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不断地突围——突围》
第4节

作者: 还有一分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弟弟比我小一岁,却当仁不让地和我一起上了学。初中毕业后,我们分道扬镳,他不顾父母的反对决然毅然地买了一把吉他,一边练习弹奏一边练习种田,同时留了一头足以让人产生性别困惑披肩长发。在我职校毕业后,弟弟大概是受到了一些所谓流浪歌手的影响,以十八岁的年龄抱着把吉他信誓旦旦地说要走遍天下。结果两年后,他并没有如愿以偿地走遍天下,而是潦倒失意地回到家里,仿佛一封因写错了地址而被退回的书信。又沉寂半年后,弟弟终于还是理掉了长发放弃了吉他,跟老乡去广东的一家工厂里当起了电焊工人。

  日期:2018-04-24 13:43:01
  五年前,弟弟赶在我前面结了婚,同年生下了关遇祥。弟弟的妻子小他四岁,名叫邹丽,北方人,家里竭力反对她远嫁,但她还是要死要活地嫁到了这偏远的小山村。结婚办酒时,邹丽娘家说是山水阻隔路途遥远,并无来客,似乎他们的结合从一开始就没有得到祝福。有了关遇祥后,弟弟一扫婚前的温情蜜意,显露出性格里凶狠暴戾的一面,动辄恶言相加冷嘲热骂,以致当着邹丽的面打砸家具电器,经常是锅碗盆瓢一片响,鞋子凳子满天飞。其时关遇祥身在襁褓,邹丽舐犊情深,只得含垢包羞,咬定牙根不作声。父母见此情景,心里自是过意不去,就私下里训斥了弟弟几次。弟弟不图悔改,愈演愈烈,家里的气氛一时冷漠到了极点。后来,邹丽的哥哥来了,强硬地要求他们办理离婚手续。在邹丽哥哥的坚决反对下和我父母的竭力阻挠下,邹丽恋恋不舍留下了关遇祥,黯然离开,从此音信全无,仿佛从未在这个贫寒的家庭里存在过一样。

  为生计所驱迫,弟弟把年幼的关遇祥交给父母照看,伙同罗唯等人辗转到了浙江,不想刚在浙江落脚月余就遭遇了车祸,弟弟就此逝去。

  日期:2018-04-24 13:43:20
  弟弟的尸体在冷藏室里停放了半个月,家里才得知弟弟的死讯。父亲在悲痛之际匆忙凑了一笔钱,伙同家族里的两位年高望重的长辈前往浙江料理后事,将弟弟的骨灰撒在浙江四月的海面上。弟弟置放在家里的各种生活用品也被悉数焚毁,仅留下把吉他以飨纪念。后来,我又在他房间里塞洞防鼠用的纸团中发现了几段类似歌词的文字,其中有一段是这样的:
  我的晓风温柔拂煦过谁的麦尖
  我的清泉欢畅流转在谁的山涧
  残阳横亘天地,归鸟寂寞扑棱流连在谁的天边
  韶光云烟轻逝,茫然回首张望不见了我的童年

  我不顾一切流转红尘只为抚弄你憔悴的脸
  我不辞千里仗剑人间只为凝望你忧伤的眼
  我不能抚弄你的脸,我不能凝望你的眼
  山花飘零碾坐尘,来年回暖又相见
  佳人散落赴天涯,相去不啻如天渊
  辗转难眠的夜,你在我的记忆里演绎不可复制的缠绵
  孤单无助的夜,我在睡梦里用眼泪抚摩你消逝的容颜
  幸福渺远得我无法望见,我满心怅惘又茫然
  罪恶的我啊,罪恶的我啊
  让我再看你一眼,让我再见你一面
  在爱上你以后忘记你以前
  日期:2018-04-24 16:51:28
  这段貌似忧伤而又飘忽不定的文字不知是无病呻*式的纯粹宣泄,还是真切地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情感体验?抑或只是信手抄来权当消遣的几句貌似优美的小文?我不得而知。
  我为此刻竟能如此顺畅地回忆起弟弟的往事而感到吃惊非小,要知道这样的回忆通常是无法进行的,因为我触手敏锐的潜意识始终在抗拒回忆。
  待时良久,等厨房里母亲忙碌时发出的零碎响动声沉静下来时,我才睡眼乜斜地爬起来,蹑手蹑脚地溜回自己的房间,重新裹进热力早已散失殆尽的被褥,如猪猡般没心没肺地复又睡了过去。
  日期:2018-04-24 16:51:50
  不知过了多久,惚恍迷离间听得父亲在房门口叫我。父亲大概知道我的脾性,用一种低沉而温和的嗓音叫道:“快起床吃饭吧,别饿坏了。”
  我仍旧闭着眼睛,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仿佛灌满了混凝土般沉重,懒怠得应声。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呢?怎么还不起床?你不起床我就进去了。”说着,父亲仿佛已经得到默许,将房门推开一道小缝,警觉地伸进半个脑袋,以一副调查研究的眼神看着我。
  我沮丧地感觉到自己的一切隐秘都在父亲眼底暴露无遗,苦心营造起来的安全氛围瞬时间土崩瓦解,心底立即获得了一种被捉奸在床时特有的情感体验,一股羞耻的潮水从胸腔里腾涌而起。我恼羞成怒,恶声恶气地说:“听到了,我没事。”
  如我所愿,我的话就好比地主家的恶狗,成功地将父亲拦挡在了门口。
  父亲一面放任目光肆无忌惮巡视着,一面诺诺连声地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在我面前,父亲从来都是一副低首下心弯腰事人的态度,平日里的那种武断果决的气魄片甲无存。我知道,这是父亲对我的信任和迁就,不管我偶有蹉跌或时有失意,父亲都无怨无尤地拿出一种让人产生安全感和信任感的稳定人生风范。只是,不管我心底感到多么的愧疚和难过,我也绝不轻易将自己的内心情感付诸言词。我觉得亲人对我的信任和关爱让我无以回报,所以我宁愿极端地选择让他们打我骂我罚我,也不愿接受他们过多的关爱。当然,我知道自己的性格存在着各种严重的缺陷和问题,而这些缺陷和问题亟待修正解决。

  我没头没脑地说: “我当然没事,你别管我。”
  “我和你娘要下地干活去,现在关遇祥在睡觉,等他醒了你照看一下他。”说着,父亲毕恭毕敬地缩了回去,顺带着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了。我听到他因衰老而生硬迟缓的脚步声。
  我意味深长地打了个哈欠,在床头凌乱的衣堆中找到手机看时间,上午十点。我猛然一惊,时间紧迫感的导火线再次被点燃了。我旋即从床上蹦起,连三跨五地穿上衣服,趿拉着鞋子不管不顾地冲出了房间,急得像是要撤离火灾现场。

  在厨房后面用参差不齐的栅栏临时围起的简易洗漱间里,我麻利地挤好牙膏,拧开水龙头。粗硬的牙刷把牙龈磨擦得出血刺痛,一阵干呕恶心从胃部涌上喉头。
  日期:2018-04-24 16:52:02
  走进厨房,我遵照“省烦从简”的原则,把早饭和午饭合而为一,草草吃了起来。
  说是厨房,其实只是个将厨房客厅和储物间合而为一的怪异所在,浓缩却看不到精华。除了一台老旧的创维牌彩色电视机和一部时有故障的座机电话之外,别无堪称电器的摆设。舍不得扔弃的旧鞋袜,装东西用的簸箕塑料桶,弃置不用的锅碗湓瓢,零七八碎地塞满了各个角落,在长期的烟熏火燎中,黑不溜秋,让人觉得各个角落里蹲伏着什么猛兽,要趁你不备时猛地蹿到你面前给你一个龇牙咧嘴的鬼脸。这种组合的好处是,可以让客人一面聊天一面享受着厨房浓烈的油烟味,进而以有无肉吃做为准则提前决定好是否要留下来蹭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