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来到家里之后》
第8节

作者: 郑释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说救娘,刘长青没辙了,商量着说:“嫂子,那你能少吸点吗?我……给我留个四十年寿命就好。”
  女鬼嫂子翻了翻白眼:“傻孩子,谁跟你说吸了阳气就会减寿的?减寿的那是吸你精元……嫂子吸了你的阳气,明天才能指导你如何行针,你白天多晒晒阳光,多喝点水,嫂子吸的阳气就回来了。”
  “真,真的吗?”
  刘长青将信将疑,只是为了老娘,唯有相信一回。
  拼了。
  他直挺挺又躺会床上:“嫂子,你来吧,我准备好了。”
  这模样,怎么就跟要被强上了似的。

  等女鬼嫂子飘上来,正要一屁股坐在他胸口的时候,刘长青赶紧又急急说了一句:“嫂子,没有其他姿势吗?非要用屁股……坐我胸口上?”
  在刘长青的注视下,女鬼嫂子仿佛脸红了一下似的,当然只是错觉,是面露娇羞,脸却依然惨白,用一块丝巾遮住俏脸道:“小叔子,我是你嫂子,你不准调戏我;吸你精元,那是用口,吸阳气,非要……这样不可。”
  刘长青想了半晌,终于明悟过来,居然是非用菊花不可,这一来,他的脸也腾的一下红了。
  正不知道要说什么,结果女鬼嫂子一下落下来。
  他只感觉胸口一沉,刚才那感觉再次临身,不能言不能动,凉飕飕的感觉,不过害怕倒是没那么害怕了,反而有种很古怪的悸动……女鬼嫂子本来面对着他,对望了两眼似乎有点不好意思,马上把脸转了过去。
  刘长青恍然,难怪,他被女鬼嫂子压床的时候,她都是背对着他的。

  “银针?”
  诊所里,苗光明惊讶的看着刘长青,就像在看个傻逼,“你要银针干什么?不会你武侠小说看多了,想去给你娘扎针吧?”
  他其实很不想看见刘长青,那晚上被惊吓了之后,他找了王寡妇两次,可每次都无疾而终,他那个玩意似乎不顶用了,这几天正在吃药,稍见好转,可现在一看到刘长青,那晚的事情历历在目,似乎又有点无力的感觉了。
  “你就说吧,有没有?”刘长青道。

  他总不能说是有个女鬼嫂子教他吧!
  这几天,村里有传言传开,说刘长宇头七冲煞,阴鬼索命,所以崔金花才会一病不起,关于她是克夫短命相的旧事也被重提。
  刘长青不知这是神婆奶奶传出去的,还是小章奶奶传的?
  不过,听说小章奶奶那晚跑出去摔了一跤,断了两根肋骨,以至于刘长青想找她还那五百块钱都没机会了,不给医药费算好的了。
  “没有,我这哪里有,银针这东西,只有镇上的中药器具店才有卖。”
  “真的没有?”
  “没有。”
  “你不是医生吗,还卖中药,算是中医了吧,中医没银针,那叫中医吗?”

  “中医一定要有银针吗?你个小西斯,你懂个什么,我的是中医内科,又不是针灸科。”苗光明有些气急败坏,实际中医内科也有针灸术,不过他一个赤脚医生,懂个屁啊,以前倒也试着学过,结果把人扎了个半死,他就再也不碰那玩意了。
  刘长青听了也半知不懂,但好像有点道理。
  随后,他又拿出一张纸来,上面写了几味中药,是女鬼嫂子昨晚坐在他胸口上吸完他的阳气后,又让他记下的,说是针灸的时候要用,写的是,艾条、丹参、茯苓、麝香,问苗光明:“苗医师,这些药你这里有不?”
  苗光明只看了一眼就说:“没有,没有。”
  “那你帮我算算大概要多少钱,我怕被人骗了,苗医师,你不会骗人的吧,我这个人,有时候会乱说话……”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苗光明都想用鞋底抽他了,草草一算:“差不多,一千五百块吧,加上一包银针一百块,一千六足够了。”

  啊?
  刘长青一愣,他还以为银针很贵的呢,女鬼嫂子说要十两银子一套,他却没想过女鬼嫂子死的年代跟现在不同,那时候工艺不发达,所以专用的银针比较贵,现在却是很便宜的了,再加上现代银针屁股尾巴并非银的,而是钢的,那就更便宜了。
  不过再一想,一千六,那还差一半呢!
  他心思重重的走出医馆,八百块钱对他来说也是大数目,上学的时候他都没零花钱的,想来想去,还是跑去跟神婆奶奶借。
  哪知道李氏一听说给崔金花治病,她直接梗着老皮脖子说:“没钱,阎王下贴要她命,花多少钱都白搭,她拖着还要借你的命呢,二狗子,你就别折腾了。”
  刘长青气的把老宅门前的竹箩筐一脚踢飞,怒道:“臭老太婆,我以后再也不进你这个门了。”
  老太太跺脚大骂:“你个小兔崽子,跟奶奶我发脾气,你们家还没给我今年的养老钱呢,二狗子,你个不知好歹的猢狲精,钱都要被你娘糟蹋光了……”
  刘长青快步离开,对这个奶奶彻底失望了。
  路上迎面碰到了七婶,他实在没办法,张口问:“七婶,能不能借我点钱,给我娘治病,我一定会还的……八百,只要八百块。”
  七婶马上捂着口袋:“我一个老太太,哪里有钱借你啊!二狗,你娘是被鬼索命,没办法的,多少钱都打水漂,听苗医师说,没救了,哎哟,我还得给秀娟去买菜,她这几天身体也不好,没胃口。”
  刘长青哼了一声,暗想,小气吧啦的,给你儿媳妇买菜当然没胃口,给她买个男人不知道胃口多好,一想到这位村花嫂子,他忽然有点心里火热,想着被她吃的话,应该很**吧?
  靠了,我怎么会想这种乱七八糟的。

  借了一圈钱,结果只在舅姥那里借了两百块,还差六百。
  “对了,我的学费交了没多久,上学是没指望了,不如去学校里问问,看能不能把学费退给我,退一半也可以。”
  马上,他骑上家里唯一的高档货,一辆铃铛不响别的都会响的老凤凰牌自行车,咔哒咔哒往村外骑,不想在经过一个拐弯的时候,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刘长青赶紧脚板当刹车,好不容易停下,却还一轮子擦到了那人的裤脚。
  “对不起,对不起……”

  刘长青赶紧道歉,一看,竟是王寡妇。
  王寡妇手里端着脸盆,里面有几件衣服,显然是到河边洗衣服,人有点心不在焉的,刚才也不怪刘长青,她自己闷头走路,一头撞上来。
  看到是刘长青,王寡妇倒没纠缠,拍了拍裤脚说没事,问:“二狗子,你骑个车去哪里?”
  刘长青老实回答:“去镇上。”
  他的高中学校就在镇上,离村十里路,骑车半个多小时。
  王寡妇听了眼睛一亮,变得热情起来,左右看看无人,就拉着他到一个角落:“二狗子,你去镇上,那太好了,姨托你帮我买点东西。”
  刘长青心想,买什么东西啊,还偷偷摸摸的?
  王寡妇在他耳边低语了两句,脸上一片殷红。
  刘长青一听,脑子里就轰的一声:“王姨,我这年纪,你让我买……唔唔——”

  他震惊之下就要叫出来,王寡妇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怕他声张:“小点声,我的小祖宗,想要害死我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