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719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副局长,看起来完全不是沉稳,狡诈的人,只是有点小人,但是杨羽在他的身上却一次次吃亏。
  “对付这种人,我们不能用明的,得用荫的。”杨羽准备让李亚男私下暗查。
  李亚男去了。
  下午,杨羽陪着萧晴的家人,见到了萧晴的尸体,然后一起去了火葬场。

  这一刻,杨羽知道,萧晴再也不会回来了,心痛如绞。
  萧晴暗恋杨羽,这是杨羽自己也没有想到的。
  “姐夫?”萧雨用这个称呼去喊杨羽。
  杨羽没有拒绝。
  “你姐用生命去维护这个社会的安宁,她是英雄。”杨羽这一刻安抚她。
  萧晴的母亲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两天后,举行了追悼会和葬礼。
  看着棺材下放,杨羽无意间的一个回头,在远处的一棵树后,他看到了什么人。
  身材有些熟悉,他穿着大衣,戴着高帽,看不清脸。
  杨羽突然想起一句话,很多犯罪分子会二次出现在作案现场或葬礼上。
  杨羽马上跑过去,可是那人也是躲入树后,就消失不见了。
  李亚男暗查孙副局长背后,希望能找出把柄来。
  杨羽回到出租房。
  “杨羽,你回来了?”周纺这段时间有种犯了单相思的感觉,见到杨羽那心情一下子就大好。
  “是啊,孩子怎么样了?”杨羽看了看孩子的衣领口子,伤疤似乎还清晰可见。
  “伤口完全好了,现在在除伤疤。”周纺温柔地回答道。

  杨羽往里屋看了一眼,也没有看见她老公。两人视野彼此对了一眼。
  杨羽想起走之前的一句话,便开玩笑道:“晚上是不是跟我睡啊?”
  “你,你,你胡说什么。”周纺的脸一下子就通红了,结结巴巴的。
  那害羞的样子,让杨羽真心喜爱。
  “之前不是说好的吗?”杨羽笑道。
  “我不理你了。”周纺抱着孩子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准备把门关上,杨羽马上凑上去,偷偷地说了一句:“晚上给我留门。”
  “你,你耍流氓。”周纺急忙把门给关了,还假装有些生气。
  杨羽看地出来,应该不是真生气,但自己也不敢太开过了,要真生气了,这事非黄不可。

  至于周纺会不会留门,杨羽没有在意。他只是感觉好久没有睡这张库了,比起别墅,歆儿的小窝,杨羽更喜欢这个接地气的,让他有记忆的出租房。
  记忆才是人活着的快乐和悲伤的根本吧。
  杨羽睡地很香,中途醒来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
  他发现自己的驴玩意又是一柱擎天,这小子一到晚上就格外的不老实。
  这时,对比的吴瑾夕好像夜班去了,隔壁的房间好像住了人进来,但是还没见过,只有斜对面的周纺少丨妇丨了。
  “人家老公不在,会不会真给我留门啊?”杨羽想了想,周纺这么正经的少丨妇丨应该不会的。
  杨羽翻来覆去,那根玩意硬地都可以当铁锤子,没有蜜汁的滋润,这小子根本就不听话,真是十足的夜猫子。
  其实杨羽开始就没想过泡周纺这个人.妻,不想毁了她的婚姻,家庭,除非你要了人家,还得人家不介意自己的你们多女友才行。

  但是想起之前和她的一吻温存,杨羽还是起身,准备碰碰运气。
  “今晚她老公应该不会回来吧?”杨羽心想着,被那个络腮胡子的老公发现,周纺非被打死不可。
  杨羽伸手抓住门把,一扭,门开了。
  杨羽愣了一下,真给自己留门了?这让杨羽反而犹豫了。
  但马上杨羽下了决心,女人不泡非男人。
  杨羽一咬牙关门进去了。
  库上的周纺并没有动静,即没有翻身也没有说话,似乎睡得很香。
  杨羽只穿着内.裤,爬上了库,钻入了温暖的被窝,从背后一把搂住了周纺。
  “啊?谁啊!老公吗?”周纺问。
  “我。”杨羽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回答。

  本以为周纺会有所骂或反抗的表示,至少嘴上或手上会有吧?
  但是她没有。
  杨羽一把将她那发烫的身体搂了过来,搂得紧紧的,然后一口就吻了下去。
  周纺没有拒绝,而且还迎合着搂紧了杨羽,舌头主动的伸入他的嘴里。
  这样的迎合两人当场就是干柴烈火了起来。

  两人疯狂的搂在一起,互吃着对方的舌头。周纺的手抓狂的摸着杨羽后背的肌肤,杨羽也是激情地去脱她的衣服。
  很快两人就成了泥鳅,光滑地两条泥鳅粘在一起。
  周纺喘着气,胸口起伏,忘我地享受雄性动物的魅力。
  杨羽的一只手摸着她的屁股,一只手摸她的乃子。
  那乃子揉极了,手感压进去深深的,弹性极好,一把抓在手上大小正好。
  “嗯嗯。”周纺的嘴离开了,呻吟起来。
  杨羽往她身上一趴,周纺当即把腿张开了。
  杨羽顺势一顶就滑了进去。
  “啊!”周纺这个人.妻舒服地死死地抓住他的脖子。
  周纺拉过被单,盖上了杨羽的身上,两个人就偷偷地窝在了被窝里C`ao 。

  哎!
  周纺的老公现在正在外面开车,家里的老婆被隔壁的杨羽偷偷地窝在被窝里,被偷偷C`ao 。
  这种C`ao 人.妻的感觉,杨羽觉得剌激极了。
  周纺又何尝不是?
  周纺的*生活是极少的,对老公也没有什么爱,只是嫁鸡随鸡罢了。她对杨羽那是喜欢那是爱,和心爱的男人做,她感觉前所未有的快乐。
  杨羽的那根黑黑的驴玩意进入自己的体内,她一点都不觉得脏,反而是喜欢,这是自己人生的第二个男人,也是她喜欢被进入自己的禁区的男人。

  “啊,啊,啊。”
  周纺随着杨羽的运动发出有节奏的呻吟声。
  那呻吟和她人一样的温柔和细水长流。
  周纺的老公要是知道家里的这个三从四德的贤妻良母这一刻正被别的男人C`ao 地死去活来,接近高.巢的样子,肯定会刷新他对三从四德女人的三观了。
  在杨羽那巨大的驴玩意一次次的进攻周纺的深处底部,很快她就交代了。
  “你完了?”杨羽问。

  “嗯。我满足了。”周纺满足地很难为情地回答。
  “可我还没弄出来呢。”杨羽说道。
  “不要管我,你尽管强行按住我发谢,到你满足了,够了为主。”周纺很会为男人考虑,真是一个好女人。
  “这,这不好吧?”杨羽有些怜香惜玉,像周纺这样柔弱的女子他实在有些疼爱。
  “没事,我想你也要舒服,这事我的责任和义务。”周纺解释道。
  我靠,好一个责任和义务,这样的女人给我来一打我都不嫌多!
  男人就是喜欢这样的,真是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杨羽不客气了。
  杨羽挪了挪身子,将周纺这个少丨妇丨用身体压好,等下有她受的,然后整个身体压住,脑袋也按住,像她这么娇小玲珑的,几乎没有什么力气。
  紧接着,杨羽开始疯狂的进攻。
  已经高.巢中的周纺瞬间就被肆虐地不成样子了,哇哇直叫。

  日期:2018-05-15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