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0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向明华搓了搓手有些犯愁了,一个重伤的王莽肯定又成为对方扯皮的筹码了:“我们有关系能跟军区那边的人话么?如果有的话,咱们可以试试跟对方接触一下,然后能不能把阿朝他们给捞出来”
  “有!”三叔公点头道:“我们用的那块建造影视城的地皮,就是军区用地,当时是军区对外招标,我们竞标来的,不过那时候村里有个年轻人在岭南军区当兵恰好是一个后勤部一个副部长的的勤务兵,我们通过这个人和对方接触了,所以竞标的时候才把那块地给稳拿下来了”
  “有关系就好,有关系就行了”向明华连连点头道:“现在就这个关系能不能压得过安邦找的人了”

  三叔公狐疑的道:“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能在军区里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本地的,再了他找的人年纪也都不大,也都是青年,不见得能有多位高权重吧?”
  向明华沉默着没有吭声,他隐约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从安邦之前的履历来,他是有过当兵的经历的,还曾经参加过老山战役,他不确定的是那时候的安邦到底有什么底细。
  也许?
  向明华实在不太愿意相信这个结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一夜过后。
  隔天,安邦让老桥和九还有鄢然先返回香港,这边的事人多已经没必要了,留下他和王莽再等着魏丹青来就行了。
  把人送走之后,安邦又去了一趟军区总院,王莽当时被揍的挺惨但也都是皮肉伤,内里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就是边一排牙缺了一颗着有点别扭。
  “哥,我有个不太过分的要求,你能不能痛快的答应我?考验你我多年兄弟感情的时候到了”王莽斜了着眼睛,一本正经的竖着三根手指道。

  “呵呵,咋的?感觉自己伤太重,要把你的苹果托孤给我啊?”
  王莽愣了愣,用舌头舔了下自己牙床的那个缺口,挺惆怅的道:“你还别,跟这事确实有点关系,少了一颗牙我以后跟苹果练嘴的时候可能功夫就得差点道行了,所以啊,哥,你能不能一急眼就给我换个金牙镶?让我可以重振雄风呢”
  “我,草”安邦顿时懵逼了,无语了半天才道:“那你不觉得,你练嘴的时候一开口,就跟吃了一口屎然后粘在牙了是一个道理么?情趣,情趣全都整没了!”
  “那算了,我还是整个烤瓷的吧,毕竟**比金子对我来,更重要”王莽悲凉的叹了口气:“你的一句话顿时让我活出了人生感悟,我就是喜欢跟苹果练嘴,这事不能耽误”
  王莽和安邦在病房里扯皮的时候,门外古万彬穿着一身军装推门走了进来,低头扫了眼床的王莽道:“走廊外面就能感觉到你的骚气外漏了,满血复活了么这是?”
  王莽傲然道:“这点破伤放战场,我他妈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依旧彭拜”

  古万彬手插在口袋里,皱眉问道:“不是,这就伤好了么?”
  “必须生龙活虎”王莽掷地有声的道。
  “草,哥,他有点不太配合啊”古万彬歪着脑袋问道。
  安邦眯着眼睛指着王莽道:“你再好好想想,你的伤到底还没好”
  “唰,唰”王莽眨了眨机智的三角眼,顿时悟了:“哎,哎呀,不行,不行了······疼,浑身下脑袋疼”
  “咣当”古万彬拉开房门,冲着外面喊道:“医生,医生?快来人,病人要不行了”
  “踏踏踏,踏踏踏”两个主治医生快步走了过来,进到病房里后着在床翻身打滚的王莽,挺不解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你就脑袋和背有伤,你捂着肚子干嘛呢?”
  “转移了啊······”
  医生都无语了,扭头跟古万彬道:“我们觉得,是不是有必要给他转到神经科去,他可能不光是外伤的问题,完全有可能是神经性受损······简称神经病”
  古万彬摆手道:“哎呀,别闹了,赶紧的把人往抢救室送吧,我怕再等一会他再转移了,可能连脚趾头都得疼了”
  “万彬,合适么?”
  古万彬拍着医生的肩膀道:“顺便再给我弄一份病历,最好就是那种需要病人家属签字,不签人就得死了的这种”
  “多大个仇啊,这么狠!”医生无语的摇着头转身就走了。
  古万彬拉着安邦道:“走了哥,琶洲的人找关系过来了,正和冰啸在那边谈着呢,我们过去,我就他们能整出多大的力度来”
  其实古大炮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二代,他不仗势凌人也不恃才傲物,也不会没事就开个军车呼啸而过,然后带几个狗腿子泡妞踩人什么的,那辆二一二北京吉普虽然是军区配置,但也被他把牌子给摘了下去,不然那辆车当时如果直接带着牌子和通行证一头扎在琶洲酒店的话,可能里面的人当场就萎了。
  但这并不代表古万彬确实就是个低调不惹事的人,只是在某些方面他会注意下影响,可如果出现挑衅和不知好歹的人,他也并不介意自己踩一下对方。
  就比如,琶洲找过来事的人,古万彬就觉得对方似乎有点不知道深浅了,我他妈军区第一少揽的事你也敢试试深浅么,你得是多大个身板啊!
  两人从军区总院出来,驱车赶往驻地,开到一栋办公楼前后,二一二吉普停到了一辆桑塔纳的旁边,古万彬歪着脑袋了眼桑塔纳的车牌,冷笑着道:“后勤一个姓肖的副部长的座驾,这个肖建强是个吃香挺难的家伙,岭南这边都知道他,成天就他妈知道吃拿卡要,打算干几年搂完就走,换个地方再整点,面现在对这种事正查的挺紧呢,但他好像有些觉悟跟不政治节奏了”
  楼一间办公室里,肖建强正质问着姜冰啸:“姜冰啸你搞什么呢?私自调动驻军,强闯私人产业,还带走了几名无辜的村民,你这政治课是怎么的?注意事项呢,都给忘到脑后边去了么?”

  肖建强是带着三叔公和向明华一起来的,昨天晚深夜,两人就前去找了他,把事情一交代肖建强仔细的捋了一遍就发现,这事虽然琶洲不占理,但军区方面明显诟病更多.
  三叔公在给他砸了一炮狠的辛苦后,肖建强的脑袋里就基本自认为只要自己出面,这事其实解决起来并不难,因为他要的也不多,只需要军区这边把扣着的人给交出来就行了,又没有别的诉求,似乎问题能很轻易的就迎刃而解了。
  姜冰啸淡淡的抬头着他道:“他们私藏军械,这事怎么啊?”
  “你别在那胡搅蛮缠了,谁都知道那批军械品是怎么回事,虽然是军枪但都已经报废了,而且外面不知道遗留了多少把,你非得抓住一方这个,有意思么?快点放人,如果这事闹大了捅到面去了,对你有好处么?姜冰啸,你现在正在升的阶段呢,你得想明白了什么事对自己有用,干什么对自己有影响,别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问题耽误了自己的前途,我听今年年底你就该被提一格了吧?这个关键时刻,你不想着团结同志,还干违纪的事,你怎么想的?”肖建强不耐烦的催促道。

  “咣当”房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古万彬背着手溜溜达达的就走了进去:“呦,这不是后勤的肖副部长么,你什么时候也兼管人事方面的工作了,呵呵,啥时候升官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