靠拢内地,也不干脆远离,态度暧昧不清,企图左右逢源,可他们却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条件,那就是足以让两边都无法忽视的依仗。
  日期:2018-05-1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