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不断地突围——突围》
第14节

作者: 还有一分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次,我对自己的枯燥乏味且无休无尽的打工生涯感到厌倦和茫然,却看不到尽头。我的时间精力都投注到了油漆桶里,我的意识像指挥塔一样操纵着我的腰背、胳膊、腿脚、手指麻木而规律地在油漆的世界里暗无天日地运作着,加班加点,埋头苦干,争分夺秒,杜绝误工,扫除障碍,并随时准备创造工作量的奇迹,仿佛一个停不下来的高速运转的齿轮。下班后,除了排队洗澡外,劳累往往让我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甚至书也没看成就直接进入了毫无知觉的睡眠中。这让我不时地对自己鄙夷起来,仿佛自己已经堕落,或者原本就只是堕落小农民工。高贵品质沦落泯灭,雄心壮志麻木不仁,激情活力磨蚀殆尽,思想的源源不绝的沟渠被劳累的泥沙雍塞起来堵住了,或者说被各种繁重的体力活和各种铺天盖地的规章制度控制了;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再也看不出蓝天白云的壮美,看不出衰草残阳的凄凉,灵魂的窗口仿佛被一堵堵高墙遮住了,而我则成了暗室里的一只不知蜀汉晋魏的卑微的蜗牛。这时候,喝酒作为一种必然的结果和空虚的一种胜利应运而生。我似乎只有在酒精的麻痹中才能把困顿忘却,才能有所幻想,灵魂的窗洞里才终于透进一缕微光。不看书的时候,我甚至先后邀请着车间里的每一个人陪我去狂喝不已,并趁机滔滔不绝重复着自己的那几近枯萎的思想,然后满足于大家即便是虚与委蛇言不由衷的几句肯定,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感觉到自己的思想仍旧作为一个活体而存在。

  然而,我还是先后毫不迟疑地放弃了几份相对而言要轻闲些许的工作,比如仓库管理员和车间统计员之类的,不仅是因为眩于调配油漆的那份还算丰厚的待遇,更重要的是,我需要让自己保持在一种劳累的状态中。在对待感情的方式上,我是个矛盾体,在给你写日记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全副身心地投入其中,但在其他更多的时候,我却不让自己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想你。当我无法遏止地想你的时候,我会跟谁过不去似的疯狂洗刷油漆桶,直至头晕目眩,精疲力竭。显然,这里存在着一个悖论,越是辛苦劳累,越是感到厌倦和迷惘,而劳累本身又麻痹和转移了这厌倦和迷惘,甚至还获得了一份难得的充足。当然,我毫不讳言地说,喝酒也和洗刷油漆桶一样,是麻痹感情和缓解痛苦的绝好方式。

  回首过去,我觉得酒精让我失去了太多,如果我不幸重返酒精的世界,那么势必在无尽的空虚中浑浑噩噩地耗费尽自己的全部,毕竟我已经三十岁了。所以,当罗唯说等着我去喝酒的时候,我心里是何感想?可想而知。
  好了,说得够多的了。对面有个中年妇女似乎对我颇感兴趣,一直在看着我,或许她以为我的哪根筋不正常吧。还有,我终于看到阳光了,灿烂如你的笑容。我们北京见。

  关曜 6月7日
  日期:2018-05-09 09:25:18
  第六章 中途转车
  手机铃声毫无征兆地响了起来,在乘客们诡异的目光中,我惊慌失措地接通了电话。

  电话里,罗唯异常兴奋地问我:“到哪里了?”
  我用侗语答他:“还有四五个站。”近旁的乘客显然听不懂侗语,不由得把目光粘贴在我脸上。我不知所措,像被包围在院子里的小偷。
  罗唯又问:“一路上还算顺利?”
  我歪着脑袋,以便把手机折向某个角度,轻声说:“我晚上就能到了。”
  “那就好,那就好,不过我不能去接你了。”罗唯说出了这次通话的主要内容。
  “那丨警丨察还不把我当流浪汉送收容所去啊!”我恼火起来,声音失去了控制,“人生地不熟的,你就看着办吧。”
  乘客们好像听懂了某个敏感词汇,脖子似乎又伸长了两公分。
  “我现在在工地上啊。”罗唯说,“就在北京郊区,你到北京西站后直接转车过来就可以了。”

  “你不是说等我再行动吗?干嘛这么心急?你到底搞什么?”我怒火中烧,恨不能当场赏几个栗暴给罗唯尝鲜。一名乘客似乎被我恼怒的语气吓了一跳,警觉地挪动了下身子。但我已无从顾及乘客们的反应,继续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现在已经在郊区了,忙得抽不开身,老板也不让我回。你不就是转个车嘛,又不是上刑场,别扭扭捏捏的。”
  我意识到不能因为自己而耽误了正事,只好让步说:“那好吧,你告诉我怎么转车,要转到哪个旮旯里去?”
  “一个叫做XX的地方,你到北京西站后直接转车过来,就在站里买票。我等你过来,晚上有酒喝哦。”
  罗唯说的“喝酒”让我感到震慑,但为了不跟他纠缠下去,我还是奖励了他一个振奋人心的“好”字,然后迫不及待地挂断了电话。
  我对罗唯提前奔赴工地的冒失行为忧虑不安,担心他莽撞行事捅出什么娄子来;同时,我对北京西站的情况毫无所知,而未知的事物往往让人猝不及防。这时,急于找到主心骨的我想起了单阳,就发短信诉苦说:“抵京后无人接应,需就站转车,只身直赴工地。”
  单阳拨通我的电话,操侗语直奔主题说:“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劲啊。”
  “怎么说?”我吃惊非小。
  “你说你朋友在房地产公司里有亲戚,”单阳有板有眼说,“想必他从来不缺少机会,那他之前为何还要去广东昏天黑地地烧电焊,而且一烧就烧到三十岁?值得怀疑,这是一。二,根据我从你那里了解到的情况,你朋友说工地对油漆喷涂的质量要求很低,我不认为这是他无知,而是像瞎编出来的,有点难以置信。三,火车开到半路,你朋友才说要中途转车,感觉不太对劲。四,有点像‘高薪陷阱’。还有,现在这几年到处都有搞传销的,动不动就把人骗得倾家荡产,简直防不胜防。综合以上几点,我觉得你还是小心点好。”

  “传销?”莫名的恐惧感向我袭来。
  “对,是专门骗钱的非法组织,很荒唐很可笑,但我也只是听说,具体就不知道了。”
  “应该不会吧?我和他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啊。”
  “没事最好,我也只是凭感觉猜的。总之,你要多提防点,随时和我保持联系,有情况就给我打电话,不妙则跑。”
  “好的,我知道了。”我挂断了电话。
  于我而言,“传销”一词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电视、网络、报纸乃至身旁的每一个人都对传销哄传不已,比如,某某自从被骗入了传销组织后杳无音信;某某接触传销后不惜罄尽家资,不可自拔,惹得众叛亲离;某某进了传销组织后遭受到常人无法想象的皮肉之苦和精神摧残,直到亲人交付赎金后才终于得以解脱;某某被传销组织洗脑后,如同中了邪般整天神神道道,痴话连篇,判若两人。凡此种种,众说纷纭。陌生是因为我对传销的了解仅止于道听途说,并不了解它的具体运作和实质内容。

  想着,我又为自己对罗唯的怀疑而自责起来。毕竟,我和罗唯从小一起长大,名虽各姓,情同手足,我路见不平他帮我吼一声都来不及,又怎么会骗我呢?如果因为我疑神疑鬼而破坏了这兄弟般的情谊,那我跟心胸狭隘的戚戚小人又有何分别?一定是我想多了,人的痛苦和烦恼通常是自己凭空想来的,那我又何必庸人自扰,跟自己过不去呢?我竭力抑制住自己,坚决不让自己顺着怀疑的思路纵深摸索下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