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不断地突围——突围》
第1节

作者: 还有一分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23 08:10:47
  题记:
  我的心曾经忧伤过七次:
  第一次是当它想通过卑贱之路获得升腾时;

  第二次是当它在瘫痪者面前跛足而行时;
  第三次是当它在难易间进行选择而选择了易时;
  第四次是当它犯了错误却因别人的错误而**时;
  第五次是当它软弱地忍耐且把这忍耐说成是强大时;
  第六次是当它面对生活而卷起尾巴认输时;
  第七次是当它站在上帝面前高唱圣歌而以为唱圣歌是它的一种美德时。
  ——[黎巴嫩]纪伯伦
  日期:2018-04-23 08:25:27
  第一章 深夜日记
  “兄弟,我要发财了。”
  6月5日凌晨1点30分,罗唯将这条短信发到我手机上,不知其详,用意不明,嘈闹的铃声将我硬生生从睡眠的洞穴里拖拽出来。我又恼又乏,懒得回复,就胡乱将手机塞在床头的衣堆里,复又闭上了眼睛。然而,在与睡眠僵持的过程中,我越发感到一种身心分裂的失衡感,身体如同刚结束长跑比赛般疲惫不堪,意识却脱离了身体的拘囿,像只浮躁的猴子般在脑海里蹿跳着。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我在床头摸索着找到香烟和打火机,直挺挺地竖起身子,结果发现烟盒里空空如也。像是受到某种暗示,烟瘾的毒素在体内迅速繁殖,欲从我的耳眼鼻口中缓缓地流溢出来。我心慌意乱,再也顾不上羞耻感的阻挠,就着打火机的火光在烟缸里狼狈地翻找着,接连抽了两个短得让人沮丧的烟头,仍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我想去买烟,但此时更深夜静,商店早已打烊关门,再说地处偏远环境闭塞,往返一趟最近的小卖部也得花上两小时,只得不作此图。就在这时,我想起起了父亲的旱烟。
  无可避讳,父亲是随身揣着烟袋锅儿抽旱烟的。父亲勤俭持家,吃用节俭,自是舍不得买商店里的过滤嘴香烟,无奈始终没能戒绝烟瘾,不得已在自家地里种些烟草,自给自足。
  为了不惊动已然熟睡的父母,我就着微弱的手机亮光蹑手蹑脚地走进父亲晾晒烟叶的小空房,择了片烟叶揉成团攥在手心里,又小心翼翼地回到了房间。关上房门,我迅速将烟叶摊平,放到打火机的小火苗上驱去湿气,再用手指麻利地把烟叶撕扯得细碎,而后从废弃不用的中学课本上撕下一条纸,将烟叶裹卷起来并用口水粘住,一个旱烟卷儿就制作完成了。我迫不及待地点上火,深吸一口,一股浓烈而辛辣的气味从口腔直达肺叶,呼吸道的黏膜在刺激下一阵生痛,大脑则因缺氧而引发了一阵绵软无力的眩晕。我被呛得差点咳出声来,仍旧深感惬意,

  等烟瘾基本得到满足,我就着烟卷受吮吸时发出的昏弱光线,将烟头捻灭在早已爆满为患的污秽烟缸里。随后,我摸索着绕过床架,在门边找到了灯泡开关的细小拉线,像要拉响地雷似的一拽,一间逼仄狭小的房间出现在我面前。

  在一扇白天能俯瞰池塘一角的木质窗棂前,摆放着一张漆皮剥落的小书桌,书桌上草草铺垫着几张陈年报纸,其上杂乱地堆着些过时杂志和零碎纸张,书桌的右下侧由上而下摞着三个松松垮垮的抽屉,书桌左边的木质地板上亦铺着几张报纸,紊乱地码放着数十本逐渐积累起来的书。房门右边靠墙摆放着一张因体积庞大而占据了房间三分之二空间的床,床比书桌矮了三四十公分的样子,可以直接坐在床沿边上看书写字而不必再为如何安置一张椅子而苦恼了。一条狭仄的过道从书桌前向左绕过床头通向房门,好在我身形瘦削尚能出入自如,若是稍显富态则大有卡住腰身的危险。大概是因为时有漏雨或年深日久而泛黄的天花板上,挂着几个因蒙了灰尘而发白的摇摇欲坠的蜘蛛网。木板拼合成的墙壁上有早年用糨糊贴过各色纸张而留下的纸张残余,这残余又因湿气腐蚀和蠹虫蛀蚀而留下黑色的斑点。这逼仄局促的房间为我构筑了一层介壳类动物特有的坚硬而安全的外壳。对此,我是满意的。因为惟其逼仄,我才能对房间的布局有充分的把握,才能在自我观察和省思时不必为多余的空间及摆设分散思维,才能使得自我时刻处于安全氛围中而不必担心怪力乱神之类的事物擅自阑入。

  我迫切地需要做点什么来消磨这荒诞不成眠的夜。
  日期:2018-04-23 08:25:41
  长期以来,我把生命想象成一场竭力奔逃的过程。从呱呱坠地时起,在我的身后就有一颗无形的呼啸着追逐的子丨弹丨,驱使着我在生命道路上奋力逃奔,在任何时地都不能让自己的脚步停却半刻,比及年老力衰再也跑不动了,那颗子丨弹丨就会毫不留情地击爆我的脑袋。所以,我有一种强烈的时间紧迫感,总觉得有一些林林总总的必须马上付诸实施的却又极不具体的事情。我已经三十岁了,枉自让时间磨蚀掉了锐气,一事无成。现在,任何时光变化留下的蛛丝马迹,都让我感到茫然与无措。我无法忍受自己的时间过得不清不白,我宁愿去挑砖头拌水泥掏马桶修下水道,也不愿想让自己堕入空虚之中。我害怕空虚,而看书写字就是我对抗空虚的惯用方式。在无数个类似此时的夜晚,我神思专注地伏在书桌上,缀字成文。

  既然睡不着,那就写日记吧。
  日期:2018-04-23 08:26:01

  六年来,我强迫自己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当然,与其说是日记倒不如说是书信更为确切些。只是,这是一些从来都没有交付邮递也无法交付邮递的书信,因为唯一有权收阅这些书信的人早在六年前就已经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比现在还要年轻十几岁的我,以父母的血汗钱为代价在一所职业学校里学习旅游酒店管理专业。这专业的名称高端大气上档次,但其实不过是培养一批稍微有文化的酒店服务生,然后让服务生们在各大酒店中扫地铺床刷马桶换洗脏毛巾。等拿到了毕业证书,我并没有顺理成章地为祖国的酒店事业添砖加瓦,而是在向父母展现了自己的雄心壮志之后带着他们的血汗钱去了广东。
  不料到了广东后,接触到一个物欲横流的花锦世界,我只觉得前途一片迷茫,雄心壮志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以适应环境为由,也不着急找工作,白吃白喝地寄住在一个亲戚的廉价租房里。这位亲戚白天在一家摩修店里修摩托车,晚上下班后又上街开摩托车拉客,早出晚归,片刻不得闲,原本许诺我父亲说定会带我去找工作,结果舍不得请假的工钱,便让我自己去找。我起初还是每天早上准时准点地去附近的工业区里打转,无奈既无经验又无技术,吃不了苦受不得累,脸皮还薄,分明看到工厂门口的招工启事也不好意思上前去询问,后来懒怠得再去找,直接通过中介所去一家食品厂里做普工,结果糖果倒是偷吃了不少,但上班时间很长,听说工资又很低,加之受不了各种繁琐的规章制度,做了五天便卷着铺盖回到了亲戚的租房。然而,整天吃住在亲戚的租房里,亲戚难免心有芥蒂,我越发感到难以为情。作为应对措施,我每天早起去工业区里看招工启事,结果工作没看上,却看上了工业区里网吧,接着又看上一家小酒吧。酒吧里的酒醇香迷人,难以把持尺度,结果害我好几次东歪西倒地回到了亲戚的租房里。亲戚当面不说,背后却直接打电话给我父亲,告知一二,惹得父亲心急火燎。逼不得已,我胡乱找了个三证俱无的饰品加工厂做起学徒工来,一来稳定父母的情绪,二来摆脱寄住的窘境。有了工作就有了酒钱,我开启了为期两年的酗酒生涯,无所用心地漂浮在酒精的海洋里,载浮载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