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来到家里之后》
第27节

作者: 郑释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去唐家还了摩托车,回到家,崔金花就问他卖了多少钱。

  刘长青撒了个谎,说:“两万。”
  “啥?那点野蘑菇,能卖两万?”
  “娘,那是药材,不是野蘑菇,一会给你炖鸡汤喝,保证你越活越年轻。”
  她还沉浸在震惊中,嘴里念着:“这什么药材,明天我也上山去找找……两万块,可以顶一年收成了,二狗,银行卡给我,我来保管。”
  刘长青忙说:“娘,这卡是大哥的,银行要收回了,我明天去重新办一张,到时候存一万定期,还能多点利息,拿回来给娘保管。”
  崔金花这才没说什么。
  这一夜,刘长青继续跟夏青薇学医术,直到午夜才沉沉睡去。
  他做了个梦,梦里跟秀娟嫂子圈了个叉,可后来秀娟嫂子变成了秦老师,最后又变成了唐芸……
  等醒过来时,丨内丨裤上全是那啥。

  大早上,刘长青正在小院里刷牙。
  旁边七婶家忽然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号,吓得他一哆嗦,牙刷插进鼻孔里,心想:不会昨晚秀娟嫂子给自己打基础的事情给七婶知道了吧?
  然后就见一大群人往村后赶,闹哄哄的。
  “不是那事啊?那是出了啥事?”

  刘长青漱了下口跑出去,才一会工夫,只能看到一群背影了。
  他看出他们的方向是往山神庙去的。
  他跑了几步,正好看见小强嫂子,她抱着娃身上还挂着两只奶源,走不快。
  刘长青追上去问:“小强嫂子,前面到底出啥事了?怎么大家都往山神庙去?”

  小强嫂子道:“二狗你不知道?你七婶家出大事了,关根的媳妇在山神庙上吊自杀了。”
  “你说什么?”
  刘长青怀疑自己听错了。
  小强嫂子重复道:“是吴秀娟,她在山神庙里自杀了,听说舌头挂了一尺长。”
  这怎么可能呢?
  昨天傍晚自己还跟她……,夜里甚至还梦见过,她好端端的,怎么可能自杀?
  刘长青赶紧加快步子往山神庙跑,他第一个感觉是小强嫂子弄错了,可是跑到那儿一看,山神庙大门口吊着的女人,不是吴秀娟还有谁?
  “秀娟啊,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啊……”
  七婶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不少人在指指点点,但都不敢走得太近,怕沾了晦气。

  刘长青过去看了一会,不敢再多看。
  一个活生生的美女,一夜间成了一具渗人的尸体,两人还刚刚暧昧过,感觉太糟心了。
  可就在他一转头……
  “哎哟我去!”
  刘长青大叫一声,连退五步,一屁股坐倒在地,脸上一幅见了鬼的表情。
  因为他真的见到鬼了。

  秀娟嫂子居然就站在他旁边,朝他招手。
  而山神庙门前的尸体,还笔直的挂着。
  “二狗子,你见鬼了?”
  说话的是三婶,说完又赶紧捂上嘴巴,对着尸体说见鬼,在农村是忌讳的。
  另一女人说:“二狗子,你个大小伙,胆子也太小了,吴秀娟是你堂嫂,你还不上去把她给放下来?”
  刘长青抹了下额头。
  他发现了,在场二十来个人,除了自己,没有人能看见秀娟嫂子的鬼魂,而此刻,她轻轻飘了过来,盯着他的眼睛,阴侧侧又带着凄婉的声音道:“我不是自杀的,我不是自杀的,是大毛那个畜生杀了我,二狗子,你要帮我报仇,帮我报仇……”
  说到后来脸部变得很恐怖,声音也刺耳,伸手要来抓住他脖子。
  刘长青大吃一惊,右手下意识的抬起,哪知就在这时,秀娟嫂子的鬼魂瞬间化作流光,钻进了他的手链中。
  他好像感觉到刚才手链热了一下。
  “哎呀?!”
  刘长青连忙去看手链,可哪里还能看出半点变化,热度也消失了。

  他担心手链中藏身的夏青薇,赶紧离开人群摇摇手链,轻叫了几声薇姐。
  夏青薇马上跑出来了:“小弟,手链中突然多了一股能量,是怎么回事?我可以吸收它,太好了,我感觉现在能量已经充满了,今晚不用再吸你的了。”
  刘长青也丈二和尚搞不懂,就把秀娟嫂子的事情说了一下,他还以为秀娟嫂子的鬼魂进了手链里,就能变成跟薇姐一样的存在,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而夏青薇也想不明白。
  但现在看来,不算坏事。
  马上,两辆警用摩托车开了过来,来了一男一女两名丨警丨察,男的四十岁上下,黑脸大嘴,长相平平;女的却琼鼻大眼,鹅蛋脸,皮肤雪白,非常好看,年龄也不大,最多二十五,胸前的团子异常丰满,一身警服撑得仿佛要爆开来。
  男警上前看了看,就把事情定性成了自杀,然后说:“来几个本家的,快把人放下来准备后事吧,在山神庙门前上吊自杀,这女人可真是……”
  说着摇摇头,似乎在说吴秀娟亵渎神灵。
  刘长青是听到秀娟嫂子话的,昨晚摸了她的团子,今天怎么也要为她伸冤:“等一下,丨警丨察大叔,我觉得秀娟嫂子不太可能自杀,还是先查查清楚的好。”
  男警见质疑自己的是个学生仔,眼一瞪道:“不是自杀,难道还是他杀,那是谁杀了她?”
  刘长青见鬼见多了,胆子也大了,道:“我这嫂子平时挺开朗的,家里也平平安安没什么事,吃得饱穿得暖,没有理由要自杀,没有自杀动机,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要你们来帮忙查,我们又不是丨警丨察,哪里知道。”
  刘长青几句话说的条理分明,不亢不卑。
  边上一个中年妇女开口:“刘二狗说的没有错,吴秀娟这个人我熟悉,她原本是马山村人,嫁入我们牛家村两年,丈夫在外打工,婆婆对她很好,平常从未见过家里争吵,没有矛盾;加上吴秀娟像个大家闺秀,身体也不太好,平时很少出门,应该不太可能自杀。”
  这个中年妇女叫方晓梅,正是牛家村的村长,说话还是有分量的。
  牛家村实在太穷,青壮年都出去外面谋生活,谁愿意在这里当个穷村长,最后只好女人来当。
  方晓梅如此一说,不少丨妇丨女老人小声议论——
  “二狗子脑子灵活啊,果然是高材生,听说学校里成绩是最好的。”
  “可惜啊,家里太穷了,听说已经退学了,作孽啊!”
  场面一下闹哄哄的,加上七婶在那嚎啕大哭,显得很乱。
  那叫平叔的丨警丨察脸上挂不住,说:“好了,大家静一静,死者到底是怎么死的,我们派出所一定会查清楚,只是从现场看,多半是自杀了……”
  话刚说到一半,他就被人重重推了一把。
  “什么自杀,我女儿怎么可能自杀?自杀是要堕入地狱的,你是在诅咒我女儿吗?毛平,你个狗东西,你肯定是因为我们家秀娟看不上你外甥,所以你公报私仇,不肯抓凶手,不给我女儿报仇。”
  来的正是吴秀娟的老爹,一脸悲痛,老泪纵横。
  刘长青看看那男警,没想到还有这种原因。
  毛平当然不承认:“吴老哥,你说的哪里话,我是那种人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