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不断地突围——突围》
第8节

作者: 还有一分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26 14:49:45
  除了晚上没有抱着油漆桶睡觉外,我与油漆亲密接触已达六年之久,身体所遭受的损害自是难以想象和估量。我至今打着光棍,能否顺利步入婚姻殿堂就已让我头痛得撞墙,更何况,按照一些油漆工的说法,即便我结了婚也不见得就有子嗣传家。我感到自己成了滤病性精神官能症(hypochondria)患者,始终处在一种某处一定有病的疑虑下,甚至无法抑制地仔细检查身心违和,比如,我常常在一觉醒来后按时检查自己的阳物以确定自己是否已然阳痿。经过这种近乎荒唐的检查,我身体里的一些异常的迹象被发掘出来了:胸闷气短,视力下降,神经衰弱,早上的干呕恶心以及莫名其妙的头晕目眩。我认为,阑尾的病发只是一个前奏或序曲,有某种更为可怕的病灶正在酝酿形成之中,随时都有可能给我迎头一击。我时常为此陷入恐慌之中。

  日期:2018-04-26 14:49:57

  其次,我对医生切除阑尾手术过程感到担忧,断定医生把缝合切口的医用羊肠线大方地留在了我的体内。也就是说,我认定某种羊所特有的物质侵入了我的身体,使得我身体的完整纯正遭到了重创,如同在蒸馏水中融入了各种匪夷所思的化学物质。同时,我禁不住把自己与羊联系起来,并试图找出一些或隐或显的共通之处。我时常为如何才能彻底地从躯体里祛除掉这羊的异质而感到忧虑,陷入了一种不可理喻的惶恐和不安之中。

  最后,我对医院产生了一种不可理喻的排斥感和恐惧感。我总觉得医生的回春妙手随时都要把我身体里的秘密剥得精光然后公之于众。还有那些可以透过皮层窥视我的骨骼和脏腑的各种扫描仪,白得让我想起我的噩梦的病房和被褥,以及那股荡散不去让人感到窒息的药品气息,无不让我感到却步。此外,悬挂在医院里仿佛代表着医生权威的人体解剖图着实阴森瘮人。
  日期:2018-04-26 14:50:13
  第四章 罗唯婚礼
  上月初,罗唯偕同女友阳穆素回老家举行了婚礼。
  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侗族是有着自己极具特色的婚俗的。然而,就像我们在大都市里会忘记农历一样,在我家所在的地区,这种婚俗已经被淡化遗忘,只在老人们的口述中能找到些许记忆。前年来了一批人,说要建一个侗族文化博物馆,把村里最后的两套民族服装也给收走了。现在,我们失去了自己的服装,忘记了自己的民族风俗和传统节日,仅剩下语言来证明自己的少数民族身份了。

  罗唯的这场婚礼,不见了侗族的风俗韵味,却掺入了都市潮流的浮华色调,让乡亲们摸不着头脑。
  日期:2018-04-26 14:50:27
  结婚当天,新娘阳穆素先是穿着洁白的婚纱亮相,不料婚纱挂到了木门边的钉子上,扯了半天,还是留下了一个让人心疼的破洞。后来,新娘又说农村的地板太脏,回房换上了红色旗袍。新郎新娘衣饰浮艳地分立于大门左右,酷似门神。没有伴郎伴娘,不仅因为门口逼仄狭小实在站不下人,而且以新郎新娘的身材相貌,势必会被抢尽风头。有来客时,唢呐像是担心大家不慎睡着,响得异常高亢嘹亮,新郎新娘则满面笑容地在门口迎候着,冷不防地朝客人深鞠一躬,惹得个别不知礼仪的村民手足无措,忙退后回鞠一躬才惊魂不定地从新郎新娘之间的空隙钻进门去。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老家办红白喜事有了鸣放鞭炮的习惯,从玄关门口一路响至堂屋,但新娘听到鞭炮爆响就急得手慌脚忙方寸大乱,干脆撇下新郎疯跑到三丈之外捂着耳朵候着。直到鞭炮响完浓烟散尽,新娘才惊魂甫定地回到门口,满脸堆笑地迎候下一轮鞭炮的袭击。见没来客时,新郎新娘便时而交头接耳时而笑语高声地闲聊起来,害我差点没抓把瓜子上去提请他们别光顾着聊天。

  日期:2018-04-26 14:50:37
  客人很快到齐,良辰吉时已到。新娘在洞房里磨蹭半天,出来时竟多了块遮羞用的红盖头。对天对地,三拜九叩,除了排场上稍逊一筹外,和电视上看到的情景大致类同。只是罗唯父亲缺少经验或是过于激动,见新人拜见,举止失措,猛然站起身来似乎要回礼,结果被罗唯母亲及时地瞪了一眼才憨头憨脑地重新坐了下去。天地父母拜完之后,新娘如释重负,直奔洞房而去。
  村里的好事青年自然不肯就此放过新人,前呼后拥地将新郎挟持到洞房里。只见房门口挨肩擦背,水泄不通。拍照的,录像的,观笑的,起哄的,鼓噪四起,直惹得新娘时不时地发出的几声尖叫来。
  日期:2018-04-26 14:53:08

  再次说明一下,我现在所发的文字来自我校稿之前的WORD文档,有些地方后来有所改动,比如啰嗦的地方,有错别字的地方,苦于多次校稿之后,出版方只给我一个扫描文件,而我又诸事缠身,来不及整理,还请大家见谅。
  日期:2018-04-28 10:04:34
  闹腾一通后,总算可以开席。喜宴设在罗唯家堂屋和邻居家的堂屋里,拢共有三十余桌。四近的街坊邻居难得不用在家里自己煮饭炒菜,扶老挈幼甚至搬着自家的板凳兴高采烈地喝酒吃肉来了。男人们摆出一醉方休的阵势,一边举止粗鄙地猜拳行令,喝酒抽烟,把酒碗碰得叮当响,一边言语伧俗地说东道西,笑语喧哗,极尽吹嘘之能事;女人们在客套聊天的同时,时刻不忘饭桌上的各种肉食,一面打包一面恨不能解松裤腰带地吃着,似乎不把饭桌的肉食一扫而光就决不善罢甘休;老人们则重在参与,虽然在饭桌上抢肉吃肉的功夫都略逊一筹,但仍笑得可以数得清楚门牙的数目,从零到八;一群捣蛋小孩对喜宴并无兴趣,只顾在鞭炮细碎的纸屑中翻找着没有炸开的鞭炮,然后插到新鲜的牛粪上将牛粪炸得个稀巴烂,比较着谁粘的牛粪多;几个消息灵通的乞丐不怕路途艰险地赶来分沾点喜气,顺便捡几个地上的烟头;一群贪得无厌的狗龇牙咧嘴地争抢着地上的骨头,随时做好为食而亡的准备。大家筛酒夹肉,大快朵颐,比及新人施施然前来敬酒时,桌上酒菜已被扫荡得所剩无几了。

  日期:2018-04-28 10:04:48
  为保存实力,罗唯柿子先挑软的捏,协同新娘先从妇女老人居多的桌席入手,逐桌敬酒。只见罗唯颤巍巍的手里端着酒杯,每到一桌就高声背诵道:“各们亲朋好友,今天我和阳穆素小姐结婚,我们的长辈、亲戚和朋友在百忙之中远道而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给今天的婚礼带来了欢乐,带来了喜悦,带来了真诚的祝福。借此机会,让我们真诚地感谢父母把我们养育成人,感谢亲人的关心,感谢朋友们的祝福”

  然而,很多亲朋好友不光是来送红包送祝福的,也是来灌新郎吃酒的。眼下见罗唯自己端着酒杯送上前来,哪肯轻易放过,各种美言嘉词,各种说亲道友,各种摇唇鼓舌,任凭罗唯千推万阻,酒不下肚不可罢休。还没敬完酒,罗唯就已醉得酒话呜噜,东倒西歪。阳穆素怕他出洋相,骂骂咧咧把他扶进房间。罗唯一头栽倒在床上,径自呼呼睡了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