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189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铁拐李那帮人这才反应过来,这些人瞬间骚动起来,他们惊讶的低呼出声,完全不相信张放在我手底下竟然仅仅坚持了一秒钟!
  倒是陈观澜,已经乐开了花!
  文弱青年嘴角的笑容消失,脸色变得很是凝重。
  他伸手向下压了压,安抚住骚动的手下,接着他阴沉着脸看向我说:“我倒是低估了你,没想到一个废物身边,还跟着你这样的人,你可想好了,你现在跟我们动手,就是在挑衅李爷!我们李爷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血气,你要是今天再敢动手,我们跟你不死不休!”
  我侧了侧头,看着那文弱青年的脸,笑了起来。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这装比的样子,真是很讨人厌!”
  文弱青年脸色越发阴沉,他还在保持着他处变不惊的风范,可惜现在任谁都能看的出来,他这模样只是在强撑。
  他说话做事的样子,有点像是在模仿陈朝江,可惜陈朝江是有底蕴作支撑,他却只是一副空架子,就像是用纸糊成的锦绣山河,随便戳戳就剩下了破墙烂瓦。

  “你可想好了,真要跟李爷不死不休么?”
  文弱青年色厉内荏的低吼。
  “一般情况下,人叫的越厉害,他心里面就越没底。”我脸色平静,不轻不重的语调中却带着说不出的压迫感:“下次再威胁别人的时候,记得不用说这么大声...还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到底见过血没有?”
  话音刚落,我慢慢的蹲下身子,手从腰间顺过,那上面已经多了一抹寒意逼人的刀锋。
  在我的脚边,是刚才出场时煊赫却只用了一秒钟就落幕的张放。
  “就像这样...”
  我的刀锋缓慢又稳定的靠近了张放粗壮小腿部,我的动作很慢,跟刚才那两下兔起鹘落迅若闪电正好相反,这次我慢的所有人都能看清,也许菜市场剁菜的大妈都比我快上几分。
  甚至,我此刻的表情,也跟菜市场的大妈差不多,好像我正要切开的东西,就是晚餐即将上桌的白菜土豆大萝卜。
  嗤...
  暗红色的血液喷溅而出,李爷带来的人们也发出一阵骚动,那个带人过来的料子鬼,更是吓的摊在了地上,裤子都湿了一大片。
  “你敢...”
  “艹!”
  “嘶...”
  张放的脚筋被我随手挑断!
  也就是说,这个在莱西颇有些声明的黑拳手,以后再也没办法上拳台了。

  听陈观澜的意思,这哥们儿手段很是残忍,不知道他将别人像破沙袋一样暴打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
  他也算是有点本事,既然我已经准备好要动铁拐李,自然要尽可能的废掉他的有生力量,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的残忍,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我,自然不可能犯这种错误。
  我抬起头,脸上的笑容无比灿烂:“就像这样的血,你见过多少次?”
  文弱青年的眼角不断的抽搐,我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腿正在哆嗦。
  “你...你够狠,有种你就别跑路,等李爷跟你讨债!我们走!”
  文弱青年放下了几句狠话,转身就要灰溜溜的离开,只是由于腿站的不太稳,转身的时候有点哆嗦。
  “等会儿!”
  我低喝出声,文弱青年吓得差点软在地上。
  他战战兢兢的回头,底气不足的问:“你...你想干嘛!”

  我指了指地上被我挑断脚筋疼醒,正在凄惨哀嚎着的张放,说:“把垃圾收拾好再走。”
  铁拐李的手下在我目光的注视下,把办公室清理干净才离开,甚至连地面的血迹都擦了一遍,只是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我的嗅觉太过敏锐,我依然能闻到空气中残存的淡淡血腥气。
  陈观澜脸色带着些兴奋,他凑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略带激动的说:“阿叶,太他妈解气了!你看刚才那孙子那怂样,真爽!”
  我轻笑几声,心说他的模样比那文弱青年也好不到哪儿去。
  陈观澜絮叨了会儿,刚才激动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了下来,一直被他忽略的恐惧和担心,也重新占据了他的脑子。

  他担忧的说:“不过...那铁拐李会不会再派人过来找回场子啊,我看那些人走时候的样子,好像事情还没完啊...”
  我瞥了他一眼,淡定的说:“肯定会有后续啊,咱们这么打了他的脸,他要是就这么忍了,那以后他还要不要在莱西混了?”
  “啊?”陈观澜更加慌张,他拉住我的手腕,说:“那咱们赶紧回我家躲躲啊,铁拐李那人就是个疯子来的,我听我爸说过,以前有个辈分很高的大佬得罪了他,当众落了他的面子,后来他自己一人过去,把那大佬直接埋了!你刚才挑了张放的脚筋,他还指不定会叫多少人过来,万一那个疯子对咱们做什么,那不就惨了?快点,事不宜迟,咱现在就回去躲着!”
  我直视着陈观澜的眼睛,脸上的微笑渐渐消失。

  “躲?”我摇了摇头,说:“我刚开始学拳的时候,师傅就教了我一个道理,只要上了拳台,就绝对不能后退。当你转身逃跑的时候,就把后背卖给了对手,那样只会更惨!二少,咱们现在已经上了拳台,想要安安稳稳的下来,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对手干趴下!”
  “可是...可是...”陈观澜依旧在嗫喏。
  看到他这样子,我叹了口气,说:“这样,你先回家待两天,等到事情过去了你再回来,这边的事情...就交给我来负责,好么?”
  “好好好!”陈观澜猛松了口气,他紧紧抓着我的手说:“这里就拜托给你,阿叶你办事我放心!我回去就跟我爸说,让我爸再调点人过来帮你!”
  “不用。”我摆摆手说:“咱们现在还没到开口求援的时候。”
  现在跟陈山河张口,只会降低我在他心中的印象,而且...就算他真的抽调人出来,谁又能保证那些人会听我的话呢?
  别看我在安水有点声名,可是莱西猛人太多,我根本排不上号。再说万一陈山河弄点陈朝江那边的人过来,别说帮忙了,不添乱就不错了。
  “行行,阿叶你说的算,我听你的!”
  陈观澜连声答应着。
  我看了一眼轻松兴奋的陈观澜,心说他这样的性格资质,别说跟陈朝江那样的人杰比,就算街上的普通人,心性都要比他强上几分。

  陈观澜领着他那个性感妖娆的女秘书忙不迭的跑回了家,我简单的安抚了一下公司的员工,又给他们放了几天的假后,就独自一人回了办公室,我坐在陈观澜舒适的老板椅上,闭目思考着应对铁拐李的办法。
  正在我凝神思考时,一阵电话的嗡鸣声又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电话是小七打来的,我顺手接了起来。
  “叶哥。”小七的声音吞吞吐吐,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有话直说,别墨迹!”我毫不客气的说。
  “哦...”小七被我呵斥后,小心翼翼的说:“我听说安水最近好像有点...有点不太平...”
  “怎么个不太平法?”我的手指轻轻在桌上摩挲。
  日期:2018-05-14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