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7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他被人追杀,几至绝境之时,意外得到了古神器昆仑镜。但之后没多久,他被逼至绝路。临死之前,他念着父亲典籍记载的神农氏预言,以自己魂血祭祀昆仑镜,本是想以临死前的执念为巫族增添一份气运,却不曾想,这之后,他却是在数千年后的时空睁开了眼……
  他这一番说辞,近乎天方夜谭,但回头联想他的所作所为,以及他这些年来对我说过的所有话,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个解释。
  心头消化了许久之后,最终我才接受了南宫的说法,又问他跟药王谷的关系。他却说是自己苏醒之后,满世界寻找巫族之人,最终找到了这唯一残存的巫族部落,至此便在此地生存下来,按照远古时期神农氏的预言,慢慢布置着一切,等待我的出世。
  一直到我那年遇到姽婳之时,他感应到了圣女出世,继而探访几年,最终找到了我,又安排白灵去探访火神庙,寻找圣女踪迹,一直到以后发生的种种一切,几乎都有他参与其。
  按照南宫的说法,我把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一遍,最终理通了其逻辑,心头却是颇有些心痛。
  这数千年的穿梭,真不知南宫心头有着怎样的心念,才最终做到了这一切,换做我,恐怕根本无法支撑下去。
  心头感慨的同时,南宫却是满脸将心头隐秘说出遍身轻松的模样,仰天大笑了两声之后,拍着我的肩膀道,“终究是天不绝人之路的,这么些年的布置,如今终于见了希望,我也算是没白熬那么多年……行了,先不说这个,咱们祭礼马便要开始,咱们过去看看。”
  说完,他便把一脸呆滞的我拉回到了先前那神农鼎旁边的空地。

  见我过来,四周正在忙碌的巫族之人连忙要跪下行礼,被我止住之后,他们也再多礼,只是告罪说祭礼吉时快要到了,还有诸多杂事没有安排妥当,便不多与我叙话了。得到我允诺之后,方才继续忙碌了起来。
  巫族每年一次祭祀炎帝的大礼,自然重要无,我也不敢扰乱,便跟着南宫在一旁观看。
  只见这些巫族之人,手捧着好些动物的头骨,看样子已经存放了多年。那些头骨都整齐摆放在一处,组成牛状。看到此处,我想起来,牛乃是炎帝部落的图腾,据古籍记载,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炎帝本是牛头人身,用这图腾祭祀看来颇有讲究。
  正思忖间,那图腾已经摆放完整。但那十数人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用一根根火把将图腾围了起来。做完此事之后,那些人目光灼灼的盯着火把之的熊熊烈焰。看这样子,似乎那面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我对这祭祀一事不甚了解,想要询问下南宫。

  不料我还未开口,白灵便从神农鼎落了下来。对我躬身行礼之后,也不等回应,便大声宣布说,吉时已到,她要带领族人迎接炎帝圣驾。
  听到这话,我不由一怔。炎帝圣驾?这怎么可能?
  见我愣神,一旁的南宫笑着跟我解释道,“药王谷每年都会举行这祭祀之礼,为的便是引回炎帝的一道虚影,所以才说是炎帝圣驾。这虚影之有炎帝精纯的巫炁之力,可供族人修行。”
  解释完这些,南宫示意我呆在原地莫要走动,他自己则是走过去,跟那些族人站在了一起。
  他是伯夷之后,也是炎帝的直系后裔,这种祭礼,他自然要参与才对,我倒也没什么好怪的,只是站在原地,心里思忖着他先前的话语。
  这药王谷的巫族之人,虽然修行巫炁,但自我进来之后,并未感应到太岁气息,先前心里还有些疑惑,此时方才明白过来,他们恐怕根本没有太岁提供巫炁,修行所需巫炁,应该是全靠这祭礼之的炎帝虚影提供,也怪不得人丁稀少至如今模样。
  这么想着,我不由想起先前南宫人为制造太岁一事。如今时间,太岁踪迹太难寻觅,便是南宫,费尽心血之下,也只能从别的地方入手,来维持我的修行,实在是难为了他的一番苦心。
  正思索着,那边巫族之人已经准备完毕,站在最前方的南宫,双手之生出两股强烈的巫炁之力,朝着那牛形图腾而去。
  那两股巫炁直接窜入了图腾之,片刻之后,图腾便生出一团更为强劲的巫炁之力,这团巫炁出现的瞬间,周围火把的烈焰便齐齐汇集过去,将那巫炁团包裹成一团火球。火球不断增长,很快便涨大至数十米。
  此时南宫双手又是一引,那巨大的火球直奔半空的神农鼎而去,落在了神农鼎的正下方。熊熊烈焰疯狂的灼烧着神农鼎,区区十数秒钟,巨大的火球便缩小至消失,似乎被神农鼎吸去了一般,火球内的巫炁之力也随之消失。
  随着火球消失,神农鼎方的虚空之,忽地便出现了一道巨大模糊的身影。
  我站在远处,看不清楚这虚影的面目,但隐约能察觉到那身影乃是牛头人身,应该便是炎帝虚影。
  在此时,巫族之人也齐齐传出一声欢呼,紧跟着,在南宫的带领下,所有人都朝着那虚影便跪拜了下去。
  我并非巫族,虽对神农氏颇多仰慕,但并未跪下,而是抬头仔细看着那道虚影,试图看清他的面目。但在我认真观察之时,那虚影却忽然动了,仿佛活物一般,居然直直的朝我走了过来!
  第三百七十八章 姽婳之死

  眼前的一幕,超出了我的想象,只能呆滞的站在原地,心有些不知所措。!
  随着炎帝虚影越来越近,我心脏莫名急速跳动起来,全身血液更是沸腾了一般,毛孔急速扩大,脸色憋得涨红。与此同时,我身也突兀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这种痛楚,以我阳神天师的肉身强度都根本无法抵御。
  仅过了区区数秒,那虚影便走到了我跟前,直接撞到了我身体之。在这一瞬间,我脑海嗡的一声响,身每一处毛孔都开始往外渗出鲜血。而我却好似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手脚却无力动弹一下。
  片刻之后,我已经成了一个血葫芦,而身那股剧痛却是逐渐消失,随之而来的,则是一阵脱力感。很快,我便身子一软,瘫到在了地,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片混沌。
  迷离之,那虚影已然消散不见,而南宫和巫族之人,则是发现了我的异常,齐齐围聚过来,试图搀扶我,而我眼最后一个影像也停留在此,整个人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眼前恍惚又出现了一片亮光。姽婳忽然出现在了我前方,只是她并未穿着那红色嫁衣,而是一身白色长裙,翩翩若仙。

  这是我第一次见她穿着红色嫁衣之外的衣服,心不由觉喜,正欲唤她,这时她却忽然面色惊恐,从远处向我跑来,嘴巴一张一合的,似乎焦急的跟我说着什么,但却没有声响传来。
  我先是一愣,旋即意识到,她这模样,应该是遇到了某种危险,正在逃命。
  意识到这一点,我连忙迎了过去,但到了她面前,我伸手一抓,却从她身体之穿了过去,什么都没抓到。此时我才意识到,这应该是幻境,或者是我的梦境,一切皆是虚妄。
  日期:2018-05-14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