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俗人的故事》
第29节

作者: 磨豆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把被抓在蔡力农手的菜刀,彻底的激起了谭国刚的火气。他忽然站起身,疯狂的怒吼。
  “呵呵...”
  张天毅好笑的看着谭国刚,完全无法理解他的做法。
  他查清楚了前因后果,知道谭国刚原名谭春来,当年失手杀人以后顶替了死去了的堂兄的名字来到了燕京城,机缘巧合之下有了现在这份家业和前景。可他没有想到,谭国刚不给蔡力农十万块救命钱只是因为怕蔡力农的出现会让狗仔队揭开当年的事情,让他失去现在有的这一切。
  前途,原来兄弟和兄弟儿子的性命还要来的重要。
  “铁了心啊。”张天毅叹息。
  “你能把我怎么样?杀了我?这里是燕京城,杀了我你们走得出去?反正我早该死了,这些年名声传遍华夏,数钱数到手软。女粉,嫩模,小明星睡了一堆。我够本了,杀了我,你们四个人一个也别想在华夏有立锥之地。法律和我的经纪公司,都不会放过你们。”谭国刚张狂的嘶吼,他太了解蔡力农了。让他打人可以,杀人,他没有这个胆量。
  “神佛为信仰而战,人为子孙而活。听到人家的话了吗,数钱数到手抽筋,都不愿意还你的救命钱。作为一个男人,你对于倾家帮助你的兄弟见死不救。作为一个长辈,你对于自己的子侄重病而不帮,这不对。”张天毅摇着头,看着谭国刚。

  “你自己看着办吧。”张天毅扭头看了蔡立国一眼,这件事帮到这里,他觉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
  刚进燕京城几个月,丢掉了工作,这样的事情不少,可也不多。虽然因祸得福即将和胖子林素衣一起创业,但是,你不能因此喜欢祸,觉得祸是对的。事实,祸是祸,不会因为带来的结果好受到欢迎。像恶是恶,不能因为一件坏事被变成好事,不是坏事了。
  蔡力农抓着菜刀,怒目圆睁,冲着谭国刚的额头猛劈了下去!
  有人能够漠视生死吗?
  没有!

  遍布在历史星河的伟人,也没有一个敢说生死是小事。顶多有一些因为理想、因为黎民百姓,因为国家山河。甘愿赴死,敢于去抛头颅洒热血。谭国刚本质和张天毅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一样是小人物,只不过现在他奋斗成功了。但是表象的风光不能遮掩骨子里最原始的东西,谭国刚若是不怕死,当初失手杀人又何至于捏造身份逃到燕京城?
  这一刀劈下来,他顿时慌了心神。
  先前的从容不迫全部都消失不见,他只看到一点银光要落在他的脑袋。十年前的惶恐和恐惧,再一次全部涌心头。
  “不要!”谭国刚惊恐的摔在沙发,下意识的横臂挡在头顶。
  他只觉得全身的汗毛眨眼间竖立,冷汗直冒。
  蔡力农的刀,丝毫没有停滞的意思。

  继续劈落。
  在这时,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道:“住手!”
  蔡力农的刀下意识的悬停在半空,刀锋已经划开了谭国刚睡衣的袖子。
  鲜血,吧嗒吧嗒的滴落在地面。

  说话的,是一直没有发声的林素衣。
  蔡力农下意识的回头,看着这个浑身下充满了仙气的女人。他当然不会觉得这个女人有多柔弱,三下五除二把一个大汉打的爬不起来的女人,无论如何都和柔弱搭不边。
  事实,蔡力农劈下这一刀靠的是被张天毅激出来的向死而生的豪气。现在被林素衣叫停,再让他劈下这一刀,那难了。
  林素衣从张天毅口夹走香烟,放在嘴吸了一口。然后被烟气呛的接连咳嗽,这咳嗽声引得张天毅会心一笑。她把香烟放在桌子按灭。笑道:“怎么动不动杀人呢,是点钱的事,谭大明星这么有钱,会在意这一点?”
  林素衣淡淡的开口,声音清冷。拿捏得却是恰到好处。
  “给,我给。你们要多少,我都给。不是钱吗?我房间书桌下面的保险柜里面,几十万肯定是有的。你们都拿走,只求饶了我的性命。”
  谭国刚是的真的怕了,菜刀的寒光落在眼睛里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死亡是这么恐怖的一件事。和死亡起来,什么璀璨星途,什么牢狱之灾,那都算个屁啊!
  算最后判他死刑,那也现在死要好一千倍,一万倍。
  张天毅拿着桌子的纸巾把粘在手的苹果汁仔仔细细擦拭的干干净净,顺便把手指渗出来的血迹擦拭干净。把纸捏在手,看着谭国刚说道:“和你一样,我也是穷地方出来的人。对于当年的事情,我没有什么深究的想法。把该给我们的钱给我们,这件事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至于你说的那些狗仔的事情,是你的麻烦也好,是你的报应也罢。本身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你做的事情,对得起他吗?”

  谭国刚大口的喘着粗气,靠着沙发的椅背惊恐的看着张天毅。他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可能在这个年纪能做到调动别人情绪让人甘愿为他赴死的地步。他别说见,是听也没有听过。
  在华夏明的传承,取得最大成功的那些人无一不是擅长借势的人。用在统治者身,可以称之为用人。张天毅小小年纪已经显露出这样的端倪,很难想象,再给他几年的成长时间,他会成为一个怎样恐怖的存在。
  而且,这些话其实已经让谭国刚明白张天毅已经很明确的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也拿到了该拿到的证据。
  谭国刚点头,耷拉着肩膀颓然的说道:“这件事情,是我对不起蔡哥。当年要不是他,我走不出怀来县,到不了燕京城。不是他给的十万块钱,我也攀不通天梯,也拥有不了今天的地位。去找你们的人,是我委托给虎哥的。我本来打算堵住你们的嘴,再想办法救训儿。蔡哥,你相信我,我真的是想救训儿的。”
  说到这里,谭国刚痛哭流涕。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是真的想杀了我,也相信你真的会救训儿。”蔡力农把手的菜刀抓的更紧。
  他了解谭国刚吗?肯定了解,虽然这十年不曾联系,可前三十年从光着屁股到长大成人。对于对方的了解是写到了骨子里的,这十年的变化,还不足以抹去前三十年的影子。人长到三十岁,很多有关于性格方便的因素已经是定了型,不遇到点惊心动魄刻骨铭心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大的变化的。
  在巷道里面看到那六个大汉围堵张天毅的时候,蔡力农察觉到了什么。再听到刚刚谭国刚那句堵住嘴,他的心已经明了。不给他钱还要堵住他的嘴,能用的手段很多吗?
  什么时候,在这个曾经的兄弟眼,杀人都是一件不用去怎么考虑的事情了吗?
  “不,我怎么会杀你!我当然不会那么做,我是想让他们警告你们一下。毕竟这事对我影响挺大的,要是有一句话假话,我被天打雷劈。”谭国刚吓了一大跳,赶紧伸着手赌咒发誓。
  日期:2018-07-12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