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来到家里之后》
第2节

作者: 郑释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七婶连忙道:“大……二狗他娘,这种话可不能乱讲,我们……”
  她说着左右张望一下,好像真怕刘长宇的鬼魂找上来一样,“我们也不是非要今天拿钱的,这不是,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嘛!”
  其他亲戚一听也纷纷说话,表示明天给钱也是一样的,但说来说去,不给钱是万万不行的。

  崔金花脸色阵青阵白,本就不好的身体更加摇摇欲坠。
  刘长青赶紧上去扶着她:“娘,你去屋里躺着吧,有什么事,等身子好一点再说。”
  崔金花眼泪花子转动,她今年其实五十岁都没到,可看着像六七十岁的老太太,这都是一辈子操劳的,加上大儿子突然没了,悲伤过度,仿佛瞬间又老了十岁,不过她是个有骨气的女人,一双含泪的老凤眼在这些亲戚脸上一一扫过:“好,不就是还钱吗,我老刘家从来不赖账,你们一个一个进来,我今天就把钱算给你们。”
  “二狗他娘,今天……今天我们就不拿钱了,明后天也行的。”毕竟是刘长宇头七,他们这会儿又不敢要了。
  “就今天,过了今天,可就没钱了。”崔金花一脸倔强的说。

  “三姐,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真跟你要那一千块钱了,借了快三个月,现在大狗没了,利息就算了,大狗要是知道,也不会说什么的吧!”说话的是刘长青的二舅,崔大志。
  一人开头,后面的人自然不会落后。
  就这样,这家五百,那家七百,另一家一千……
  等到最后一个人拿钱离开,用红色塑料袋包着的两万多块钱,一下子变成了六百六十五块。
  这是家里剩下唯一的钱了。
  崔金花一看,悲从中来,抱着刘长青大哭起来:“我可怜的儿啊……,老刘,我对不住你啊,死了也没脸去见你……”
  刘长青见此,也哽咽着落泪:“娘!”
  母子俩在房里抱头痛哭,也不知过去多久,崔金花突然哭声一止,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脸如金纸。
  刘长青顿时要吓死了,手忙脚乱的把老娘扶到床里躺下,擦血,抚胸。
  然后拔腿往外跑。
  牛家村有个医馆,医馆里有个姓苗的郎中,是村里唯一的医生了,大家有什么毛病都是去找他看,但实际上就是一名赤脚医生,真有大本事的谁会窝在这种穷山沟里。
  刘长青去找的就是苗郎中。

  用百米短跑的速度冲进医馆,开口就喊:“苗医师,苗医师,快去救救我娘!”
  村里人叫医生都是叫医师的。
  此刻,苗光明的一只手正探在一娘们的衣服里,在捏着什么,表情猥琐。
  那娘们刘长青认识,正是村东头不用嘴也能吃黄瓜的王寡妇,前凸后翘,风韵犹存,这时露出肚皮,白花花的,看到刘长青冲进来,马上把苗光明的手拿掉。
  王寡妇脸色微红:“哎,这不是二狗吗?你娘怎么了?”
  刘长青没空理她,上前拉着苗光明就跑:“苗医师,快到我家去瞧瞧,我娘她吐血了。”
  苗光明脸一变,一甩手,却不乐意了:“二狗啊,今天你家老大头七,我不好进门,要不,你把你娘背过来。”

  村里神婆说,头七外姓人进门,晦气。
  “可是我娘躺着起不来啊!”刘长青着急的不行。
  “起不来我也不去,你这不是想我死吗?”苗光明坚决摇头。
  “苗医师,我求求你了,救救我娘……”
  “说不行就不行,我也求求你了,你别求我了。”
  这时王寡妇说了一句:“苗医师,人家金花嫂子不容易,男人早死,现在白发人送黑发人,又吐了血,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这样吧,二狗子,你把你娘扶到你家门口,苗医师,在外面瞧病,应该不晦气吧?”
  “离门口十米远。”苗光明补了一句。
  刘长青连连点头,跑回家搬了张凳子出来,再小心翼翼扶出老娘,村里不少人都远远看着,却不帮忙,因为怕沾上晦气。
  过了会,苗光明才过来,翻眼皮看舌苔把脉象,最后却叹了口气:“哎,你娘病的太重,病入膏肓,恐怕……”
  刘长青听了一屁股坐倒在地,然后叫道:“苗医师,你一定要救救我娘啊!”
  苗光明道:“我开点药,你一会到我那儿来拿,希望有用……带上钱啊!”

  等再次跑到医馆,药已经准备好,两瓶中成药,一包自己配的,苗光明开价,一千一。
  刘长青立马傻了,家里只剩六百六十五,不够啊!
  “苗医师,我们家没钱了,就剩下这么多,你看这串链子能当钱花吗?”刘长青拿出一串手链,木制的,像菩提子,但个头很小,看起来老旧不堪。
  这是随着刘长宇的骨灰一起送回来的,应该是他戴过的遗物。
  苗光明摇头:“这链子外面地摊上两块钱一串……,算了算了,留下五百块,这药你拿去吧,算是我捐款了。”
  刘长青随手把手链戴到手里,千恩万谢。
  他却不知道苗医师暗暗心想:这样还能赚两百。
  白天很快过去。
  因为是头七,刘长青早早将准备好的祭食放在堂桌上供着,点上蜡烛燃香,大门敞开,然后早早上床。
  入夜,他做了个梦。
  梦里半睡半醒,他看到有个人进了自己房间,走到自己的床头。
  “难道真是大哥的魂回来了?”
  要说不怕是假的,这种事落在谁身上都尾巴骨打冷战。
  在梦里就是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非常清楚,可他想看清来人的脸,却一点都看不清,只看到一身白衣,有着很长的头发,不像他哥,倒像个女人。
  再过一会,那人忽然一矮,刘长青马上感觉胸口憋闷,像被什么重物压住。
  居然是那人一屁股坐到了自己的胸口上。
  “难道是,鬼压床?”
  刘长青冷汗直冒,想起一些鬼怪传言,心里更加害怕的不行,可此刻四肢怎么都动不了,喊也喊不出来。

  正在这时,他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就在耳边:“小叔子,小叔子……”
  刘长青差点就要吓尿了。
  这声音就在耳边,他非常确定就是这个一屁股坐在自己胸口上的女人在叫自己小叔子。
  可是,刘长宇根本没老婆,连女朋友都没有,哪里冒出来个嫂子?
  他强迫自己大着胆子去看女人的样子,可入眼处只是一个背影,长长的头发披到屁股……
  “呃,不对,难道这就是她的正面?”
  “没有脸的长发女鬼?”

  “我的妈呀!”
  一瞬间,刘长青觉得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恐慌到了极点。
  “小叔子,小叔子……”
  声音再次传来,缥缈中带着阴测测,听的人寒毛倒竖。

  刘长青心里一个劲喊:“不要搞我,不要搞我……”
  可惜,出不了声。
  过了一会,梦中女鬼不再喊小叔子了,而是以一种独特的语调,仿佛唱民间小调似的说:“炙甘草,三钱,丹参,一钱,芭蕉心,一个,猪心,半片……”
  阴测测又独特的语调重复了连续三遍。
  可是刘长青早就吓得神经快要错乱,哪里记得住她到底在说什么,这时窗外忽然响起一声猫叫,刘长青猛然从梦境中醒来,啪一声点亮十五瓦的电灯,一摸身上,全是冷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