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来到家里之后》
第24节

作者: 郑释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芳姐,大柱嫂子的伤,今天好些了吗?大柱哥是不是回来了?”
  陈小芳微微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刘长青就说刚好要去镇里,一起去看看大柱嫂子,不然拿了礼物不好意思。
  结果到了医院病房,里面气氛不太对,一个护士正在催吴老太快去把手术费交了,这样才能尽快安排手术,可吴老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说是家里没钱了,天杀的陈大柱知道媳妇住了院,不但没回来看看,连钱都没寄回来一分。
  李香君躺在床上,漂亮的脸上透出憔悴,正在默默垂泪。
  刘长青问护士:“手术费要交多少钱?”
  那护士道:“你们有农保,手术费也不会太贵,先交两万块钱就可以了,多退少补。”
  她似乎被吴老太的哭声给弄烦了,说了句快点交啊,然后就走了。
  刘长青看看哭泣的婆媳俩,感觉有点不太相信,陈大柱是跟着他一个表舅在外面包工地的,大小是个包工头,听说赚钱挺厉害,一年几十万都有;陈大柱家也是村里最早盖起三层洋楼的,算是有钱人,所以李香君这么一个大美女才能嫁到陈家。
  怎么可能两万块钱都拿不出来?
  就算陈大柱今天没打钱回来,那以前的积蓄难道全花掉了?
  陈小芳说:“妈,你这还缺多少?我看看能不能填上。”

  结果一合计,就算加上陈小芳手头上的钱,也还差四千块。
  四千块,陈小芳家里肯定有,但是牛家村有句古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陈小芳用私房钱接济娘家人还罢了,可要是拿家里的钱,被她老公知道,肯定要跳起来。
  这时医院的人又来催了,还说手术再拖延下去的话,很可能神经要坏死,严重的可能要截肢。
  刘长青看了眼李香君,想起昨天脸贴着她胸部的感觉,一冲动,就道:“我这刚好有四千,先交了吧!”
  四千交出去,家里就没钱了。

  陈小芳道:“不行啊,二狗子,你家的情况我了解,这钱我们不能要。”
  刘长青晕菜道:“是借的,要还的。”
  陈小芳叹气说:“就怕还不出啊……二狗子,你救了香君,我也不瞒你,大柱在外面赌博输光了钱,还欠了一屁股高利贷,家里的房子,恐怕也要保不住了。”
  “啊?”
  刘长青狠吃一惊,难怪李香君一脸惨白,眼睛里全无生气,他没来由的心中一疼,“还不出那就以后再说,总不能让大柱嫂子截肢吧?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小芳姐,我跟你去交钱。”

  出门时,他看见李香君感激涕零的表情。
  交完了钱,刘长青没再进病房去,而是直接离开了医院。
  心里在想:回去要是老娘跟自己要钱,那该怎么办?对了,她现在基本不会去银行取钱,应该不会知道,加上那些封口费啊什么的,算一算也差不离了。
  正在这时,他口袋里的三星老手机发出嘟嘟嘟的声音。
  有人打电话进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难道是找大哥的?”

  他狐疑的接了起来,说了句:“喂,找谁?”
  那头是个男中音:“你好,请问是刘长青先生吗?”
  “是,你找我?”刘长青有点愣,然后想到了什么。
  “我是久暮医药公司的采购经理,周雨华,刚刚看到你给我发的邮件,请问你手上那批野生的虫草花还在吗?”
  刘长青一听,脑袋顿时嗡的一声响,居然真的有人打电话找上来了,他吞了口唾沫,压住心中的激动,快速回答道:“在的,在的,全都在。”
  然后周雨华说想先看看货,好的话,他都要了,价格见面谈。
  刘长青当然一口答应,只是说起青山镇牛家村,那周雨华就傻眼了,说:“不会是三十三山里面的那个青山镇吧?”

  他傻眼是有道理的,青山镇在这十年来都被评为省里最贫困山区,就因为青山镇外围了三十三座大山,交通严重不便,只有一条路可以通向外面,一般的汽车都没办法通行,所以经济非常落后,人民贫穷。
  有点本事的人,全都搬出去了,青壮年也大多在外打工。
  刘长青道:“周经理,您知道我们这个地?”
  然后他才知道,久暮医药公司就在同一个市,阳光市,不过从市区到青山镇,距离不比去另一个市近。

  周雨华最后道:“成,为了小兄弟那虫草花,我下午来一趟,不过我得换个车。”
  挂断电话,刘长青大叫一声,差点被人当成神经病。
  他马上骑着自行车回家,平时二十分钟的路,这次只用了十二分钟。
  刚一到家,崔金花就说给猪吃的草没有了,让他去山上割一点,顺便去地里摘点南瓜。
  刘长青看看时间还早,离周雨华到家起码还有三四个小时,就点了点头,说:“娘,下午我有个朋友过来,就是来买我那堆药草的,你可帮我看好了,别拿去喂了猪。”
  出门前,刘长青叮嘱了两句。
  上山割草,摘了南瓜,刘长青想起那玉米地,就顺道去看了看,结果遇见了王寡妇。
  这婆娘一边干活一边还哼着小曲,刘长青上去打招呼,笑道:“王姨,今儿个真高兴啊,是不是那盒进口的玩意用完了?”
  这周围反正不会有别人,他也没压着声音。
  王寡妇一脸不爽:“用完个球,一年都用不完了。”
  “为啥?”
  王寡妇盯了他一眼:“还不都怪你,那天晚上把他吓出毛病了,成老面条了。”
  刘长青一晕:“不能吧?那我不是罪过大了?”
  “大到天了,我都快上火了。”王寡妇反正在刘长青面前没脸没皮了,说话也没个把门。

  “那咋办?”
  刘长青眼睛朝她身上瞄了瞄,她穿一件薄背心,里面啥都没,加上干活出点汗,前面跟透明似的,两朵红艳花开,很有规模,这一看,刘长青马上来了反应。
  王寡妇看见后,吃吃笑起来:“二狗子,瞧你那犊子样,真想女人了?有没有玩过女人?”
  这娘们说着居然手一抓,抓到了刘长青,被那滚烫的规模吓了一跳。
  刘长青一阵汗颜:“王姨,你不会要我这么赔吧?”
  王寡妇颤抖的说:“这主意不错。”
  她估计是真发骚了,不但手不放,还动起来,身体也贴近刘长青,将胸前的雪团挤到他身上,一把抓住刘长青的手往上面放。

  刘长青血气方刚,也知道了肉味,身体一颤情不自禁就抓了几把,别说,王寡妇的团子真挺软的,皮肤也不错,苗光明捡大便宜了。
  王寡妇更是不堪,轻叫一声,就母猫一样扑了上去,抓着刘长青要往自己身上放。
  “嘟嘟嘟——”
  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
  刘长青一激灵,赶紧把王寡妇推开:“王姨,我接个电话。”
  然后赶紧跑了,***,差一点就被吃了,幸好今天拿了手机。
  虽然王寡妇也细皮嫩肉,但想起她跟苗光明有一腿,还是算了吧!
  一看来电显示,正是周雨华打来的,他刚刚存了号码,一接通,周雨华就说:“喂,刘兄弟,我这车半路出了点问题,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能不能想个办法来接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