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来到家里之后》
第1节

作者: 郑释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坏人——”
  一个女人的叫声把刘长青惊醒。
  他抬头看了看眼前新鲜的墓碑,还有新鲜的拜祭酒肉,才发觉自己刚刚竟然在大哥的坟前睡着了。
  今天,是大哥的头七。
  石碑上鲜红的名字,说明大哥刘长宇将永远埋于地下,与他天人永隔。
  刘长宇今年才二十二岁,比他大四岁,如此青春,英年早逝。
  得知噩耗的家人如何承受得起?

  早年丧夫的母亲一病不起,现在还躺在床上,连刘长宇的头七都来不了。
  而刚才一帮子来祭拜的亲戚早已返回,留下刘长青这个亲弟弟多陪大哥一会,不想因悲伤过度,竟然昏睡了过去。
  “嗯,死鬼,讨厌——”
  又是一声,带着一种奇妙的旋律和鼻音,让人听得心跳没来由加速。
  刘长青相信自己并非幻听,真有一个女人,只是他左右四顾,这牛头山上除了杂草古树,一座座不成次序的老坟,哪有什么女人?
  难道是……女鬼?

  刘长青生活的小山村,交通闭塞,穷山恶水,出产的土特产很少,少有经济贸易往来,偶尔有走脚小贩路过,那都是稀奇了,倒是灵异鬼故事却一箩筐都装不下,村里还有神婆巫祭,凡是上了年纪的老太太,没有一个不念经礼佛的。
  于是乎,鬼怪的传言,在村里盛行。
  看着一个一个的坟墓,想到鬼这个字眼,刘长青的心提了起来,尾巴骨里窜起一阵寒意。
  “嗯嗯嗯——”
  又是一串声音,压抑的,带着……娇媚的。
  刘长青好歹是高中生,心想:大白天见鬼,不太能吧,这声音咋还跟村东头王寡妇吃黄瓜时唱的歌那么像……
  村里头几个小西斯(捣蛋小孩子的意思),经常到王寡妇家偷看她洗澡,刘长青以前也去看过几回。
  那王寡妇三十出头,身材顶好,皮肤很白,屁股很圆,天热的时候喜欢在自家院子的大枣树下冲凉,几个小西斯都知道,王寡妇有个绝活,不用嘴也能吃黄瓜,还会哼好听的歌。
  现在这荒山坟地里的声音,不就是王寡妇的歌声吗?
  难道王寡妇到坟地里来吃黄瓜了?
  刘长青大着胆子,越过几个坟地,朝声音处慢慢探了过去,结果在一座老坟背后,真的看到一个白花花的身体,圆圆的腚,这回不是吃黄瓜,而是吃男人,哦不是,是坐在一个男人身上。
  小西斯们私下里讨论过,这个是在造小人。
  只看了两眼,刘长青就感觉自己热血冲脑,有点受不了,眼睛却越睁越大,恨不得凑到人家身上去看个究竟,看他们小人是怎么造出来的。
  但刘长青往前刚走几步,一不小心踢翻了某个坟前的海碗,“啪朗朗”一声响。
  “谁?”
  坐男人身上的女人转过头来,正好跟刘长青对上眼,一下子脸色发白,眼神惊慌。

  刘长青这回看清楚了,女人并不是王寡妇,而是村里三族老的孙媳妇,吴秀娟。
  按辈分,三族老,刘长青还得叫他三伯祖。
  这吴秀娟就是他的嫂子,不过比较远。
  吴秀娟一惊,刘长青撒腿就跑。
  跑得气喘嘘嘘,一直下了山坡才停下,心里忍不住想:秀娟嫂子怎么在坟地里造小人,她男人刘关根不是去城里打工了吗?回来了?
  一想起这个,他又想起了哥哥刘长宇。
  刘长宇也是在城里打工,家里爹爹死得早,刘长宇初中没毕业就跟人去城里打工了,刘长青后来能读书全靠哥哥寄回家的生活费,刘长宇说上大学才有出路,他要供弟弟上大学,刘家以后能出个大学生,光宗耀祖。
  这让刘长青非常感动,功课也非常用心。
  哪知道,前几天城里一起打工的舅姥来电话,大哥出事了,等拿回来时,好好一个大活人,已经变成了一个瓷罐子。
  想到这个,刘长青又掉下几滴眼泪,刚才看到秀娟嫂子造小人的画面也就淡了。
  下了牛头山,进了牛家村,好几个村民跟他打招呼——

  “二狗子,大狗子走了,你要好好用功啊!”
  “二狗啊,考个大学出来,让你哥哥在地下也能闭眼。”
  “想开点啊……”
  二狗子是刘长青的小名,因为他排行老二,他大哥刘长宇,小名则是叫大狗子。山村农民就是这样,怕小孩子养不活,小名取的越贱越好。
  等到了自家门口,看到一堆亲戚围着,见他回来就七嘴八舌——

  “二狗,你娘卧病在床,老大又走了,我们商量了下,你也甭读书了,先照顾好你娘,然后去城里打工吧!”
  “二狗子啊,你婶子病了,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上次借你家的五百块钱,能不能先给我应应急?”
  “二狗子,跟你娘去说说,二舅家买小猪仔,还差六百块,上次你娘借了六百二,我只要六百,二十就算了。”
  刘长青明白了,这些都是来要钱的。
  刘长宇死的冤枉。
  听舅姥说,不属于工伤,而是他们打工的建筑工地挖出来个古墓,古墓大得很,许多人说墓里面有宝贝,得个一件就能成百万富翁。
  刘长宇和舅姥趁夜摸进古墓里去,结果里面早就有不少人,后来还真挖出一个放金银的盒子,大家一哄而上争抢,导致古墓倒塌,一块大方石砸到了刘长宇脑袋,等挖出来时早就没气了。
  建筑工地的工人有保险,但很少,并且是偷挖古墓死的,不算工伤,最后保险公司联合建筑公司,一起给了刘长宇四万块钱的死亡金,事情就算了了。
  这些本家的亲戚,知道刘家还有这么一笔钱,都是来要钱的。
  手快有,手慢无。
  往常有刘长宇每月寄回家打工钱,他们不着急催,现在刘长宇没了,家里没了大笔收入,刘长青读书更要费钱,他们怕以后拿不到钱,就赶紧过来催。
  可这一路下来,叫急救车的钱、火化的钱,买骨灰箱的钱,殡葬的钱,摆豆腐宴的钱……,四万块早已经去了一半。

  刘长青看到人群中,三伯祖的儿媳妇,也就是秀娟嫂子的婆婆也在,催自己要三百块债务,理由是她媳妇儿卧病在床,要吃点营养。
  刘长青心说,你媳妇不是跟你儿子在坟地里造小人吗?那歌唱得多起劲,哪里是卧病在床?
  他开口道:“七婶,关根哥不是回来了吗,难道没给秀娟嫂子买点营养品?”
  七婶眼一瞪:“谁说的?你关根哥在城里打工,现在正是忙的时候,哪有时间回来,二狗啊,你要是不读书了,我跟他说说,你也去他那边工地做活,每天能有八十块呢!”
  刘长青心里一咯噔,关根哥没回来,那秀娟嫂子跟谁造小人呢?
  难道是坟墓里的死鬼?

  刘长青心头惊诧猜测,嘴里却什么都没说。
  这时,他娘崔金花颤颤巍巍的从土房子里走出来,一头白发苍苍,脸色非常憔悴,伛偻着身子喝道:“今儿个是我家大狗头七,你们就来催他的赔命钱,不怕他晚上去找你们吗?”
  她虽然身受刺激,卧病在床,可门口的声音还是听的清楚,所以忍不住爬下床冲出来。
  牛家村人迷信,老太太一言出,人人变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