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不断地突围——突围》
第6节

作者: 还有一分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关芒扔下吉他去投奔罗唯,也成为烧焊队伍中的生力军。
  日期:2018-04-26 14:46:03
  四年前,罗唯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脸膛不能在电焊的火花中再黑下去,伙同关芒等人转战到了浙江,然后只身进了一家工厂。一个月后,关芒和朋友不幸遭遇车祸,关芒当场就死了,而他朋友则昏昏沉沉地在奈何桥前徘徊了半个月,总算醒转过来,并在第一时间将关芒的死讯告知罗唯。罗唯果断辞职,千里迢迢地将关芒的死讯传递回老家。
  其时,我正在广东的一家私营的五金喷涂厂里调配油漆,这家公司除了一群办公室动物之外下属钣金和喷涂两个车间,而钣金车间里的电焊工人始终处于短缺状态。于是我及时地起到了中介作用,把身在老家转业无门的罗唯介绍到厂里,让他立足本位继续烧焊。
  我生性沉闷,业余爱好不多,在放工后难得的闲暇里,除了时常莫名其妙地喝大酒外,其余时间都会老实安分地呆在宿舍看书写日记,顺便担当起看守宿舍的职责。罗唯的到来让我惊奇地发现工厂附近除了酒吧外还有数不清的溜冰场歌厅和网吧,以及可以赊帐的小卖部。有钱的时候,罗唯会带着我直接到各种娱乐场所里把那点为数不多的工资像要尽某种义务似的花个精光,然后争取在工厂关门前酩酊大醉地赶回宿舍。没钱的时候,我们挤在一家逼仄破旧的地下网吧里搜狐百度地上网,顺便享受几口赊来的饮料和香烟。

  日期:2018-04-26 14:46:24
  罗唯之所以迷恋网络,是因为他的一个亲戚给他介绍了一个号称在北京创业的同乡女孩。说是介绍,其实只不过是给了他一个九位数的QQ号码。为了跟这女孩交流感情,罗唯把网吧当成了自己的根据地。这个女孩跟许忆辰是同村,网名叫“斜阳暮树”,无疑是取了真名阳穆素的谐音。罗唯灵机一动,忙把网名改为“树上有猴”,结果聊得不亦乐乎,很快就泡开了。
  一天,罗唯满脸奸笑地把存在手机里的一张阳穆素的照片给我看,说是让我参谋。我定睛一看,只见女孩一张酷似馒头的团栾脸上罗布着一片褐赭色的雀斑;大概是由于长期睡眠不足,单眼皮下的那双大眼给人的感觉就是随时都噙着两粒眼屎;嘴唇紧闭,似笑非笑的脸蛋几乎填满了鼻翼两侧的小沟,使得鼻头仿佛挨了拳头似的洼陷下去;一把马尾似的乌黑辫子莫名其妙地甩到面前,仿佛在拍洗发水广告;一套宽松的碎花衣服床罩般套在粗短的身上,罗唯说是时髦洋气,但我觉得艳俗老气。总之,其貌不扬,属于让人安心放心省心的类型。

  日期:2018-04-26 14:46:49
  我给罗唯的建议是“可以考虑”。因为,比起罗唯来,她还是可以接受的。罗唯五短身材,他的工友们送他外号“武大郎”,想来并不为过;一张委琐的脸孔上虽然擦了不少洗面奶,但仍旧黑得让人怀念包公,是块烧电焊的材料;时常张开的嘴巴大得可以塞进一颗台球仔,并且似乎随时都有数量惊人的口水要流出来;微笑的时候总有那么几分猥亵的流氓色彩,让人不得不提高警惕;笔挺的西装、铮亮的皮鞋和思路清晰的三七分头成就了他一副汉奸相。所以,按照“瘸驴配破磨”的说法,罗唯和阳穆素还是挺般配的。但对于我来说,和罗唯上街则是一件痛苦不堪的事情,不是担心别人误把他当成我私生的丑陋孩子,就是生怕他黎黑的面目吸收了我的光芒。每次上街,我都很明智地放慢脚步以便与罗唯保持有效距离,但他并不知会我的用意,总是怕我走丢似的停下来等我,甚至微微踮起脚尖把手搭到我肩膀上,仿佛在表明我们的关系不容分割。

  日期:2018-04-26 14:47:27
  “太窒闷了。”半年前的一天晚上,罗唯在一家烧烤店里对我大发感言,“我觉得思想的通道被堵死了。我失去了活力,忘记了抱负,也丢失了时间,心里空了,变得麻木不仁。我成了一头靠卖力气吃饭的愚蠢牲口,成了一台高速运转拼命干活的机器。我看不到尽头,看不到希望。我厌倦了。”
  我问罗唯:“那你想怎样?”
  “我想去北京看看。”
  “去看那棵‘斜阳暮树’?”
  “对,她叫我过去。虽然我知道她长得不怎样,但是她读过大学,见过世面,能照顾自己,不用别人操心。我觉得不错……过日子就应该找像她那样的人。”
  “她读过大学?”我感到难以置信,想不通怎么会有人给罗唯介绍大学生。
  “对啊。”罗唯满脸得意说,“我现在荒废在这里,看不到出头之日。据说北京那边机会很多,我应该出去闯闯。我们都三十岁了,怎么说都该成家立业了。我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属于我们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听罗唯的口气,像是有光可沾,惹得我眼红不已,我应景说:“想去就去吧。”

  几天之后,罗唯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奔北京去了。
  日期:2018-04-26 14:48:20
  一个月后,罗唯有如神功练成,一扫往日的颓态,脱胎换骨地回到了广东。我对那天的情景记忆犹新,因为就在那天下午,我调配的油漆莫名其妙地出了问题。
  那天,我一如往常地坐在喷涂室门口的一只倒扣着的空油漆桶上,一面与两名被替换下场的喷涂工人海阔天空地闲聊着,一面直勾勾地盯视着两桶因正在使用而逐渐减少的油漆。等油漆终于只剩下小半桶时,我中止了闲聊,异常紧张地跑回了油漆房准备调配新的油漆。
  回到油漆房时,罗唯正悠闲地坐在我办公桌前的一张因粘满各种油漆而色彩斑驳的椅子上。他见了我急忙嬉皮笑脸地打着招呼,比鱼肝油还让人恶心。我没时间跟他虚套,点头致意后就赶紧乱中有序地调配了两桶面漆,直到把两桶足够用一小时的油漆送往前线后才叫上罗唯,约他去工厂特设的简易吸烟处抽烟。罗唯笑眯眯地说抽支北京烟吧,侧着身子掏出了一盒北京牌香烟递给我一支,顿了一下,大概又怕我嫌少,干脆像要行贿似的把整包烟都塞给了我。

  “我辞工了。”在享受了几口来自首都的香烟后,罗唯开始不紧不慢地说,“等下就走人,去北京。”

  我及时弹掉烟头上摇摇欲坠的烟灰,感到胸腔里电动剃须刀似的一阵颤动,怅然若失。
  “我准备去北京发展,”见我不吭声,罗唯又说,“很快就会结婚。”
  说到结婚,我不由想起了许忆辰,一时难以遏抑,便固执地沉默着。
  罗唯哪壶不开提哪壶说:“你也该找个人来结婚了。”
  我自我解嘲说:“现在就连工厂招聘员工都得讲求个两厢情愿,更何况是找人来结婚呢?而且,我现在穷得差点没去讨饭,还是等等吧。”
  “都三十岁的人了,要放下思想包袱,抓住青春的尾巴,来个主动出击。”罗唯的话达到了炫耀自己和教育他人的双重目的。

  我又羞又恼,不敢做声。好在罗唯突然果断揿灭了烟头,很有克制地发出一声叹息,摆出起身要走的架势。急着要解脱的我立即心领神会,问他:“你现在就去北京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