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52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这么晚,你怎么回去?”皮六问道。
  “我留了一组人护送我,我们待会开车回去。”皮一鸣道。
  皮一鸣走后,皮六要求见黑蜘蛛,到了楼上才发现,黑蜘蛛的房间已经换了。新的房间没有对外的窗户,只有对内的窗户。屋里有几个女仆,一看就知道练过的,非常敏捷。门口有几个安保,是从保护宁十三的人中调过来的。
  黑蜘蛛坐在里间的梳妆台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尽管当时天已经晚了,但是皮六还是坚持与她聊一会儿。保安应该是得到了宁十三的内部指示,皮六是可以见黑蜘蛛的,所以没怎么难为他。
  见到皮六来了,黑蜘蛛立即走了过来。皮六知道她要问鸭屎的事情,所以赶紧示意她不要说话。皮六与她一起走进了里间,然后关好了门。
  “发生了这么多事,我已经晕了。”黑蜘蛛道,“鸭屎在哪儿?师父想做什么?”
  “你老实地告诉我,如果鸭屎现在带你走,你愿不愿意跟他走?”皮六问道,“跟我说实话。”
  “我当然愿意,不过师父的养育之恩我没有报。如果能再为师父做一件事,我就可以从容离开了。可是,如今,唉,你也知道,师父名义上是保护我,其实是把我软禁了。”黑蜘蛛无奈地说,“我就是想为他做一件事也做不了,就是想跟鸭屎走,也跟不了啊。”

  “其实,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我就能完成你两个愿望。”皮六笑着说。
  “你知道我脾气急还卖关子,快说啊。”黑珍珠着急地像个兔子一样,在皮六身边蹦来蹦去。
  “嫁给我。”皮六严肃地说。
  黑蜘蛛停止了跳动,从小兔子立即变成了冷酷的苍鹰,她站稳脚跟,抬起手,啪的给了皮六一个巨大的耳光。

  “你怎么这样?”黑蜘蛛道。
  皮六无奈地说:“你听我讲完啊。我的意思是,咱们演一场戏。一旦你嫁给了我,我就有无数理由,让你脱离这里。”
  “哼,嫁给你,师父就会放了我们?”黑蜘蛛不解地问道。
  “宁爷想做县长,我爹可以推荐。如果师父是我爹的亲戚,基本上就能成。你明白吗?让宁爷成为县长,你报答了他的养育之恩。然后,你脱离这里,与鸭屎团聚。”皮六道。

  “那鸭屎会怎么想?”黑蜘蛛但心地问道,“这样完全说不清楚啊。”
  “所以,当务之急是,我得找到鸭屎,听听他的意见。”皮六道,“如果他同意,我们就这样做。”
  “嗨,你赶紧想办法去找他吧。先找到他再说。嫁人又不是儿戏,不可能这么草率。你再想想其他的法子吧。这个以后再说。”黑蜘蛛道。
  “小宋江死了,他的人也没有了,他在乎的人又不在自己身边。唉,你说他这会子内心得多苦啊。”
  “可不是,估计睡不好觉。”黑蜘蛛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皮六见她心情抑郁,于是赶紧辞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整个怀义堂发生的事情,鸭屎心里门清,他并没有在湖西南的小屋里,而是在湖西一个隐秘的庄院里,与李一刀、通天鼠保持密切的沟通。鸭屎从小宋江寄在通天鼠那里的80人中,挑选了50个非常愿意跟他出生入死的人,隐藏在湖西。
  第一个知道小宋江已经死了的人是鸭屎,而不是其他人。小宋江身边摇船的兄弟,被小宋江安排到了湖西,根据莲花岛老人的关系,找到了鸭屎他们,把小宋江的策略讲给了鸭屎。鸭屎觉得小宋江的计策非常危险,但是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他并不清楚小宋江去北平干什么。黄胡子的事情,还没有真正告诉鸭屎。鸭屎只是猜测,小宋江发现了什么,不方便说。
  小宋江的事情,让李一刀非常兴奋,发兵骚扰宁十三的就是李一刀。李一刀认为,只要自己出一部分兵,通天鼠、鸭屎都会出兵一起。然而,李一刀还是失算了,白白损失了几百人。不过,他的做法,唯一的作用是,让鸭屎再也没有机会与宁十三和解了。
  事后,通天鼠在林场设局,鸭屎、李一刀都过来了。李一刀大怒地质问鸭屎道:“你的得力兄弟被杀,你竟然无动于衷,你如何立于江湖?”
  通天鼠见李一刀刚到就来硬的,生怕他坏事,于是安慰道:“李大当家的,四爷不出来也是正常的。皮家给怀义堂送了一批军人。咱们玩不过军人的。”
  “你还好意思说,明明咱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你们竟然做了缩头乌龟。”李一刀气呼呼地说。
  “大当家的,你不过是根据你自己的判断这样想的罢了,我们什么时候说要打宁爷了?”通天鼠笑着说,“我在靠近湖西的地方的确集结了一些人,不过是演练演练,大当家的当真了。”
  “哼。以后我不会与你们有任何合作。”李一刀道,“扳倒宁十三,咱们各人干各人的。”李一刀道。
  这次李一刀的确是中了通天鼠的计策了。通天鼠得知小宋江的事后,预感怀义堂会有内乱,所以不断在沛县与微山边境调兵,换人。李一刀以为,通天鼠要有大行动,所以自己先打了前战,生怕一旦打赢,自己失去了分赃的机会。更何况,他打的是鸭屎的旗号,掩盖了自己的企图。
  鸭屎听着他们的争吵,没有丝毫的愤怒,同时也没有丝毫的悲痛。他坐在桌子旁就开吃,吃得非常香。
  “四爷,你为何不说句话?”通天鼠问道,“小宋江死了,你为何不做点什么?”
  “哦,你们聊了半天这个?我光吃东西了,也没在意。”鸭屎擦了下嘴唇道,“李大当家的,以我的名义对抗宁爷,宁爷一看就是你。我是他弟子,绝对不会公开与他干的。这是欺师灭祖,我还有点良心。现在,宁爷会把精力用在防着你。李大当家的自己小心就好。”

  “四爷,未必吧。你就不怕宁十三跑过来抓了你剥皮?”李一刀冷笑着说。
  “二姐回了怀义堂后,师父不可能放她出来。皮六是我的兄弟,师父不会放他出来。李一强与我有交情,师父不会放他到湖西。能管湖西的只有两个人,野狐田与鸡头米。鸡头米目前辅佐师父处理杂务,抽不开身。来湖西的只有野狐田。”鸭屎笑着说。
  “我现在就出些兄弟,把湖西拿下来。”李一刀笑着说,“天赐良机。”
  “哼,湖西距离我最近,大当家的人恐怕来不及吧。”通天鼠冷笑着说。
  “你们都别争了,湖西早已是我的了。”鸭屎道。
  “啊?”李一刀与通天鼠全都大惊。
  “四爷,我没听到动静啊?”通天鼠大惊道。
  “我回头会告诉你们这出戏是怎么唱的。等我活捉了野狐田,呵呵呵,再跟你们细讲。”鸭屎说完,抓起一块肉啃了起来。

  通天鼠问李一刀道:“你听明白了吗?”
  “没有,”李一刀摇了摇头问道,“你听明白了吗?”
  通天鼠摇了摇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