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57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惊惶中带着哭腔的呼救声远远的传来,萧剑扬一激灵,抢劫?有人抢劫?他二话不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过去,速度之快,让路人瞠目结舌!只是几分钟,他便穿过了两条街道,来到一个路口,那里人员密集,议论纷纷,一个穿着一袭白裙的女孩子指着前方带着哭腔大叫:“抢劫了!抢劫了,快帮我抓住他啊!”眼泪都流出来了。萧剑扬觉得她有点眼熟,但是抓贼要紧,顾不上打招呼了,一阵风似的从人群中间穿过,飞也似的追了上去。前方,两名巡警正跑得气喘吁吁,在他们前面两百来米处,一个小小的身影两片脚掌上下翻飞,跑得那叫一个快,这两名巡警怎么追都追不上,气得他们挥舞着警棍张牙舞爪:“别跑!给我站住!”那家伙可没有半点要站住的意思,相反,还越跑越快了。

  眼看就能逃脱了,那个飞毛腿心里得意,回过头来冲那两名累得像狗的巡警挤眉弄眼:“追啊,来追我呀……”猛然看到一个精悍的身影半路杀出,足不沾尘的追了上来,他张大了嘴巴,发出一声狂叫:“我的妈呀!”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撒腿飞奔!只是那位从后面追上来的老兄实在太快了,他只跑出了不到一百米,衣领一紧,就让人给拎了起来,下意识的想挣扎,手脚刚动,左肋下就挨了一拳,只一拳就把他给打得闭了气,脸色变得惨白,倦成了个大虾米。

  萧剑扬微微喘息着,将这粒大虾米扔到地上,问:“抢来的东西呢?”
  大虾米捂着腹部,面无血色,蜷得更紧了。
  萧剑扬等了三秒钟,见他还不作声,一脚照着腰椎踢了过去,大虾米嗷的一声,给生生踢散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叫:“大爷,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萧剑扬问:“抢来的东西呢?”
  那小子吸着凉气,哆哆嗦嗦的把手里那个米黄色的、精美的坤包交了出来。萧剑扬接过,问:“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那小子哭丧着脸说:“我刚把这包包顺到手,巡警就来了,追了我好几条街,然后又遇上了大哥您,我根本就没有时间打开包包啊……大哥,你是怎么练的,跑得这么快!遇上你,算我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萧剑扬哼了一声:“好手好脚,干什么不好,非要抢劫!进监狱里好好反省几年吧!”
  这时,两位巡警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第一时间铐住了那小子,确定他再也跑不掉了,才向萧剑扬道谢:“同志,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这小子是个惯犯,经常出来作案,跑得飞快,比耗子还能钻,要不是你,我们这次恐怕又要让他跑掉了!”
  萧剑扬说:“小事一桩,不用谢的。”

  那个女孩子跌跌撞撞的追了上来,打老远就喊:“我的包包呢?我的包包呢?”看样子坤包里肯定有很重要的东西,不然她不会急成这样的。萧剑扬迎上两步,把坤包递给她:“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的东西。”
  女孩子一把抢过,手微微发抖的拉开拉链,检查里面的东西,哦,身份证、学生证、银行卡都放在里面,也难怪她会急成这样了。确定里面的证件一样没少后,她松了一口大气,几乎要瘫倒在地上了。她从里面拿出几张百元钞票递了过去:“这位大哥,真的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这点钱……”
  萧剑扬摆摆手,说:“这都是我们这些穿着军服的人应该做的,不必客气。”
  女孩子说:“这钱你一定要收下,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不给你一点报酬我心里过意不去!”
  萧剑扬说:“都说了不用了,赶紧回去吧,以后深夜出门别带太多值钱的东西,免得再吃亏,我先走了!”他现在很赶时间,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些,说好了两个小时之内赶到就一定要在两个小时内赶到,不能失信的。他没时间跟这个女孩子磨蹭了,将往自己口袋里塞钱的手挡了回去,撒腿就跑,转眼之间就不见人影了。
  女孩子望着他的背影有些怔忡:“哎……都忘了问他叫什么名字了……”
  萧剑扬紧赶慢赶,赶到萧凯华所在的小区的时候,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
  小区大门口,正在焦急的等待着,他穿着一身保安制服,左袖空荡荡的,在晚风中荡起小秋千来。
  不少深夜回来的小区住户主动跟他打招呼,而他也一一回应,只是眼睛始终望定一个方向。
  保安队长走了出来,见他还站在那里,忍不住说:“老萧,等什么呢?你都在这里站了快两个小时了!”
  萧凯华说:“那个兔崽子,怎么还没到?该不会是迷路了,或者惹上麻烦了吧?真叫人放心不下!”

  保安队长说:“我真是服了你们这对活宝父子了,明明担心得不行,为什么不到车站去接他呢?也就两块钱的事情而已!”
  萧凯华说:“不行,他必须自己走过来!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到,他就太让我失望了。”
  保安队长直摇头:“做你的儿子可真是命苦哟!”
  正说着,脚步声响起,一个矫捷的身影出现在路灯的灯光下,打老远就喊:“爸,爸!”
  萧凯华看了看保安室的时钟,两小时零五分。他露出开怀的笑容,迎上两步,随即又板起了脸:“你迟到了!”
  萧剑扬看了看时间,哎哟,还真是迟到了五分钟。他说:“半路上遇上有人抢劫,就过去帮丨警丨察抓住那个家伙,然后又录了口供,所以耽搁了几分钟,对不起!”

  保安队长看不过去了,走过来叫:“哎,老萧,你这是干什么?儿子好不容易过来一趟,你一见面就绷着脸训人,像话吗?”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萧剑扬,连声夸奖:“好一个棒小伙,这身板,这精神头,活脱脱一头小狮子啊!老萧,我要是有这样一个儿子,做梦都会笑醒,你就知足吧!”
  有这么个和事佬在,萧凯华想继续拉下脸来训人都不行了,再说,半年不见了,说不想儿子,那是不可能的,他只能扳着脸说了一句:“下次注意,不管出于什么理由都不能迟到!”
  萧剑扬说:“明白,下次我绝对不会再迟到了。”好奇地朝小区了张望,看着那一幢幢精致豪华的楼房咋舌:“爸,你不是说你在工厂里当保安吗,怎么……”
  萧凯华说:“年头的时候把工作给换了。走吧,带你去吃宵夜。”说着大步走不远处一幢出租屋走去。萧剑扬跟在后面,亦步亦趋,前脚正好踩在父亲后脚的脚印上,两个人成笔直的一列,路灯将他们的背影拉得老长老长。
  保安队长看得直摇头。不愧是当兵的,不管去到哪都是如松如钟,二人成列,三人成行,一辈子都改不了。

  出租楼显得有些破旧了,密密麻麻的拉着的电线上满是灰尘,脏兮兮的,墙皮有多处脱落,出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别被掉下来的东西砸到了。这种房子老城区有的是,上海的大发展让老住户都发达了,早早搬进了新城区,但老房子也没有浪费,改一改租出去,地理位置好一点的租给人做商铺,位置较差的或者三四层以上的则租给外来务工人员,每个月收租金收到手软。这种出租屋分临时房和月租房,临时房按天算,交一天的钱就住一天,房东不时过来查房,发现到期还不搬走的就撵人。月租房则按月交钱,跟临时房比起来要便宜一点。外来务工人员如果没有固定的工作的话一般都是租临时房,住上三两天还找不到工作就赶紧搬走,到别的地方去碰运气,临时工租金挺贵的,他们耗不起。不过月租房也不见得轻松,治安人员每个月都会过来检查,发现没有暂住证的就带回去罚款,那些没有办暂住证的住着可不是一般的受罪,跟过街老鼠差不多。萧凯华租的是月租房,每个月的房租是二十块,他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年多了————换工作之前也是在这里住的。

  日期:2018-07-12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