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62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西餐在中国一直都有着特殊的意义,从晚清就开始流行了,到了民国,吃西餐简直就成了上流社会的特权。新中国成立之后,这玩意儿一度从中国绝迹,只有在招待国宾的时候偶尔能见到,因为那时候中国是计划经济,所有物品都要凭票购买,在中国开西餐厅?保证亏到连他妈都认不出来。但是改革开放后,西方越来越多的东西重新在中国流行开来,西餐自然也不例外,在沿海各大城市遍地开花,受到无数精英人士的青睐。要说它有多好吃倒不见得,除非是很有口碑的西餐厅弄出来的,否则端上来的东西也就一般般,但为什么它这么受青睐呢?原因很简单,从晚清以来中国一直有着浓郁的崇洋思想,崇拜着西方发达国家的一切,西餐合不合自己口味先不提,男士西装革履,女士千娇百媚,在装璜豪华的西餐厅里相对而坐,听着舒缓的音乐,有条不絮地切着牛排,呷饮着醇香的红酒,那叫有格调有身份……简单的说,西餐不是拿来吃,而是拿来装逼的。不装逼谁知道你是上流社会的?不装逼谁知道你是精英人士?所以在沉寂了几十年之后,西餐再度风靡全国。

  所以萧剑扬坐在这里活受罪就变得理所当然了。
  菜一时还上不来,陈静叫了两杯可乐,递给他一杯。萧剑扬喝了一口,咂咂嘴,味道怪怪的,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那么喜欢这种碳酸饮料,反正让他选的话他宁可喝茶或者喝白开水。不过陈静喝可乐的姿势非常优雅,赏心悦目,看着她,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她与十多年前那个小丫头联系在一起了。
  陈静发现他的目光有些异样,脸微微一红,问:“一直盯着我看干嘛?我脸上有花吗?”
  萧剑扬脱口说:“你脸上没花,你本身就是世界上最美的花。”他用手比划了一下,很认真,很严肃,“世界上最美的花!”
  陈静展颜一笑:“大半年没见,有长进了啊,学会油嘴滑舌了。”

  萧剑扬说:“我是说真的!”
  陈静说:“看在你态度诚恳的份上,这个马屁我就接受了。对了,你不是说有礼物要送给我么?该不会是忘了吧?”
  萧剑扬憨憨一笑:“哪能啊?一直带着呢。”拿出那本标本递过去,“我亲手做的,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还是挺漂亮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陈静接过来,标本的封面是一片花海,姹紫嫣红的开得热闹,十分精美。她嘴角微微往上翘,满怀期待的翻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枝美丽的花,连枝带叶的,看得出他制作的时候非常用功,叶子依然保持翠绿,花依然嫣红,翻开的时候她依稀还能嗅到一缕淡淡的花香。她惊喜地叫:“好漂亮呀!真的是你亲手做的吗?”

  萧剑扬说:“嗯,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多月才完成呢。”
  陈静连声说:“谢谢,谢谢!”又翻开一页,上面是一枝花,好几朵在那里争艳斗丽。这种花不如牡丹雍容华贵,不如芍药风情万种,乍一看并不是很起眼,但却自有一份独特的、未曾沾染凡尘的清丽,让陈静越看越喜欢。她一页页的翻下去,每一页都有惊喜,每一页都是那么美,让她爱不释手。最后她小心的合上标本,看着萧剑扬,笑靥如花,轻声说:“别人跟女孩子约会会送一大束玫瑰花,你却送一本鲜花标本,真够别出心裁的……我很喜欢,谢谢!”

  萧剑扬心情好得几乎要飞起来:“你喜欢就好,我还担心你不喜欢呢。”
  陈静说:“只要是你送的东西我都喜欢……对了,这是什么花啊?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萧剑扬说:“是格桑花。”
  陈静一怔:“格桑花?盛开在世界屋脊上的格桑花?”
  萧剑扬点头:“嗯!有一次上高原拉练,看到格桑花开满了山坡,很高兴,就采了一些回来做成标本送给你。可惜标本做得再好,终究是死物,如果你能看到漫山遍野的格桑花随风摇曳,你一定会被它的美丽所震撼的。”
  陈静关注的可不是这个,她问:“你知道格桑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萧剑扬愣住:“花语?”
  还有这玩意?真把他给难住了!
  看来他都不知道还有“花语”这玩意,陈静心情很好的给他科普:“花语就是人们用花来表达人的语言,表达某种情感与愿望……早在古代人们就赋予了各种花儿不同的含义,在十九世纪初,花语在欧美各国风靡一时,很多上流社会的绅士、女士都爱上了这种浪漫的交流方式……这个你得学学,如果哪天我也想用这种方式跟你交流,而你却一点都不懂的话,我岂不是很尴尬?”
  萧剑扬只剩下感叹的份……好好的花都能折腾出这么多花样来,你们城里人真会玩!不过,既然陈静喜欢,他自然要去学,不能打无准备之仗嘛!萧剑扬同学虚心地问:“那花语都有哪些?”
  小陈老师诲人不倦:“多啦!比如说玫瑰花吧,不同的玫瑰有不同的含义,红玫瑰的花语是‘热爱,热恋’,这是热恋的时候送的;白玫瑰的花语是‘天真纯洁’,求爱的时候送的;黄玫瑰的花语是‘珍重祝福’,这是分手的时候送的;紫玫瑰的花语是‘珍爱、浪漫’……红蔷薇代表‘高贵而美丽’,白牡丹代表‘追求与向往’,红色郁金香代表‘喜悦’,红色康乃馨代表‘信任’,黄水仙代表‘重归于好’,紫色风信子代表‘道歉,后悔’……”她口若悬河,如数家珍,显然对花语是了如指掌了。萧剑扬越听眼睛瞪得越大,越听就越迷糊……你要是问他这些植物哪些有药用价值,哪些可以食用,哪些有毒,他保证可以滔滔不绝娓娓而谈,但是这些玩意……他真的是一窍不通啊!

  发明花语这玩意儿的人一定是个自恋得不得了的死变态!
  “那格桑花代表什么?”他问。
  陈静嫣然一笑:“这个啊,你自己去查,很容易就能查到的。”
  萧剑扬打定主意了,回头就买本花语大全带回去仔细看上几遍,免得一不小心送错了花造成误会,那就麻烦了。
  聊了一会儿,菜上来了,黑胡椒牛排煎得油汪汪的,肉汁滋滋直冒,香气扑鼻,意大利通心粉同样是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指大动。陈静系上餐巾,拿起刀叉,说:“尝尝这牛排,听说是从日本进口的神户牛肉,非常鲜嫩,快尝尝。”
  萧剑扬学着她的样子拿起刀叉,切割牛肉。牛肉当然是很鲜嫩,几刀下去,血水都出来了,但是刀子太钝了,切了好几下都切不下来。他郁闷的说:“这刀子太钝了,根本就切不动牛排的……要是我的匕首在就好了!”
  陈静已经切下一块牛排,优雅的将它送进嘴里,听萧剑扬这么一说,差点没将嘴里的牛肉喷出来。她好不容易才将牛肉咽了下去,咳了好几声,瞪着萧剑扬说:“拜托,不要在人家吃牛排的时候逗笑好不好?会出人命的!”
  萧剑扬说:“是割不动嘛!”
  陈静说:“那是因为你的方法不对!看着我,是这样拿刀子,这样拿叉子的。切的时候不要太用力,慢点来……对,就这样慢慢切!”
  萧剑扬按着陈静的指点,吃力的切着盘子里的牛排,一刀又一刀,把牛排切得血淋淋的。血淋淋倒不要紧,生肉都没少吃,还怕这五分熟的牛肉?要命的是它这把刀实在太钝了,怎么切都切不动,很快就额头冒汗了。反过来看陈静,娴熟的切下一块块牛肉,优雅的送进嘴里,优雅的端起香槟慢慢呷尝,优雅的用叉子捞起通心粉……每一个动作都是赏心悦目,她就是象牙塔里走出来的公主,西餐把她的气质彰显得淋漓尽致,相比之下,他就显得很狼狈了。

  周围有人也注意到他的狼狈样了,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有诧异,也有嘲弄,就像是在看一个刚进城的土包子。这种目光让陈静浑身不自在,蹙起眉头问萧剑扬:“你以前没吃过西餐啊?”话一出口,她便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废话,他是山区出来的,这些年一直呆在军营里,哪里有机会吃西餐嘛。
  萧剑扬老老实实的说:“没吃过。不过这对我来说不成问题,关键是刀子太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