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50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蜘蛛从宁十三怀里挣脱,朝外面冲了出去。门口的安保拦住了她。她一脚将身边的安保人员踢倒在地上。
  宁十三丢掉拐棍,噗通一下子跪在了地板上。
  “孩子,我不能失去你。不要再为难我。”宁十三道。
  黑蜘蛛吓坏了,跑过来,一把将师父扶了起来。
  “师父,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你的腿根本就不能跪。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说着说着,她大哭了起来。
  “我的腿再断一次就再也站不起来了,也就再也没法抱你了。如今,我遇到了麻烦。你留我身边,给我点支持和帮助吧。”宁十三可怜兮兮地说道。
  “师父,我不走。我不走。”黑蜘蛛的头埋入了宁十三的怀里。
  过了一会儿,宁十三看着黑蜘蛛说:“你去把皮六叫过来。”
  皮六进来后,宁十三交代道:“我暂时不让你管兵,是对你好。你爹出麻烦了。我不能让你死在微山。”

  “啊?我爹怎么了?”皮六大惊地问道。
  “东北军与蒋委员长公开对着干了。蒋委员长停了所有的拨款。少帅让各个手下自己筹款。你爹做了一辈子义士,打家劫舍,欺压百姓的事,他根本下不了手。他气得一病不起。”宁十三道。
  皮六的眼泪立即涌了出来,哭着说:“宁爷,小宋江的丧事,你换个兄弟管吧。我立即出发去军营。”
  “你爹不在东北军军营,目前在济南韩复榘那里。他与韩复榘是老朋友。目前,韩复榘也不听蒋委员长的。”宁十三道。
  “我立即去济南。”皮六大声说道。
  “唉,”宁十三叹息道,“我已经秘密送了一大笔钱给你爹。你爹这一两年内的军费应该不成问题。往后,我还会继续的。”
  宁十三说完,转脸看了下窗户,眼神极为凝重。

  皮六跪下,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道:“宁爷,我替我爹谢谢您的恩德。”
  “起来吧孩子,谢什么?哪个国家丢了三个省还不打?只有老蒋手里的中国。如今,日本人很快就会进关,华北说不定哪天就没了。我挣的家业,死了一分也带不走。你爹打过日本人,一生与日本势不两立。把钱给别人不一定对,我也不知道谁对谁错,不过给你爹是没错的。”
  “宁爷,就差鸭屎了,丧礼今天还举办吗?”皮六问道。
  “鸭屎是回不来了。这会子,他肯定怀疑是我杀了他的人。不知道又动什么鬼心眼呢。这孩子。是我耽误了他。当年急着让他出成绩,也没有好好教育。唉。”宁十三头疼道,“我自己做的孽啊。”

  “宁爷,我与他一直要好,我去劝劝他?”皮六道。
  宁十三摆摆手道:“他曾经被老鲶鱼收养过,我与老鲶鱼有过节,无意中将老鲶鱼的行踪透露给了李一刀。李一刀伤了老鲶鱼,后来他就死了。鸭屎后来知道了,对我心存芥蒂。还有就是,黄胡子杀了他的养父,他以为是我指使的。反正,我在他心里已经臭了。小宋江一死,他多半是不可能回来了。”
  “宁爷如果相信我,给我几个人,我拦在湖上,他不可能乱来的。”皮六道。
  “孩子,你高看鸭屎了,同时小看李一刀了。”宁十三道。
  “怎么讲?”皮六不解地问道。
  “估计李一刀会有大动作。赶在这个节骨眼上,唉,也是我运气悖”宁十三拍了下脑袋。
  鸭屎、李一刀缺席葬礼,其他的人基本上都在。野狐田、黑蜘蛛、鸡头米、皮六、小时迁、李一强等人都参加了。湖上亲宁十三的帮派老大全都到了。亲李一刀的帮派老大,没有一个到的,但是都派人过来送了丧礼金。
  下午的时候,小宋江下葬。没过多久,一组兵将楼外楼围了,另外一组兵将望湖楼给围了。打出的口号是,为小宋江报仇,让鸭屎做微山老大。
  听到这个消息后,宁十三没有半点着急。他早已提前预备好了。宁十三安排自己亲自训练的亲信,已经在湖上、林中、苇塘等地埋伏好了。围楼外楼的那组兵很快就被击退了。围望湖楼的那组兵也没有多少气候。
  还有一组兵在楼外楼与望湖楼之间的一条路上,修筑了壕沟和防御带,切断了楼外楼与望湖楼最近的道路联系。
  皮六道:“无论是不是鸭屎的人,请宁爷让我去与他们打一场。”
  野狐田道:“师父,我也打过硬仗,我来对付他们。”
  宁十三依然没有紧张,而是笑着说:“再等等。让一强的人防备着,只要对方不冲过来,就先别管他。”

  鸡头米也有点不解了,凑到宁十三身边问道:“师父,您这是要做什么?如果再不打,楼外楼断了弹药,咱们就补给不上了。湖上太显眼,没法运东西啊。”
  “再等等。”宁十三掏出怀表看了看说道。
  天刚黑,一组近五百人的东北军,押运一批军火来到了湖东。宁十三一直站在外面,看到这些,一下子就乐了。
  “一鸣,可把你盼来了。”宁十三激动地说。
  “六子,”皮一鸣道,“你没惹宁爷不开心吧?”
  皮六道:“哥,爹呢?他身体怎样了?”
  皮一鸣道:“幸亏有宁爷,支援了我们一大笔军费,咱爹的心病了了,身体也就好了。不过,北边不是很太平,日本人南下是早晚的事。”
  “一鸣,你来得正好,旁边有几个毛贼,你去吓唬下他们。”宁十三道。
  “交给我了。”皮一鸣道,“你们跟我走。”
  这组东北军极为有秩序地朝旁边的路上进发,在两边的草丛中摆开阵势。一小组从侧翼佯攻,引发了对方的密集枪击。皮一鸣指挥其他的军队绕道远方,从两边包抄,全歼了一百多敌军。
  也就几个小时,一切就结束了。
  宁十三道:“这就是正规军。这就是正规军啊。”
  皮一鸣道:“宁爷,这些军人以及弹药是我爹送给宁爷的礼物。不过,这些军人,宁爷选个妥当的人带,别让我弟弟乱来。上次给他的人,他一个都没留下来,气死我了。”
  “我把皮六放在身边,让他负责与你们联络,如果再有军费等方面的需求,我让他给你们对接就好。我尽可能不让他参与这些危险的工作。”宁十三道。
  “多谢宁爷。”皮一鸣道,“不过,我爹有个要求,一旦中日开战,这些人必须上战场。”
  宁十三正色道:“当然,我也得上战场。包括他们。”他指着怀义堂其他的人道。
  皮一鸣从怀里掏出一支笔,递给了宁十三道:“这支笔是韩复榘送给家父的,家父让我转送给宁爷。这是欧洲进口的子丨弹丨笔。不如手枪好用,不过是个玩具罢了。宁爷留着做纪念吧。”
  “多谢多谢。咱们借一步说话。”宁十三接过子丨弹丨笔道。他将皮一鸣带到了书房,两人坐在了书桌旁。
  “老皮在韩复榘那?”宁十三问道。
  “是的,家父带了一组士兵,在济南修养,后来就到了韩主席那里。”皮一鸣道。
  “我有个忙,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宁十三问道。
  “宁爷尽管说,我们欠您这么大一个人情,怎么可能不帮?”皮一鸣笑着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