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6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严华杰对她的安排心领神会,并无异议。
  本来玩的是捉放曹,谁知“包抄”居然歪打正着,反恐小组绕到潇南郊区西北角时正好与驾车高速潜逃的杰森撞了个正!
  杰森沿着沟渠跑了两三公里,靠近乡镇时偷了辆车,打算在绕城高速强闯路障,插到五公里外的铁轨,“搭乘”路过的高铁逃离双江。把守路障的丨警丨察没料到杰森亡命般强闯,眼睁睁看着车子旋风般过去,几分钟后白翎的车队刚好抵达,问明情况后全力追击,并联系容上校空中支援。
  杰森偷的是辆旧车,没多会便被白翎追上,反恐队员两个点射打爆轮胎,杰森只得在车子失控前纵身跳下路边陡坡,白翎等人也弃车紧追不舍。双方在杂草丛生的荒野中展开追逐战,还得时刻防止对方的冷枪,不过反恐小组有七人之多,武器精良火力很猛,围堵之下杰森的活动范围越来越窄,眼看前方是一览无余的平原,杰森一筹莫展。
  偏偏这时空中响起隆隆的声音,周身墨绿的军用直升飞机灵巧地降落在前方,全副武装的特种兵鱼贯而下立即组成散兵形,正好挡住杰森的逃路!
  前有阻截后有追兵,杰森顿时陷入绝境!
  杰森是很识时务的,果断从口袋里掏出白帕用力挥舞,大声喊道:“我是美国公民,我请求立即联系美国大使馆,保护我的合法权利!”
  反恐队员犹豫了,请示道:“白主任怎么办?”
  “狙击手准备!”白翎轻声吩咐道,转而提高声音道,“请出示证件,请出示证件!”
  杰森掏出护照晃了晃,叫道:“我叫杰森,我是美国公民!”
  “露头了!”狙击手道。
  白翎果断道:“击毙!”
  “卟”,杰森应声倒地。
  白翎等人过了四五分钟才小心翼翼围上去,见杰森仰面朝天,前额有个血洞,手里紧紧握着护照。白翎拿起护照看了会儿顺手塞进兜里,命令道:

  “拍照。”
  照片上杰森右手握枪,左手却没了那本护照,看上去是持枪拒捕的样子。反恐队员们会意,连续多角度拍了很多张照片,留做今后跟美国人扯皮的证据。
  当夜躲在潇南与红河交界的两名助手听到枪声,也通过种种渠道得知事情闹得很大,心惊胆战之下连夜逃离双江,从碧海搭乘飞机回到香港,再转机去华盛顿FBI总部。
  白翎等人收兵后直奔省一院,在手术室门口与京都方面紧急联系,确认FBI的确研发了某种用于审讯的药剂,使审讯对象在极度疼痛下产生恐惧绝望的情绪,继而吐露实情。

  听到这里白翎暗自庆幸果断击毙杰森,倘若方晟把掌握的秘密悉数说出来,不知要掀起何等惊涛骇浪,给当前暗潮汹涌的时局带来多大变数!
  有关部门并说这种药剂并无解药,只有采用大剂量镇定剂、镇痛剂逐步缓解,等药剂自然排出体外,当然这个过程比较漫长,因此可以进行血液透析等医学手段加速毒素排泄。
  “说了半天等于没说啊。”白翎不满地嘀咕道。
  于道明综合各方信息,同意省一院副院长的医治方案,紧接着许玉贤连夜组织人手撰写情况说明,赶在周日上午九点前交到省委,事关重大,省委常委要对报告进行讨论然后才能上报给京都。
  击毙FBI特工是非同小可的事件,估计外交部也要度过一个不眠之夜了!

  一般来说即使两国交战都不杀特工,既是情报界约定俗成的规矩,也是刺探、掌握对方情报机密的需要,活捉的特工被榨取剩余价值后用于交换,当然被俘特工归国后也不会再启用,通常发配到偏远荒僻的地方呆着。因为情报界默认特工被俘绝对扛不住严刑逼供,出卖本国机密在所难免。所谓双面间谍,说穿了就是仍有利用价值的被俘特工,其实双方都不信任他。
  周日下午美国国务院气势汹汹紧急召见中国驻美大使,提出最严厉的抗议,理由是美国公民赴华旅游兼商务考察途中遭到丨警丨察无理由枪杀,要求中方给予明确说法,切实保障美国在华公民的人身安全!
  周日晚上中国外交部召见美国驻华大使,提交杰森被击毙的现场照片和相关材料,严正作出两点声明:
  一是有证据证明杰森参与策划了当天工人在省正府大门前闹事,以及傍晚红河**,他还伙同两名美国人(已逃逸)有预谋、有组织地绑架银山市委领导共三人,以及一名司机;

  二是杰森对银山组织部长方晟注射毒剂,并在警方抓捕过程中开枪拒捕,导致枪战中被击毙。
  听到国务院反馈的两点声明,FBI总部惊愕不已。杰森对方晟进行逼供是在情理之中,那天傍晚的行动本身就针对他,但怎会扯上工人**呢?两名助手坚决否认与任何工人有过接触行为,更谈不上组织、策划,绑架方晟时顺带罗世宽和纪晓丹也是没办法的事,当时的状况根本来不及单独拉出方晟。
  然而以巧合来解释未免说不过去。
  方晟作为官方代表刚刚化解了红河**,旋即被杰森绑架,此外还有代表市委协同指挥的罗世宽和纪晓丹,面对国务院官员的质问,FBI也觉得词穷。
  FBI不想透露杰森等三人此行的真正意图,毕竟詹姆士的死对FBI来说很不光彩,涉及到无安全措施雇用退役特工、利用情报勒索,而且作为情况主管部门,事后几个月才发现特制相机失窃,期间竟无人关注过詹姆士的报告,不能不说是FBI重大丑闻。
  家丑不能外扬,FBI当然拒绝透露杰森为何有这趟中国之行。
  FBI与国务院反复斟酌,再度发出外交照会,指出中方两个技术性错误:第一,根据杰森助手提供的火车票,他们一行从碧海抵达银山只有短短三天,且活动轨迹仅限于市区,怎可能参与策划工人在省正府大门前和红河闹事?第二,杰森是前额中弹身亡,美方有理由怀疑他并非拒捕,而死于远距离狙杀。
  中国外交部经过讨论和蹉商,作出如下解释:杰森等人在银山确实只有三天,但之前在碧海呆了两周时间,当下网络、通信技术高度发达的情况下,距离并不是解释犯罪外因的理由;至于远距离狙杀问题,当时是有狙击手参与追捕,且杰森中枪倒地时右手紧握手枪,证明有过拒捕行为。
  双方你来我往隔空交手七八个回合,最终嘴皮子都说累了,反正这类外交纠纷屡见不鲜,通常都没有结果。总之中方坚信杰森在**里扮演了不光彩角色,美方则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最终也不了了之。

  就在外交仗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方晟昏睡四天后终于醒来,睁开眼便看到欢欣万分的白翎和严华杰。
  刚微笑了一下,全身又传来那股熟悉的钻心的疼痛,忍不住“啊唷”叫了出来。白翎连忙叫道:
  “护士,给他打止痛针。”
  护士歉意道:“许主任说毒剂已排得差不多了,会有点痛但得忍住,不适宜用大剂量安定和止痛药物。”

  “可我一秒钟都忍不下去……”方晟呻吟道,实在被这种钻心附髓的痛折磨怕了。
  日期:2018-06-22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