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不断地突围——突围》
第13节

作者: 还有一分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05 08:17:34
  清晨时分,火车经过漫长的奔驶,终于摆脱了横亘广远缠绵不休的阴雨天气,厚重阴沉的云层逐渐消散开来。约一小时后,阳光照临大地。阳光照耀下,路旁的各种建筑物精神焕发,昂然矗立,密密麻麻地挤成一片。一股开放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大概是天气晴好的缘故,先前盘踞在车厢里的沉闷压抑逐渐为清新欢活跃所取代,火车似乎也挣脱了天气与暗夜造成的滞涩,义无返顾地奔驰着,铁轨与车轮的撞击声越发铮铮悦耳强劲有力,使人重新认识了速度的力量。一些乘客拿出随身携带的各种洗漱用品,朝两节车厢之间的盥洗处走去;另一些乘客则把自己的行李从行李架上取了下来,然后扭动着身子,一番欠伸,因为前方即将到达一个大站了。

  日期:2018-05-05 08:17:44
  这时,女子突然指着她行李架上行李箱对我说:“帮忙。”我意识到她要下车,心里毫无防备,感到有某种不可理喻的东西拦挡在我们之间,不由伤感起来。我愣了一下,只得不甚情愿地帮她把行李箱取了下来。她说:“谢谢”。我说:“没事”。我想再说点什么,又感到言语匮乏,好不容易找到几句应景的话,结果又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我故作轻松地回到座位上,心中无限失落和怅惘。她冲着我粲然一笑,拉上行李箱,跟在其他乘客后面朝车厢门口靠拢过去,一次也没有回头。很快,伴随着悠长的汽笛声,火车稳稳当当地停住了。我鬼使神差地往车窗外张望着,试图从人头攒动中看到她的身影,结果徒劳无功。

  日期:2018-05-05 08:18:03
  确定无疑,我对这名萍水相逢的女子产生了好感,这让我对许忆辰深感愧疚,不由自责起来。我觉得我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背叛了自己的感情,放弃了自己应当守护的领地,好在这只是一场没有开始没有结束的相遇,没有谁需要对此全权负责,又或者是老天跟我开的一个拙劣的玩笑,可惜很不好笑。作为我生命里的匆匆过客,这名女子理所当然地走了。而我,毫无商量余地的,也该回到真正属于我个人的世界里了。

  车厢里比之前松快了些许,一名腰身滚圆的中年妇女代替那名陌生女子坐在我的对面。这名妇女刚坐下就与旁边的两个学生模样的男子劈里啪啦地说个不停,像是见到了亲戚。我从行李架上拿下了旅行袋,准备洗漱一番。结果发现旅行袋里除了牙刷毛巾之外牙膏纸巾等一应俱全,搞得我啼笑皆非。为了表明我取下旅行袋并非毫无意义,我掏拿出一桶泡面,去接了开水,十几分钟后便当着那名中年妇女的面狼吞虎咽起来。

  吃面的间隙,我收到罗唯的短信:“兄弟到哪了?我在等着你过来喝酒呢。”瞧这语气,仿佛我不辞千里去北京就是专程去找他喝酒似的。我又憎又恼,懒得理他,继续像打捞小情人似的在面桶里打捞着余下的细碎面条,然后把剩下的面汤喝得一滴不剩。
  扔垃圾的间隙,我顺道在吸烟处消灭了支香烟,随后返回座位,掏出日记本和笔,把茶几上的几个塑料袋和水瓶一起推到中年妇女的面前以腾出空间,然后在乘客们的诡异的目光里旁若无人地写了起来。
  日期:2018-05-05 08:18:27

  忆辰:
  我现在在火车上,火车在中原大地上。
  必须向你坦白交代,我在火车上碰到了一个很特别的女子,很像某个时候的你。在某个瞬间,我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喜欢上了她,尽管这样的相遇注定不会有什么结果,但我还是要向你表示歉意,也许仅仅是因为太想你了。
  刚才收到了罗唯发来的短信,他说他在等着我过去和他喝酒,这让我感到巨大的空茫和恐惧,因为我已经在酒精世界里沉醉了太久。现在,我需要一双清醒的眼睛来观照这现实,需要一副冷静的头脑来思考和总结我这不甚壮丽的人生,而醉人的酒精只能引导着我重新陷入狼狈万状的泥潭之中。
  在我职校毕业后到认识你之前的这段时间里,我在前途迷茫和精神空虚的境况下选择了自我堕落,狂饮不止。这段历史自是不堪回首,暂且存之不论。只是,在你消失之后,我复又扎进了深邃不见底的酒精世界里,陷入了一场更具规模的迷茫和空虚之中。当然,这并非毫无因由。
  首先,从现代酒店事业的繁荣昌盛可以推见,酒精成为了一种普遍的交际工具和一种大众的娱乐项目,仿佛不喝酒就无法消弭内心的痛苦,仿佛不喝酒就无法发泄自己积郁的感情,仿佛不喝酒很多话就难以启齿很多事就无法进行,仿佛不喝酒就显示不出自己的豪爽性情和狐狗情义,甚至酒量的大小和醉态中的反应还成为了衡量一个人生活作风好坏立场坚定与否的标准。于是,小至说几句窝心话,大至签合同谈项目,都得摆个排场觥筹交错地喝上一番。显然,在这种群体性的氛围下想要自持自律难乎其难。起初,我并没有忘记你的谆谆教诲,力戒烟酒,可谓立场坚定旗帜鲜明。但很快,我发现我成了大家眼中的异类。要知道,人们总是难以接受异类的,因为异类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他们感到不可思议,仿佛异类随时会损害他们的利益似的。于是开始是有人对我冷嘲热讽,妄下“不喝酒不抽烟的男人不是男人”的断言,然后有人对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循序渐进地动摇,千方百计地诱惑。尽管,我认为这种群体性的娱乐项目既庸俗且无聊,但是在各种心理应激作用下,我最终还是难以免俗,狂饮不已。我显露出了自己的本性,一门心思地想着如何把他们全部灌醉,好让他们心服口服。直到我终于成为酒鬼中的酒鬼,他们才总算肯我当做同类来看待。(这让我感慨万端,我们看待事物,冷眼旁观时会对此鄙夷不屑,但是真正身体力行时却乐在其中了)。

  其次,我认为打工无非是在重复着一个庸俗且无聊的模式。一般的农民工往往学历不高,缺少堪称本事的技能。家底并不厚实丰裕,没有投资创业的能力,缺少展示自我的机会和发射自我的平台,没有当大官的亲戚,想走后门却连门都找不到,又往往不满足于现状,有点想法或者说有理想,不甘心肆力于农业。到了法定年龄便以农民工的身份投身到了工厂里,或死守住一份待遇菲薄的工作期待着升职加薪,或像无头苍蝇般迷茫地在各个工厂间打转。打了几年工之后蓦然发觉结婚的年龄到了,不得不在家庭和年龄的双重压力下结了婚。接着,盖房子,生孩子,养一大家子,结果很快把自己多年积攒下来得的那点为数不多的钱抖搂一空。而此时,孩子又得上学了,自己的父母也以短跑运动员的速度衰老下去,在家庭责任感和生计的驱迫下不得不再次投身工厂。又打了几年工之后,老夫聊发,徐娘半老,工厂不再聘用,不得不卷着铺盖返乡事农。此时自己夹在老人和孩子的缝隙中,疲惫不堪,而自己的身体也全面走向下坡路,就算有所存款,也失去了创业的斗志雄心,只能一面叹息着一面把美好的希望寄托在自己孩子的身上了。太多的事例强有力地证实了这一点。我知道到要挣脱这种庸俗模式的链条,就必须某个环节上获得突破,那就是:趁自己年富力强及时积攒一笔可供自己创业的钱。我每个月的工资从数目上说并不算少,但可丁可卯,都被我及时地像尽某种义务似的喝得精光,有时候甚至还在小卖部里赊起帐来。在这种状态中,想要积攒一笔数目可观的钱可谓“戛戛乎难哉”。虽然这种意识让我时常鄙视和厌恶自己,但鄙视和厌恶并没有对自己起到积极有效的激励作用,我反而越发觉得前途渺茫和人生空虚,索性就一头栽倒在酒精的汪洋大海之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