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6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们……你们的目的就……就是杀死菊田先生!”
  “啊?你只想到了这个?”萧晋一脸失望的摇摇头,“真是的,格局太小了,我现在都有点开始为天理盟后继无人而感到悲哀了。陈先生,请你搞清楚,在你眼中堪比祖宗的菊田雄斗,对老子而言真的连条野狗都不如。
  实话跟你说吧!这里面没有惊天的秘密和阴谋,我们也不是什么间谍或杀手,就是普普通通的歌星和保镖,只不过胆子比常人大了那么一点而已。
  如果你没有对语儿产生什么不好的念头,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我们会好好的演出,配合公司的企划和宣传,然后皆大欢喜的离开夷州。
  可惜啊!你动了不该动的心思,菊田雄斗也有了不该有的想法,我们只好竭尽所能完美且无后患的解决掉你们两个人喽!”
  “怎么解决?”陈汉飞用尽了全身力气压住内心的害怕,咬牙说道,“夷北是我们天理盟的大本营,如果你们没有动菊田先生,挟持我或许还能安全逃脱。
  可是,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我父亲为了平息山口组的怒火,一定不会太在乎我个人的死活,你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夷州!”
  “所以呢?”萧晋脸上挂着嘲讽的笑,“陈先生是不是想说我们现在放了你还不晚,因为你同样面对着保护菊田先生不利的困局,我们算是站在了同一阵营,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把这件事完满的解决?”
  这样的态度瞬间让陈汉飞最后一点希望变得摇摇欲坠,不甘心的嘶声道:“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当然有,要不然我怎么敢大摇大摆的干掉菊田雄斗和他的贴身保镖呢?”说完这句,萧晋似乎又有些不确定,就回头问谭小钺道:“是吧?!”
  谭小钺抿紧了唇,明显懒得理他。
  无所谓的耸耸肩,萧晋重新露出灿烂的笑容,看着陈汉飞说:“菊田雄斗是由你接待的,这里又是你的会所,晚宴也是你举办的,可以说这里全都是你的人。
  如果杀害菊田先生的刀柄上有你的指纹,然后你也跟自己最亲信的手下人间蒸发的话,你说外面的人会怎么想呢?其中又有几个会认为这是大陆来的一个女明星干的呢?”
  陈汉飞的眼睛慢慢睁大,同时瞳孔也一点点缩成了针眼。
  虽然萧晋的说法太笼统,充满了漏洞,但他知道,若是真那样的话,除了他父亲和天理盟之外,没人会觉得这事儿跟一个歌手戏子有关,更何况还是目前大陆最如日中天的戏子,说她是杀手?鬼都不信。
  最最关键的是,他会“被”人间蒸发,可想而知,绝对会是真的蒸发,对方一定不会让他活着去揭穿这个骗局。
  想通了这些,他再也顾不上许多,猛吸一口气就要大喊救命。可他的动作怎么可能快过萧晋?后脑一痛,便干脆利落的昏了过去。
  “把这两个人悄无声息的带出会所,有问题吗?”指指地上陈汉飞和他的手下,萧晋问谭小钺道。
  谭小钺一言不发,拉下头套盖住脸,上前一手一个,便将两个大男人轻松的夹在肋下。
  萧晋赞赏的点点头,隔着手帕捡起她丢下的水果刀放进陈汉飞的右手掌心握了一下,然后说:“车在哪儿,你知道,关押这两个人的地点就在车上,弄好了早点回酒店休息。”
  谭小钺转身走进内室,像一只黑色灵猫一般无声的越窗而出,几个闪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萧晋来到内室的一个房间内,见地上躺着三个人,其中菊田雄斗身上只穿了件和式浴衣,俯卧在榻榻米上,身下有大片的血迹,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而另外那两个身穿黑西服的家伙却只是晕厥。

  他掏出手枪,犹豫了好一会儿,刚要对准那两人,突然旁边伸过来一只小手,抢过枪便对着那两人扣动了扳机。
  他眉头蹙起,不悦道:“语儿,你干什么?”
  秋语儿没有回答,而是蹲下身仔细看了几眼那两人身上向外汩汩流血的伤口,接着竟分别在他们脑袋上又各补了一枪,这才起身意犹未尽的说:“原来这就是杀人的感觉啊,也不像那些小说电影里描写的那么夸张嘛!”
  萧晋的脸已经黑了,夺回手枪,厉喝道:“秋语儿,你在挑战我的忍耐极限吗?”
  “你从没有亲手杀过人,对不对?”秋语儿笑意盈盈的抬脸看他,“你是我的主人,强大,骄傲,而这些家伙却是泥地里最肮脏的臭虫,他们不配让你的双手沾血,更不配成为第一个被你杀死的人。”
  仿佛心脏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似的,萧晋这才知道,原来感动的表现方式也可以是疼痛。
  杀人,在文学作品中总是会被轻易的提及,特别是现在的网络小说中,男猪脚要是不弄死几十个人都不好意思出门跟人打招呼,可在现实世界,这个词语距离大部分的人都是非常遥远和陌生的。

  利刃刺进皮肤肌肉时的声音,鲜血喷溅时浓重腥气,被杀之人临死之前的惨嚎与目光,一般心理素质的人根本无法承受,更不用提随之而来的噩梦和各种精神压力了。
  萧晋是一名医生,他尊重世间所有生命,也始终都认为自己双手的天职就是拯救生命。可人生如海,命运的浪头将他推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杀人早已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情。
  在来夷州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事到临头才发现,收割生命其实只关乎道德,跟胆量大小完全无关。
  秋语儿看出了他的犹豫和纠结,于是便替他做了这件事,还表现的仿佛过家家一样。
  或许当年的创伤扭曲了她的三观,让她无法再像个正常人那样去看待这个世界,可说到底,这也是她第一次杀人,而杀人的后果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不会因为她的变态想法而有丝毫改变。

  “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你杀和我杀,有什么区别?”将她拥在怀里,他轻抚着她的后背问。
  秋语儿惬意的闭上眼:“区别很大啊!如果让你自己杀,说不定这会儿正因为暴戾情绪而冲我发火呢,怎么可能享受这种温柔的待遇嘛!”
  萧晋叹息一声,紧了紧手臂,说:“罪孽都归于我身,只希望你将来不要恨我才好。”
  秋语儿也抱紧了他:“你把我交给小柔吧!我去替你看着她。”

  “你变态的开关打开了就关不上是不是?”萧晋摇头苦笑,“那丫头就是一只快要修炼成精的狐狸,凭你这点儿刚刚才悟出几个月的道行,还妄想监视她?老子还怕是肉包子打狗呢!”
  “那怎么办?”秋语儿扭了扭身子,“你已经发现了我的变态,肯定不愿意再让我住在囚龙村,难道我真就只能唱一辈子的歌?”
  “你想多了,沙夏那样的冷血杀手都能住在家里,凭什么你就不能?”拍拍她的满月,萧晋松开她,低头看了看腕表,说,“想想韵儿,让她幸福快乐的长大,才是你最大的责任。好了,时间浪费的差不多了,你确定不需要呕吐一下么?”
  秋语儿脸色顿时就变得惨白,快速的四下看看,然后便冲向了角落一个明显是卫生间的房门。
  日期:2018-05-12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