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71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红的眼睛比通了电的灯泡还亮:“哇,好浪漫啊!小静,我们还是不是姐妹了,这么好的礼物,居然藏得严严实实,看都不让我看一眼!”撅起小嘴来,那叫一个委屈!
  陈静让她闹得一个头两个大,无奈的说:“当我怕了你了……标本我没带,还在宿舍里呢,等回到宿舍我再给你看好不好?”
  苏红斩钉截铁:“不好!我知道你肯定把它放在背包里了,我看见了的,我现在就要看!”
  曹小强看不过去了:“你就别为难人家啦。这份礼物小剑可是花了近一个月才做好的,每一朵花每一片叶子都费了很多工夫来处理,老费劲了,你一通乱翻弄坏了可怎么办?”
  苏红又瞪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曹小强说:“我都帮忙了,能不清楚吗?”
  苏红问:“到底是用什么花做的标本呀?雪莲花?黄杜鹃?藏红花?牡丹花?”
  萧剑扬说:“格桑花。”
  苏红声音提高了八调:“什么?格桑花?”
  陈静用力踩了她一脚:“你小点声会死啊?”
  苏红咧了咧嘴,表示被踩痛了,却八卦之心不改,似笑非笑的看着萧剑扬,说:“兵哥哥,你还真够干脆的,一见面就送这种花……”
  萧剑扬茫然:“送格桑花还有讲究?”
  陈静急得用手去捂苏红的嘴,苏红摆脱,飞快的说:“当然有!知道格桑花的花语是什么吗?怜取眼前人!‘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哈哈,你可真够直接的!”
  曹小强挠着头,咕哝:“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乱七八糟的!”
  萧剑扬脸刷的一下红成了个大柿子,热得发烫,偷眼望向陈静,她连耳根都红了……

  “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出自晏殊的《浣溪纱》,面对着满眼的河山,空有一腔怀念远人之心无用,不如珍惜自己身边之人。一个男孩子给一个女孩子送这样的花,这样的表白似乎也太过明显了一点……
  是谁瞎编的花语?真是害死人了!
  尴尬!
  无地自容的尴尬!
  萧剑扬采下格桑花做成标本送给陈静,只是因为这花很美,跟陈静很配而已,他做梦都没想到这种高原上到处都有的花儿居然还被赋予了这么一重含义,臊得他只想在地板上找条缝钻进去,一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了,局促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苏红结结巴巴的问:“你……你不……你不是这个意思,你……你是什么意思?”
  萧剑扬结巴得更厉害了:“我……我只是……觉得这花挺漂亮的,而且……而且有‘幸福’和‘美好’的寓意,所以才……”
  苏红斜眼望天,哼哼两声:“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没出息……”

  萧剑扬汗都出来了。他算是领教到苏红的厉害了,让她挤兑得百口莫辩,只想夺路而逃!陈静见他急成这样,暗暗好笑,往苏红额头弹了一下,板着脸说:“只是一份标本而已,哪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
  苏红冲她直扮鬼脸,嘿嘿直笑:“你不觉得他局促不安的样子很可爱吗?”
  陈静偷偷瞅了萧剑扬一眼,见他的脸红得跟蒸熟的螃蟹一样,坐立不安,一个暗笑在嘴角悄然绽开……苏红说得没错,他局促不安的样子确实很可爱,这年头,这么腼腆的男孩子真不多见了。她警告苏红:“不许再借题发挥了,没有这回事!”
  苏红不满的说:“我在帮你哟,你为什么老是不领情?”忽然附到陈静耳边小声说:“我妈告诉我说要珍惜每一个在你面前局促不安的男孩子,因为他只有把你当成了唯一的公主,很在乎你,才会这么局促的……”

  陈静的脸更红了,脸红之后的举动就是将菜单用力拍在苏红的脸上。
  总算让她安静了三分钟!
  这时,服务员把饮料端了上来,萧剑扬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似的抢过一杯冰水猛灌,结果喝得太急了,给呛着了,越发的狼狈。苏红乐得趴在桌上捶着桌面,笑得跟个小巫婆似的。陈静瞪了她一眼,拿出一包纸巾打开,拿出几张递给萧剑扬,柔声说:“慢点喝,没有人跟你抢!”
  萧剑扬接过纸巾,说了声谢谢。
  纸巾带着淡淡的香气,很好闻。

  菜陆续上来了,摆了一大桌,山珍海味,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应有尽有,都是色香味俱全。曹小强一个劲的往苏红碗里夹菜,很快苏红碗里就堆起了一座小山,都没法下筷了。苏红哭笑不得:“你想撑死我啊?”
  曹小强说:“你不是一直喊饿吗?多吃点。”
  苏红说:“我又不是骆驼,能一顿吃下一个月的食物!”
  曹小强嘿嘿直笑,给自己夹了个狮子头,美滋滋的咬了一口,品味着食物的美味,大发感慨:“还是中餐好啊,花同样的钱吃西餐连吃进肚子的哪一边都不知道,吃中餐却可以吃得饱饱的了。”

  苏红撇嘴:“连拿餐刀切牛排都不会的笨蛋,还好意思评价西餐的好与坏!”
  曹小强耸耸肩,说:“西餐是好是坏我不知道,但吃不饱是肯定的。”
  听苏红这一说,陈静又不禁想吃了第一次跟萧剑扬吃西餐的时候他拿着餐刀满头大汗的跟牛排搏斗时的狼狈样,不禁哧地笑出声来。
  萧剑扬看着她发呆……
  陈静把一块香喷喷的红烧肉夹进他碗里,柔声说:“你太瘦了,应该多吃点肉。”
  萧剑扬应了一声,三两下就把红烧肉给消灭了。
  苏红叫:“你不能光吃啊,也得给陈静夹菜嘛!”
  萧剑扬又不知所措了……
  这顿饭大家慢慢吃慢慢聊,萧剑扬和曹小强跟这两个女孩子讲一些军营里的事情————当然不是基地的事情了————把她们唬得一愣一愣的,而陈静和苏红绘声绘色的跟他们讲着名车、名牌服装、上海的巨变,同样将这两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大兵给唬得一愣一愣,大家都对对方的话题非常感兴趣,对方所讲述的一切都是那么有趣,让人着迷,气氛自然非常热烈。不过,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曹小强和苏红在说,陈静和萧剑扬在听,这两位的话都不是很多,在公共场合就更少了。

  一顿饭吃了整整两个小时,苏红心满意足的放下筷子,用纸巾擦掉嘴角的油花,看着剩余的菜肴笑眯眯的说:“下面,由两位兵哥哥表演清台,大家鼓掌!”说完就和陈静鼓起掌来。曹小强和萧剑扬也真不客气,拿出在部队吃饭的速度来往喉咙里猛塞,三下五落下,所有盘子里剩余的菜肴被一扫而空,连片菜叶都没剩下来,只留下一堆骨头,看得服
  务员目瞪口呆。然后,大家嘻嘻哈哈的在服务员有如看怪物的目光中结账,一溜烟的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