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7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我停住脚步,转身再往姽婳看去,此时她身后却是追去了一个人。我站在他们后面,只能看到一个背影,根本看不清这人面目。
  虽是在梦境之,但我依旧好,眼见他们跑远,我连忙追了去。
  一开始,他们的速度极快,我根本无法追近,但在他们身影即将消失之时,那个人影却是忽然停了下来。于是我快走几步,很快便落到了他们身侧。
  到了近处,我才看清楚,此时姽婳的身子已经被一只长满毛发的手高高举了起来,她面色惶恐,伸出双手想要抵抗,但无济于事。
  而看到这只长满毛发的双手时,我心一怔,连忙绕过他的身体,往他脸看去,很快便看到了一副熟悉的面容。
  这幅相貌我曾不仅一次见过,无论是殷商王陵,还是青丘国内,两处皆有他的塑像,正是古大战的始作俑者妖帝夋。

  妖帝夋莫名在我梦境之出现,已然让我心神震动,但接下来,他的动作则更令我震惊。只见他单手死死的掐住姽婳的脖子,另一只手结成剑指,朝着姽婳的眉心处一点。瞬间姽婳的身子猛地一颤,面色凄苦更甚,看去痛苦难耐。
  眉心乃命宫所在,也是精血聚集之地。妖帝夋这一指,已然将姽婳的精血抽走。
  哪怕是在梦境之,我心头也焦躁起来,跃身而起,一拳往妖帝夋攻去,但跟先前一样,我的拳头直接从他的身体穿过,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无力阻止这一切发生,我只能无奈的收手,站在一旁,继续观看。此时姽婳的眉心处已经渗出了一滴鲜红血液。这滴鲜血,游离着淡黄色的光晕,看起来颇为不凡。
  看到这滴鲜血,妖帝夋张开大口,一口便将其拿吞下,随后,他手一松,将姽婳抛飞了出去,自己则是转身往来时路回去。
  我正要往姽婳追去,此时妖帝夋却正好走到我身边,他忽然停下了脚步,头部偏转,紧紧盯着我,似是看到了我一般,猩红的眼眸之,带着一种莫名的情绪,嘴角则是微微挑起,表情之,似是带着某种期盼。
  正诧异间,妖帝夋的身影却又忽地消失,眼前景色也瞬间模糊起来,身旁传来嗡嗡的各种声音,其还夹杂着胖子呼喊的声音。

  听到胖子的声音,我瞬间回想起了前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来。
  此时我正在先前休息的房间内,周围满是药王谷内巫族之人。而胖子离我最近,面色十分焦急,正大声呼喊着什么。
  见我睁开眼后,胖子顿时住了嘴,面露惊喜,连连询问我此时感觉如何。
  我并没有着急回应他,而是闭眼开始运转巫道二炁,数秒之后才确定自己身体并无问题,这才按着地面站起身来,告诉胖子我没事。
  见我无碍,药王谷之人才连忙散开到一旁,南宫这时却是走了过来,让药王谷众人离开。屋里只剩下我们三人之后,胖子正要说话,南宫却是又一摆手,示意让胖子也出去。
  他毕竟是胖子的师叔,胖子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看我,便点头应下,转身也离开了。
  我知晓南宫肯定有事想要询问我,或是有事告知,正好我也有事情想要询问他一番。从先前那炎帝虚影与我四目相对之时,我便有诸多不解。后来发生之事,更加令我感到诡异。再者那梦境境之,突然出现妖帝夋追击姽婳一幕。我原以为这梦境乃是我的臆想,里面发生之事也是虚幻。但最后妖帝夋看我的眼神,其透着那股亲近之感,我确实体会得真真切切。让我不禁有些怀疑,先前那一幕并不是凭空而现,乃是真有其事。

  眼下看南宫这般模样,莫非他知晓这些事情?
  想到此处,我还未等到南宫开口,便率先询问他先前发生之事究竟是为何。南宫听完我的言语,脸并没有表现出一丝意外。看来他的确是想要和我谈论此事。南宫摆摆手示意我先冷静下来,随后才开口告知我事情的缘由。
  据南宫所说,炎帝虚影之所以会对我造成这般伤害,全权是因为我对他不敬所致。
  听到此处,我心颇有疑惑。不敬之罪从何而来?虽然炎帝乃是华夏始祖,但本质和我并无半点关联。况且我虽然修炼了巫炁,而我更不是巫族,这巫炁乃是从太岁身所得。炎帝虚影先前出现之时,我并没有照药王谷人行事,也是出于这等考虑。不过,我并没有一丝不敬之意。

  这么想着,我忽然意识到,姽婳乃是炎帝之女,我和她已有夫妻之名,更有夫妻之实。这么说来是,我便是炎帝之婿,莫非先前便是因此才惩罚于我?
  心有此念,我赶忙与南宫说道,试问是否是此缘由。不料南宫听完,却是摇摇头表示并非如此。
  我见他这般,心疑云更盛。我能想到之事仅此而已,难不成还是有其他因由?转念,我便想到,我乃是妖帝夋和帝喾转世,这炎帝虚影莫非是看出了我的身份,才会对我这般?不过,今日我在梦境之见到过那妖帝夋,我虽然感受不到他的气息,但他的模样和行为举止,与我大相径庭。况且,我只是转世,除了这个身份之外,我并未和妖帝夋再有何联系。炎帝虚影应该不可能看出来才对。
  这其缘由到底是为何,我一时之间根本无法琢磨透彻。我心急之时,南宫却是一脸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似乎很享受我这般模样。我见他此状,心难免有些无奈,随即开口促催南宫。
  他听完之后,轻笑两声,将其缘由向我娓娓道来。

  从他口得知,古之时虽然纲常之礼并未完善,但对于炎黄这般地位的首领来说,跪拜之礼必不可少,尤其是有血脉的子孙,更是如此。古时期社会动乱,权利争斗时常发生,一脉之争更是严重。后来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各部首领都会在自己的血脉之布下特殊的禁制,那便是子孙一旦有不敬之举,便会被收回血脉。
  听到此处,我心颇为震惊。这么说来,我先前体内血液翻滚,欲破体而出,便是那因为这禁制的原因。但是我根本不是炎帝的后裔,为何还会有此反应?
  忽然,我想起了先前梦境之发生之事,妖帝夋夺走了姽婳的一滴精血。这么说来,妖帝夋是将那滴精血吞噬了。如此,我先前的猜测属实,这梦境之事果真是真实发生过。看来,我先前见到炎帝虚影之时会那般痛苦不堪,便是因为我体内至今留有姽婳的精血。
  想到此处,我也不想对南宫隐瞒此事,连忙告知刚才梦境之发生的事情。之前南宫说过,他通过昆仑镜破开时空回到古大战之前,整件事情的经过都了如指掌。想必这件事情他也是知晓。

  果不其然,南宫听完我讲述之事后,点点头告知我,这件事情需要从大战之时说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