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1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家融创公司,虽然是魏丹青挑头成立起来的,但是真正操盘的却是连城,公司下几乎都是她一人在打理和经营,这就好像是她用两年多的时间培养起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倾注了她太多的心血和心力。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么?”连城又低声呢喃着嘀咕了一句。
  另外一头,医院里九早的时候就被从手术室里给推了出来,他的肩膀和后背一共被打进去二十多枚钢珠,被医生一颗接着一颗的给挑了出来。
  这种钢珠打进人身体里虽然不至于要命,但比较遭罪,手术的时候也比较耗时间,前前后后得五六个时才能完事,所以九被推出来的时候人就虚脱的跟没了半条命似的。

  着躺在病床麻药劲还没过去的九,安邦的火气就蹭蹭的往出冒了,这段时间他一直都不太顺,一个是前段时间黄连青的突然离去,让他的心头仿佛被隔了一块肉一样,再一个就是最近跟向明华的冲突,本来以为胜券在握了,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给他到手的雪花银给抢了。
  所以,这段时间脾气不太稳定的安邦就挺憋的慌,继续要一个发泄口来给自己无处宣泄的怒气一个疏通的渠道。
  很不巧的是,那个专业坑大哥的丁皓撞了来。
  一天过去之后,夜晚降临,大圈的两台车让钟冷领着就来到了旺角的一家夜总会。
  钟冷下车后先进入夜总会里去打听了一圈,打听完之后就回来跟安邦道:“邦哥,**武在这呢,就在一个包房里跟人应酬呢”
  “走,下去”安邦推开车门,李奎就拦了他一把:“哥,这事还需要你亲自找他么?我们过去就行了吧”

  “我他妈也挺长时间没亮亮刀枪了,是时候该拿出来磨一下了······”
  安邦,王莽和丁建国还有徐锐,李奎几人溜溜达达的就跟着钟冷进了夜总会,几个人穿过大厅走向三楼。“邦哥,**武就在里面那个包房里”
  “推门,进去吧”安邦点头道。
  “砰”钟冷推开房间门,里面六七个男的还有几个女的正坐在沙发喝酒聊天,钟冷进来的时候开始谁也没有在意,当他“啪”的一下把灯打开,昏暗的房间里亮了以后,沙发的人才全都抬头望了过来。
  “兄弟你找谁啊?”**武抬头一,见不是自己场子里的人就问了一句。
  钟冷没搭理他,转身把后面的安邦和王莽他们给让了出来,安邦手插在口袋里站在包房当中,眼睛扫了对面一圈后,皱眉问道:“麻烦问一下,谁是**武啊?”
  **武一这个阵仗就知道过来的人肯定不是敬酒来的,倒像是找事的,他就翘起了二郎腿淡淡的问道:“我就是,朋友你什么意思啊?”

  “你好,武哥”安邦笑了笑,冲着他点头道:“是这么回事,昨天你手下一个叫丁皓的跟我们产生了点摩擦,可能是不太心吧,他的枪走火了崩了我的一个弟弟,呵呵,武哥,江湖擦擦砰砰的很正常,对吧?这样,你把这个丁皓叫过来我跟他聊聊,他是真不心呢还是故意的?”
  安邦现在这态度还是可以的,算是本着先礼后兵的意思来的,他虽然是过来亮枪的但也不可能一来就跟人刀枪炮耍起来,那是流氓子的做法,至少也得在言语跟对方摆明车马才行。
  “唰”**武原本挺平淡的表情就僵了一下,顿时明白来的是谁了:“大圈的人?”
  “安邦”
  屋里,除了**武另外几人也都挺诧异的把目光落在了这群人的身,显然都是听过大圈这个名头的。
  **武的眼神略过安邦向他的身后,寻思了下后道:“是这样的,安邦,昨晚的事我知道,本来我今天打算让丁皓跟我过去一趟医院的带钱事,但今天早我要去的时候,丁皓的人我就找不到了,所以也就没去”
  **武的确实是实情也真是这个意思,但无奈的是,靠谱的大哥碰见了一个放鸽子的弟,他属于是被丁皓给泡了。
  “那武哥,就是承认丁皓是你的人了吧?”
  “对,这事我没否认”
  李奎在后面突然露出来,棱着脸道:“丁皓是压根就没想去吧?昨晚我就找他了,家里没人,他一个姘头那里也没在,这位武哥那你可怎么办呢?”

  **武顿了顿没有吭声,他旁边坐着的一个中年忽然开口道:“都什么年代了,还玩株连九族啊?丁皓找不到了,我们还能再给你生一个丁皓出来么?朋友,你来找我们算怎么回事,谁开枪打的人,你找谁去啊?”
  “哎,成都,不是这么回事·····”旁边的人话,**武连忙拦了一下。
  有的时候人聊天,是很容易干出聊着聊着就聊急眼了这种事的,这样的情况需要一个因素的构成,就是有个人得能装bi,不知深浅,因为这种人他在话的时候就不会掌握任何的分寸从而导致,聊出的话里会冒出火星子来。
  **武的这个朋友叫高成都,典型的港人性格,觉得除了香港以外哪里都是乡下谁都瞧不起,他从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混一直混到四十来岁,他偏偏还不是什么社会大哥,但却认识很多道的人物,算是交友广泛吧,年轻的时候可能也参与过几场斗殴流血事件并且还都全身而退了,到了老的时候就参加各种饭局,酒场,也结交了不少人物。
  s5
  总的来讲,这种人在东北叫老混子,在京城叫老油子,不是社会江湖人,但却也是道的边缘人物。
  高成都也听过大圈的名号但一直都挺嗤之以鼻的,觉得一帮泥腿子能混起来纯粹是靠狗屎运走出来的,打心眼里是瞧不起他们的,所以这时候话就有点夹枪带棒的了。
  **武是比较稳重的一个人,一听高成都话里有刺怕事情闹大了,就赶紧拦了一把,但高成都却很不明白事的继续道:“本来也没多大点事,就别没完没了的了,香港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枪崩了他们都哪理去啊?要我就这样吧,让林武给你们拿点钱事就过去了,行么?呵呵,不然还能怎么样啊,你再打林武两枪呗?”

  安邦手插在口袋里没有吱声,斜了着眼睛着高成都,李奎和丁建国就从后面都走了过来。
  **武觉得好像大圈这伙人果真跟传言那样一言不合就要掏刀,连忙打着圆场道:“成都你少两句,这事我来解决就行了,丁皓那边我会找他让他出来的”
  李奎低头着沙发的高成都,点了根烟后问道:“这位大哥,我想问问你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啊?枪崩的是我们大圈的人,我们找的也是下手的人,您话是站在什么角度的啊?”
  高成都依旧淡定的翘着二郎腿,装逼范儿实足的手点着桌面道:“我没什么角度,我是林武的朋友,今天正好在这里你们来找他那我就几句呗?我在香港也混了挺多年了,见过不少社团里的人互相谈事的场面,也就是那样吧大家聊聊各让一步就可以了,真还能天天都喊打喊杀啊,我比你们年长一些见过的场面也挺多的,听我一句话哈,杀人不过头点地,逼谁逼的太急了都不太好”
  安邦听到这里就有点直皱眉了,这个老BI癞子明显太能装逼了,两方的正主都没怎么谈呢,他罗里吧嗦的整出一套词来,他好像都把自己给当成是警务处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