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不断地突围——突围》
第5节

作者: 还有一分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25 07:55:56
  很有必要说明一下,我现在所发的文字来自我校稿之前的WORD文档,有些地方后来有所改动,比如啰嗦的地方,有错别字的地方,苦于多次校稿之后,出版方只给我一个扫描文件,而我又诸事缠身,来不及整理,还请大家见谅。
  日期:2018-04-25 13:56:10
  在桂北地区的崇山峻岭之间,稀稀落落地镶嵌着大小不一的数十个侗寨,我家就隶属于其中之一。不过这个侗寨过于疏落,我家距离村部所在地仍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我家的房子属于典型的南方农村木房,一楼养猪,二楼住人,由于饱经风霜,已然破旧不堪,并且仿佛被谁猛推了一把,整体向右倾斜,让人产生上前去扶将一把的冲动。又因瓦片残缺,疏于修缮,时有漏雨,木材多有朽坏,到处散发着一股浓重的霉腐气息。特别是遭逢这种阴雨缠绵的倒霉天气,房屋里外一片潮湿。

  几年前,父亲准备弃旧图新,翻修重建,但我和弟弟及时投了反对票,使得父亲的宏伟计划落了空。我们反对的理由貌似无懈可击,彼时,我和弟弟以农村廉价劳务工的身份在工厂里打工,坚信自己假以时日定能闯出一片偌大的蓝天来,届时直接到县城买套新房即可,既风光体面又省事省心。但几年下来,我和弟弟不但连买新房厕所的钱都没有赚到,反倒是弟弟的夭逝将父亲原本准备用来建房的积蓄也尽数搭了进去。而浑不争气的我除了深感愧疚之外亦是力有不逮,只好绝口不提建房买房之事。如今父亲年老体衰,心余力绌,只能在别人崭新气派的房子面前作几声慷慨的叹息了。

  日期:2018-04-25 13:56:21
  此时,父母已经吃过午饭下地忙活去了。他们含辛茹苦地操劳了一辈子,如牛马苦力般任劳任怨,怎奈弟弟早早逝去,而三十岁的我除了让他们焦心劳思外竟不能分担半点。父亲终日劳作,当别人酒足饭饱享受着夜色的温柔的时候,他才拖着困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家里,冷饭就冷菜地草草吃上几口,而后在困顿中睡去,稍稍蓄养精神,又准备投入新的一天的劳作中。母亲则在家里照看关遇祥并操持家务,农忙时甚至背着关遇祥就下地去了,亦是片刻不得闲。父母本该到了享受清福的年龄,然而他们非但无福可享,还要为一堆永远忙不完农事家事所牵累。每每想起他们粗硬皴裂的手掌,黝黑憔悴的面孔,爬满眼角的皱纹,以及父亲居高不下的血压和母亲时好时坏的风湿病,作为儿子的我羞愧无地。

  日期:2018-04-25 13:56:30
  我看了看天,依旧霪雨霏霏。这旷日持久的阴雨天气仿佛得了绝症,半月来丝毫不见起色,真是让人厌倦。这是一方贫瘠而荒僻的土地,一个隐秘得几乎要被人遗忘的生命角落。绵延的群山阻隔了都市的喧嚣与浮华,村落稀疏,屋舍古旧,呈现出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氛围,淳朴,忠厚,慢节拍;但同时也束缚和蒙蔽了自我,人们习惯和享受这种闭塞的生态,缺少声色,一切都显得疲塌,荒昧,滞后,被动,消极。

  此时关遇祥还没睡醒,我感到自己责无旁贷地需要去地里帮父母做点什么,然而作为地道的农民的孩子,我自小受到父母的无边宠溺,竟对使牛耕田撒种耘草插秧脱粒等基本农事毫无所知。我忍受着良心的谴责,走进了房间。

  日期:2018-04-25 13:56:39
  房间窗户很小,且蒙着一块权当窗帘的厚实粗布,采光效果自是不佳,加之遭遇现在的阴雨天气,房间里一片晦暗。我开了灯,房间笼罩在一片橙黄的褪去了物质色彩的光线中。灯光的出现使得我像极了舞台上的小丑,淹没在前前后后的各种布景和道具中。这正是我所期求的效果,隔着永远低垂的窗帘,把不再具有意义的时间和物质文明拦挡在房门之外。
  我想去买烟,又嫌雨天路滑,而且太远,身体也是百懒千慵,下不去决心,不得已又用昨晚偷来烟叶又卷了一卷。点上旱烟卷儿,辛辣而浓烈的烟雾旋即通过咽喉直抵肺叶。我又去父母的房间里看了眼仍在熟睡的关遇祥,回到房间,感到看书的时机成熟了。
  也许是嗜痂成癖,我在旁人不解的目光中一再耽读。一本书,一支笔,一盒烟,一杯茶,展开书卷,放松情怀,调动想象,唤醒记忆,游走于字里行间,沉酣之际,不觉照面了一个陌生的自己。在我看来,明月清风,良辰美景,莫过于此。
  日期:2018-04-25 13:56:49
  因着爱书,我的人生梦想从小时侯的教师医生科学家不断妥协让步,到现在只期求能当个书摊主了。书摊主的好处是可以一边卖书边看书,同时获得生活口粮和精神食粮。遗憾的是,我到现在连个摊位都没能落实下来,只得时不时地到各大书店里去自我陶醉一番。
  大概是在某个怕冷的冬天里养成的恶劣习惯,我喜欢躺在床上看书。我踢掉鞋子上了床,将堆在床头的衣堆收拢起来塞到枕头下方,靠着枕头头高脚低地躺下,然后双手捧起了反复阅读却始终没有读完的《圣经》。
  日期:2018-04-25 13:57:07
  展开书页,熟悉的文字投映在眼帘中:“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名字:关曜。《释名》有言:曜,耀也,光明照耀也;《诗经》里说:日出有曜,即为白昼;“神看光是好的”,这让我感到满意。接着,我又想起了弟弟的名字:关芒。光芒亦指光,但却是强光,太扎眼。“芒”字本身则有戾气,过于锐利,容易摧折。想到这里,我感觉到胸腔里微微颤抖着卷起了一阵痛苦的旋风。

  我又一次丧失了纵深阅读的勇气,只得将书撇放枕边,起身拿起尚未抽完的旱烟卷感知麻木地抽一阵,陷入了渺无涯际的无聊时空中。
  日期:2018-04-25 13:57:16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短信铃声急骤而突兀地响了几声,又戛然而止。我朋友不多,保持联系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我的老旧手机的除了听音乐、看时间、接受垃圾短信和偶尔浏览网页之外,似乎别无他用,但是每当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我都仿佛中了巨奖,砰然心跳,万一是许忆辰通过手机在联系我呢?我一把抓过手机,发现又是罗唯发来的短信息。他不再提要发财之事,而是问了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那个喷油漆用的碗卖多少钱?”

  日期:2018-04-26 14:45:44

  第三章 引咎辞工
  罗唯和我以及死去的弟弟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我们一起走着山路去上学,一起把牛群赶进别人的菜园里,一起趁月黑风高偷光邻居家的黄瓜,一起爬到房前屋后高高的树上掏鸟蛋,一起朝女孩子头上扔苍耳籽,感情之深笃,可见一斑。
  罗唯初中都没有毕业就迫不及待地退了学,以未成年人的身份在社会上混满十八岁后,被自己的一位烧电焊的亲戚所发掘,带到广东的一家五金加工厂里当起了电焊工人。大概他天生具有烧电焊的资质,很快就当仁不让地取代了自己的那位亲戚,成了厂里的烧焊班长,从此开始了他漫长而昏暗的烧焊生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