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不断地突围——突围》
第9节

作者: 还有一分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28 10:05:00
  无论如何,小山村沸腾起来了。
  然而,这种狂热和闹腾让我感到巨大的失落。我看到的只有生硬死板地照搬,东鳞西爪地效法,机械盲目地套用,不伦不类地拼凑,不仅没有能够充分有效地吸收到外来文明中的优秀部分,反而把自己民族的那种时代相传的淳朴敦厚的传统风俗丧失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任何传统的发扬和文明的传承首先应当立足本位文化,大胆地摈除蒙昧恶劣的落后成分,同时积极有效地吸收外来文化中能与自身文化融合的、能为自身文化服务的优秀部分,才能使之长期有效地发展延续而不致凋落沦丧。

  同时,承办各种酒宴的最原始功能旨在表达人们在面对人生重大事件时或悲或喜的情感,而非谋求利益和自我炫示的手段。但事实是让人痛心疾首的,人们瞄准了承办酒宴时能从中牟利这一怪象,千方百计地抓住身边的每一件可以庆贺的事件,大肆宴客,致使各种名目繁多是酒宴像流行性疾病一样铺天盖地层出不穷。光是生日酒宴就繁琐得让人应接不暇,六十岁七十岁八十岁时承办酒宴倒是无可指摘,只是现在已经发展到七十五岁、六十五岁、三十六岁、十岁甚至每长一岁都得不管流年运程不管黄道吉日地大肆庆祝一番。更有甚者,有些人平时对家中老者冷嘲热讽,整天骂着“老不死”以期求老人快点死去,结果老人的生日一到,赶忙摆上酒宴,改口祝贺老人“万寿无疆”了。与此同时,普遍存在着一种打红包时金钱数目与情意厚薄面子大小成正比的奇怪观念,请柬来了,自己分明是钱包干瘪囊橐萧然,却宁愿去借钱也要达到某个普遍认同的指标,否则花钱事小丢脸事大。无可避讳,罗唯承办婚宴的目的之一无非是想趁机大捞一笔。

  日期:2018-04-28 10:05:12
  所以,我象征性地应了个卯,逮住机会问新娘阳穆素有没有与她同村的许忆辰的消息,新娘摇头说音信全无。我无所收获,心中闷闷不乐,便以照看关遇祥为由早早回了家,之后便没有在这场婚宴上露面。趁着关遇祥睡觉之时,我又看完了本小说,自觉惬意。

  只是,我的深藏简出引发了大家的普遍不满。善于摇唇鼓舌搬弄是非的乡民无不将我视作异类的存在,及时散布着种种的闲言碎语,说我连门都不敢出,不出门自然也就不会有出息了;说我三十岁了还对结婚生子这等的人生大事漠不关心,势必会为村子增添又一名单身汉而使大家蒙羞;说我没日没夜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定是被什么邪祟东西勾走了魂魄,已濒临发疯的边缘,大有请位江湖道士来念几句经文的必要;说我自视甚高,自外于人,目中无亲戚朋友,势必晚境凄凉郁郁而终。凡此种种,层出不穷。我被言论的铜墙铁壁重重包围起来,陷入了一个越演越烈的恶性循环系统中:当这种言论异常嚣张时,我忍不住要死守自己的阵地来作为抵抗,结果我的决不妥协和依然故我又为这种言论的迅速廓张提供了充分的依据,而我只能裹挟在越发膨胀的言论雪球里滚向越发孤僻的幽暗深渊。

  日期:2018-04-28 10:05:23
  罗唯醒酒后告诉我,通过这场酒宴,他赚了两万多块钱。这笔钱赚到手后,罗唯对家乡不再留恋,马不停蹄地回北京去了。临行前,罗唯找到我,发表了一番结婚感言,然后留下了他的新号码,郑重承诺如果找到什么好工作的话定会叫我前去沾光。
  日期:2018-04-28 20:12:05
  半个月前,我果然收到了罗唯的沾光邀请,他以一种仿佛有老婆很了不起似的口吻问:“我老婆计划开个分店,少个管理员,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在我看来,管理员就是枯燥乏味的形象代言人,自然没有兴趣,一口回绝了。

  五天前,我照例躺在床上看书,正在兴头上,听到母亲一惊一乍地叫我说罗唯打电话找我。我为家里的电话没有及时的坏掉而恼火,为罗唯没有直接拨打我的手机而费解,无可奈何地爬起来,走到座机电话旁以异常萎蔫的声音地对着话筒说了一声“喂”。
  罗唯听出我的声音,兴奋地说:“最近在干什么呢?”
  我如实回答:“看书。”
  “不是,我是问你除了看书之外还干什么?”
  “照看关遇祥。”
  “有什么计划呢?”

  我因为罗唯的问题而感到羞愧,假装淡定说:“看书和照看关遇祥。”
  接着是短暂的沉默,这沉默让我感到安心。
  沉默过后,罗唯说:“不现实啊,看书能顶个屁用,我跟你说,只有金钱才是现实的,才是能真正解决你在生活中所碰到的问题的。你这是自甘堕落。”
  正当我为罗唯武断地把看书和堕落联系在一起而感到恼火时,罗唯继续轰炸说:“你已经三十岁了,用你们看书人的话来说是‘中馈犹虚’,说得难听点就是‘光棍一条’。你不为自己感到着急吗?你父母已经老了,该是你上场大显身手的时候了,但你却成天躲在房间里,然后告诉我说要看书,你不觉得愧疚吗?”罗唯毫无留情地直指我的痛处,收到了让我无言以对无地自容的效果。
  作为应对措施,我决计设置几道障碍来为难罗唯,便说:“我一没本钱,二没本事,三没机会,四没关系,所以没法大显身手。”
  “本钱可以慢慢积攒,”罗唯情绪激昂地说,“本事可以慢慢学,机会可以自己创造,有了钱就不怕没关系,总之,你窝在家里什么都不会有。现在,我到了这里之后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只要有胆量,有决心,机会遍地都是。告诉你,我现在已经看好了两个项目,正在考察阶段,我还指望你能来帮我一把呢。”
  “等你考察好了再说吧。”我顺杆而上说。

  “那好吧。”罗唯似乎有些扫兴。
  我意识到可以名正言顺地挂电话了,于是抢在他说再见之前让他聆听一段来自家乡的电话嘟嘟声。
  时间推移至昨天夜里,罗唯发短信向我炫耀:“兄弟,我要发财了”,结果没收到我回复,今天下午又发短信过来问我:“那个喷油漆用的碗多少钱?”
  我懒得用手机打字,直接打电话过去问他:“喷油漆用的碗?”

  “就是喷油漆时举在手里的那个碗呀。”罗唯生硬解释道。
  思忖良久,我才恍悟到罗唯说的“碗”是带壶的手持式喷漆枪,就纠正说:“那个是壶不是碗好不好?便宜的几十贵的几百。你问这个干嘛?”
  “我找到了一个挺不错的项目。”
  “什么项目?难怪你昨晚大半夜地发信息说要发财了。”想起昨晚被罗唯发的短信吵醒,我不觉有些冒火。
  “一个建筑项目。”
  “建筑”两字让我联想到了工地上的包工头,而在我意识里,包工头总是跟大把的钱联系在一起的。我的好奇心受到了强烈的煽动,忙问:“哪来的项目?”
  “你应该知道的啊,我姑妈家就在北京,我有两个表哥,一个是丨警丨察,一个在一家房地产公司里上班,自然少不了这样的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