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7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秒之后,那些人便落在雪地之中,与此同时,卸甲剑内的道炁也十分充盈,随时可使用。
  待他们走近些,我才看清楚他们的样貌。这三人乃是一副藏族传佛教喇嘛的打扮,先前我感受到的气息乃是后面二人所发,至于走在最前面这位,我却无法感受到他气息的波动。这么说来,此人的修为在我之上。竟然来了三位实力不俗的喇嘛,着实有些棘手。想到此处,我伸手探向玉环,想要快速恢复体内的道炁。我此时也没敢大意,双眼紧盯着这几人的动作。
  只见他们走到离我们只有两米的位置便停了下来,随即双手合十躬身向我们道了一声佛号。我见此心中狐疑,不知他们这般是要作甚。胖子似乎也察觉到一丝不寻常,凑过来小声说道,“三娃,我看他们好像并无恶意。”
  胖子的话倒是提醒了我,刚才我并未从这些人的眼神之中察觉到杀气。不过,先前我多次与佛教打过交道,道貌岸然之徒也不是没有,我们切不能因此放松警惕。胖子听完我的话,连连点头,面色恢复如初。
  谈话间,那几人已经直起身子朝我们看来。站在最前面的那位喇嘛,看上去年岁要颇大些,他见我打量他倒也没有在意,反倒是一脸的笑意。
  他这般模样却是让我想起了妙觉和尚和那金山寺龙普庄,不过此人面善,我倒是没有厌恶之感。时过片刻,这些人皆未说话,我却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不知三位大师前来有何贵干。”
  那带头的喇嘛听完此话,立马接了过去回应,“周施主,此处风雪甚大,恐伤及贵体,不如到鄙寺一叙如何?”
  这喇嘛说话恭谦,丝毫没有倨傲的意思,而且对我这般称呼也不像是藏传佛教的惯用称谓,更像是汉人佛家中人一般。只是我听他言语之中的意思,这些人显然是识得我,甚至似乎知晓我今日会路过此地,所以特意赶来相邀。不过这些人始终没有表明身份,断不能轻信于他。

  那喇嘛似乎看出了我心中所想,连忙开口解释道,“是贫僧疏忽了,我们皆是塔尔寺的僧人。得知周施主会驾临昆仑山,师父特意派我们三人前来相邀。”
  他的话让我越发的糊涂,这塔尔寺距此数百里,这几人又是飞身前来,想必是片刻没有耽搁。但我和藏传佛教素未交集,何来特意一说。再者说,这些人这般匆忙,恐怕不止是叙话这么简单,想必有所目的。我们此行目的乃是昆仑山脉之中的真龙骨,眼下已经到了地方,哪里有跟他们去之理?
  于是我便拱手推辞道,“我与贵寺素无往来,况且我今日来此有要事处理,便不去贵寺打扰了。还劳烦大师替我谢过你家师父,待我办完事情,再去登门拜访。”
  那喇嘛听我这番言语,竟然没有丝毫意外。反而是凑近了些,又开口道,“师父料到周施主会推托。临行前,他特地叮嘱了贫僧几句,让我一定要把话带到。师父说,施主若就此前去必定毫无所获。若是来塔尔寺一叙,鄙寺愿意助施主一臂之力。”

  听到这里,我心中颇为震惊。这喇嘛的师父不仅知晓我的名号,还清楚我来此所为何事,兴许是早有预料。我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应对。不过,听他刚才言语之中那般肯定,或许不是胡诌之言。我本就对此事心存侥幸,并无太大把握。但听他的意思,似乎这塔尔寺能够办法助我寻到真龙骨。如此一来,我着实要仔细考虑一番才是。
  正思忖间,胖子却是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又凑了过来,小声对我劝道,“三娃,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不像是在说假话,反正咱们也不急于一时,要不就去一趟那个什么塔尔寺,万一他们真的有办法呢?”
  胖子向来是个没主意的,此时却忽然提出建议。我思索了一下,多半是他先前起卦看出了些什么,此时才有这番言语。
  这般想着,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对那喇嘛道,“也罢,既然贵寺盛意邀请,我也没有再推托的道理。况且我初到此地,理应要拜访下贵寺的高僧才是。不过,几位疾驰而来,想必耗费了不少的体力。不如我们驾车前往贵寺,路上我也好向大师讨教一番佛理。”
  这一路数百余里,长途奔波的话,胖子难免吃力。而且路上交谈一番,说不定能从这几个喇嘛口中套出些话来,知晓塔尔寺之目的,我也好早作打算。
  那领头喇嘛听我此言,却也没有推托,只是道了一声有劳,便带着身后的二人与我们一同上了车。
  邀请他们上车同行之时,我便存着刺探情报的目的,但上车之后,一时却不知从何处说起。这时反倒是那领头的喇嘛笑呵呵的主动跟我们介绍起了塔尔寺。

  据他所说,塔尔寺始建于六百余年前,是藏区黄教六大寺院之一,也是青省首屈一指的佛寺。其寺主乃是他的师父,二级活佛阿嘉呼图克图。
  这活佛我倒是知晓,为藏传佛教地区转世修行者的称谓。据说,每一人活佛坐化之时,其寺庙便会四下寻找对应时日出生的孩童,这孩童被看作是活佛转世。接着便会被接回寺庙抚养,成为新任活佛。不过我还从未听说过,这活佛还有等级一说。
  想到此处,我忍不住打断这喇嘛的言语,询问起这活佛等级一事。这喇嘛见我这般,脸上也没有丝毫不满,连忙说道,“周施主有所不知。在藏传佛教之中,并不是只有一位活佛。几百年前,为了方便统治,凡是藏传佛教之中规模颇大的寺庙皆有活佛封号。”
  经过他这么一解释,我算是明白了。这青藏地区由于地域特殊性,千百年来历任统治者为了便于统治,便将这些寺庙划分等级。这情况倒有几分与泰国佛教相似,充满了浓郁的政治色彩。
  据他介绍,这藏传佛教的活佛总共分为四个等级,从一级活佛至四级活佛。在这四个等级的活佛之上还有两位权利顶峰的活佛,这两位便是**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这两位不仅是佛教的领袖,更是世俗地方政权的领袖。
  这么说来,这**和班禅乃是藏传佛教之中的最高统治者。不过为何这地方会出现两位领袖,这倒是让我有些好奇。这喇嘛似乎看出了我心中所想,告知我道,“由于藏传佛教的分布面积实在广泛,只好分区而治。**喇嘛分管前藏,班禅分管后藏。”

  没曾想,这藏传佛教这般复杂,与泰国佛教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喇嘛后面的话皆是介绍一些塔尔寺的建筑之类的,倒也没有多大趣味。我也没有再回应他,靠着车窗假寐。
  两个时辰之后,我们总算是到了位于西宁的塔尔寺。一到达寺庙,这三位喇嘛便率先下了车,在车下等候。待我和胖子一前一后出来后,他们才将我们引到寺庙之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