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6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翎上前道:“我帮你揉揉……”
  “别,你那手劲越揉越疼!”
  严华杰在旁边只是笑,然后说了一句话便将方晟的注意力转移过去:“方部长记得谁把你从杰森手里救出来的?”
  方晟一扫病房,除了严白两人只有个护士,正专心致志玩着手机游戏,遂反问道:“谁送我来医院的?”
  “我。”严华杰道。
  “你没遇到救我的人?”当时方晟意识模糊不清,压根不记得发生什么事。
  严华杰含蓄笑笑没吱声,白翎不满地说:

  “你俩打什么哑谜?有话直说呗。”
  严华杰为难地啧啧嘴正待说话,外面有人敲门,许玉贤等市委领导来看望方晟。
  要说许玉贤这几天也是头大了十倍。方晟昏睡不醒,纪晓丹惊吓过度高烧不退,罗世宽因为在冷湿的田地里躺的时间过久,引发了风湿痛等老毛病,三位常委同时住院创下银山罕见记录,为表示市委关怀,许玉贤每天得跑三家医院。
  此外省委省正府那边没完没了的材料都是关于红河**,从各个角度了解情况,现在许玉贤看到“**”四个字就要吐。
  寒暄一番后许玉贤等人前脚刚离开,于道明赶到。见常务副省长进来,白翎和严华杰知趣地回避。
  “还难受?”见方晟面色痛苦,额头满是冷汗,于道明关切地问。
  “有点……护士不肯打止痛针。”
  “防止药物依赖,这事儿得听医生的,”于道明说着在床边坐下,“那天夜里的经过能回忆起来?”
  方晟摇摇头。
  “那就算了,一切以事实为依据,口说无凭啊是不是?”于道明半隐半露说。
  方晟心一动,知道于道明暗示别把鱼小婷出手的事说出来,点了点头。
  “本来省委要追究陈景荣在红河**中的责任,但由于查知国外势力在背后掀风作浪,似乎不能全怪他,只打算从轻处理,这家伙躲过一劫,运气真好。”于道明叹息道,似乎对陈景荣也很不待见。
  把杰森的劫持行为与**挂钩是方晟的神来之笔,妙就在妙在罗世宽和纪晓丹听得分明,而杰森却没当回事,加之鱼小婷追了上来,始终无暇辩解。

  这样的好处是层层级级都信以为真,因为美国人向来热衷于搞和平演变,煽动民众闹事以达到动摇正府领导基石的目的,在东欧、北非、西亚都有类似事件上演。杰森出手的时机太巧合,偏偏劫持的不止方晟,还包括罗世宽等参与协调的市领导,使得大家更加深信不疑。
  就连美国国务院都怀疑FBI在说谎。
  从而完美掩盖了杰森来银山的真实用意,使得方晟与爱妮娅的秘密继续深埋于重重掩护之下。
  不过陈景荣居然成为此事的受益者,倒让方晟哭笑不得。
  “虽说杰森在幕后煽动,但陈景荣处理手法过于简单粗暴直接导致事态恶化,从轻处理说不过去吧?”方晟不满地说。
  “上面有人压着呢,还有,关于红河管委会新大楼的规划,也有电话明确要求省里支持。”
  方晟嘴巴张得老大,一时间忘了难熬的疼痛,半晌才说:“二叔去过红河吗?”
  “那天晚上为组织营救,我在红河管委会办公楼现场指挥的。”

  “那么一幢楼三十多人办公没问题吧?”
  “绰绰有余。”
  “他想盖三十多层的大楼,莫非一人住一层?”
  于道明叹道:“亏你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还悟不出当中的玄机?大楼有没有人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把楼盖起来。”
  方晟沉默半晌,道:“银山市常委会不会通过的。”
  “别人都可以反对,你不行,”于道明正色道,“陈皎帮过你,于情于理你都不能正义感泛滥,表决时投反对票,况且省里已有人给许玉贤打过招呼,其它常委说没说我不清楚,总之有许玉贤的态度摆那儿通过并非难事。”
  “唉……”
  于道明见他无精打采的样子不觉好笑,拍拍他的肩,不料方晟大叫一声“疼”,赶紧缩手道:
  “多少干部希望我拍他们的肩,你倒好,拍了还嫌疼。陈景荣的事别多想,本来就跟你无关,红河**你也出了风头,这一页翻过去吧。”

  接下来于道明东扯西拉尽谈些闲事,迟迟不走,方晟有些奇怪。常务副省长的日程安排掐到分钟,探视不过尽领导和长辈的情分,何必耽搁这么长时间?转念一琢磨恍然大悟!
  小牛规划的美容院已经开始筹建,就等方晟跟红河管委会打招呼!以于道明的身份自然不好意思催促,只有看方晟的悟性了。
  遂轻声道:“过会儿我打电话给小牛说明一下情况,过两天等红河那边消停了我会跟吴主任打招呼,尽快了结此事。”
  于道明如释重负,声音也压得很低:“之前我跟她说过,有点不太相信,认为没这么巧,正好应该出面的时候人住了医院……”
  “我来解释,”方晟听出于道明跟小牛还有联系,心里暗笑,“我是局长嘛,他们都相信大干部的话。”
  “瞧你神气的。”于道明气道。
  于道明刚离开,爱妮娅出乎意料出现在病房门口,这下白翎和严华杰还得乖乖站在外面,因为两人都明白她才是此次事件的根源。
  手边一大堆事要处理,院方为安全起见非要等毒素全部排清后才肯出院,方晟急得在病房里团团乱转。

  小牛那边得到他亲口保证稍稍心安,加上老公和舅舅在潇南德亚混得不错,明显得到关照,也不再盯在后面纠缠。趁夜深人静的时候,方晟拨通吴宓林手机轻描淡写提了一下,吴宓林自然满口答应,承诺全程跟进到位,快挂电话时,忍不住问了一句:
  “方部长,我那事……是不是要黄?”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呐,有时官运真的很重要。方晟心里暗暗喟叹,安慰道:“常委会一直没开,等出院我尽量努力吧,别灰心,总有办法的。”
  “多谢方部长关心。”吴宓林快哭出声了。
  樊红雨、徐璃等都听说他中毒住院的消息,不便前去探望,只在微信或QQ上问候;姜姝是跟许玉贤一起来的,站在人群里只看不说;鱼小婷则杳无音信,至今未主动联系。
  赵尧尧则是在方晟出院前一天才知道出了大事,惊出一身冷汗,忙不迭与他视频,然后把楚楚和越越搂在怀里,看着两个女儿圆溜溜、逗人怜爱的大眼睛,方晟象喝了蜜似的甜。
  足足在省一院住了两周,院方才允许方晟出院——FBI的药剂毒性之强可见一斑,回到银山当天下午,许玉贤迫不及待召开市委常委会,一大堆讨论事项中夹带方晟最看重的三项:一是**后对红河管委会的问责;二是组织部及少数干部调整名单;一是红河管委会新大楼规划。
  问责红河管委会是省委再三催促的政治任务,虽说事后侦查表明杰森等国外势力暗中煸风点火,但管委会在禁摩工作中事前过于草率、事中处置失当,客观上促使事态恶化,因此银山市委要给省委一个交待,省委要给京都一个交待。
  日期:2018-06-22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