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7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张安衾被秋语儿忽悠着要敞开心扉的时候,对面的房间里,张君怡正一手扶着墙壁,青丝散乱,面色潮红,衬衫下的前胸因为急促的喘息而剧烈起伏着。
  萧晋则叼着烟靠在病床的床头,饶有兴趣的与她愤怒中带着审慎的目光对视。
  他们两人当然没有做什么男女之事,而是打了一架。
  确切的说,是张君怡一关门就对他发动了迅猛的攻击,而他则一一躲开了。如果期间偶尔有意无意的揩油不算的话,那他连手都没还。
  “你的功夫不错,我现在有点相信你是真的单枪匹马从陈汉飞的会所杀出来了。”休息过来的张君怡摘下皮筋,一边重新梳拢自己的长发,一边开口说道。
  萧晋吐了个烟圈,问:“你和张安衾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侄女。”
  “哦!原来是姑姑啊,失敬失敬!重新认识一下,我叫杨过。”
  张君怡没理会他无聊的调戏,冷冷道:“刚刚我的行为很不专业也很不道德,裴先生随时都可以投诉我。”
  “没关系,如果我的侄女被人利用了,我会做的比张小姐更加过分,能够理解。”
  “哦?这么说,裴先生承认今晚的事情是早有预谋的喽!”
  “预谋?”萧晋冷笑,“这话说出来,恐怕张小姐自己都不相信吧?!陈汉飞是我们公司的合作方老板,我们与他也前日无缘近日无仇,跟那个什么菊田雄斗更是从来都没见过,为什么要预谋?动机是什么?”
  重新扎好头发,张君怡捡起地上的外套拍打几下,口气随意道:“很简单,陈汉飞在夷州号称‘女星集邮家’,会对秋小姐意图不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裴先生身为保镖,只要胆子够大,动机不就有了?
  亦或者,你们根本就不是什么普通的明星和保镖,而是内地的间谍特工,怀揣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要刺杀菊田雄斗,陈汉飞就是一个自己送上门的可怜虫罢了。”
  闻言,萧晋心中一凛,对于这个张君怡的评价立刻就提高了一个量级。

  随随便便两个猜测便达到了真实情况的百分之七八十,如果她不是早就知道些什么的话,这种直觉和判断力简直骇人听闻。
  “张小姐的想象力很丰富,想必平日里一定很喜欢看电影和戏剧吧?!”
  张君怡嘴角勾起,穿上外套说:“你猜错了,我喜欢看小说,尤其是悬疑和间谍类的作品。”
  这就是在暗示老子她更倾向于第二个猜测了?
  萧晋顿时一阵头疼,果然能当上特工的人就没几个简单的。
  “所以呢?张小姐是打算把我们当作内地间谍来调查了吗?”

  “或许,也或许不会,你猜!”
  摇摇头,萧晋起身把烟蒂丢在地上踩灭,伸着懒腰道:“抱歉!我这个人特别不耐烦跟人打机锋,张小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身为保镖,不能让雇主离开我的视线太久,所以,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张君怡的笑容中多了一丝得意和轻蔑:“怎么?是我不够美丽,无法让裴先生愉快的与我单独相处么?”
  “那倒不是,只不过我更喜欢欣赏美女脱衣而不是穿衣。”萧晋淡淡一笑,抬腿走向房门,到了门口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转过来,伸出手说:“对了,刚刚在地上捡了个东西,是张小姐丢的吗?”

  说着,他摊开手,露出了掌心上的几块黑色碎片和电路板。
  张君怡瞳孔急缩,强忍住摸向后腰的冲动,摇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这样啊!可能是医院的保洁没有打扫干净吧!”萧晋随手将那些碎片丢到地上,拍拍手,微笑道:“那先这样,张小姐,再见!”
  房门打开又关上,张君怡迅速探手入怀,抓住窃听器的话筒向外一拽,果然,数据线连接信号接收器的地方已经断掉了。断口露出的金属丝呈爆炸状四散展开,明显是被人用暴力弄断的,可她却对此一无所知。
  想起之前自己发动攻击时被吃的那几下豆腐,张君怡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既然对方能悄无声息的拿走自己贴身藏在后腰处的接收器,那必然也能悄无声息的干掉自己。
  那个裴易安的身手之恐怖,不可估量。
  萧晋回到秋语儿的房间,见张安衾眼睛又红又肿,不由奇怪道:“这咋还哭上了呢?语儿替我报仇啦?
  语儿,这可就是你的不对喽,虽然张小姐说要打爆我的眼珠子非常不礼貌,但人家不是还没打呢嘛!你怎么能对一件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报复呢?太不应该了,你说,现在张小姐是打还是不打?打吧,我肯定不会让她得逞;不打吧,这泪不就白流了?你……”

  “你很烦诶!”张安衾被他逗的哭笑不得,瞪眼打断道,“我小姑姑呢?”
  “哦,她正在穿衣服,应该很快就会出来了。”
  女孩儿险些惊掉下巴:“你讲什么?穿、穿、穿衣服?”
  “对啊!”萧晋一脸无辜的摊开手,“她一进屋就脱衣服,我拦都拦不住。”
  “你……臭大叔,你要是敢骗我,我要你好看!”
  张安衾急慌慌的冲出房间,秋语儿疑惑的看着萧晋:“先生,你……”

  “别瞎想,老子不是人形自走chun药。”萧晋没好气的摇摇头,又严肃地低声道:“张安衾的这个小姑很不简单,我在她手里都没讨到什么便宜,待会儿做笔录的时候你要多加注意,别掉进她的坑里。”
  秋语儿怔住:“既然她是张安衾的姑姑,那就是张乐山的女儿,难道会不知道我们做的事情对她父亲是有利的吗?”
  “她当然知道,但你别忘了,她同样也是夷州当局的情报人员,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会不会以家族为重,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所以,还是尽量要多加小心的好。”
  秋语儿蹙眉想了想,点头:“嗯,你放心,我会注意的,反正不管她怎么挖坑,咱们原计划之外的事情,我半个字都不会说,有律师在,不信他们敢对我刑讯逼供!”
  事实证明,司法相对独立的地方,律师的作用确实不小。一句“配合调查是义务,不回答问题是权利”就堵住了夷州警方许多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和陷阱,除了直播中已经讲出来的那些内容之外,秋语儿和萧晋什么都没说。
  一切必要的程序走完,天色已经已经放亮,医院门外依然聚集着大量的新闻媒体,萧晋不愿意被近距离清晰的拍摄到自己的形体特征,忽悠了一个小护士偷偷拿给他一件白大褂穿上,才从后门悄悄的绕到前面上了车。
  秋语儿在潘丽珠、罗小萌等立十的安保团队簇拥之下从正门出来,面对蜂拥挤过来的记者们,潘丽珠率先开口道:“首先,十分感谢大家的彻夜等待,我们已经在酒店为大家准备了丰盛的早餐,聊表心意。

  其次,昨晚的演唱会已经让语儿小姐疲惫不堪,这又忙碌了一整夜,还希望大家能多多体谅一下,给她一点时间休息。上午十点半,我们会在酒店举办一场记者会,请各位到时再尽情提问,谢谢!”
  日期:2018-05-15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