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56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结束了跟老爸的通话,他又拨下陈静的电话。这次费了点事,陈静跟他说过,学生公寓的宿舍里是没有电话的,每个楼层的楼梯口才有几部,所以每次他打电话过去她总要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去接……一个月两次,每次五分钟的通话机会实在是太让人蛋疼了。不过还好,现在他已经离开了军营,有的是时间,只要别心疼长途费就行了。
  接到电话的妹子帮他喊来了陈静,陈静的声音透着惊喜:“今天太阳打哪边出来呀,居然给我来电话了……咦,不是保密号码?”
  萧剑扬嘴角一个劲的往上翘:“我休假啦,现在在昆明。”
  陈静惊喜得只想放声大叫,一迭声的问:“你真的休假啦?没骗我吧?休多久?什么时候来上海?”
  萧剑扬说:“有十多天呢,去上海的机票已经买好,马上就要出发了……现在满街都是小吃,你想吃什么呀?我给你带过去。”
  陈静发出一串清脆的笑声,说:“小吃呀,你帮我买点竹米过来,我想用它煮糖水喝。顺便再帮我买点核桃,要薄皮的,这种核桃才香呢,去年去云南玩的时候我吃过一次,现在想起来都还流口水。”
  萧剑扬说:“好,竹米和薄皮核桃是吧?我给你买,还想吃什么?”
  陈静说:“没啦,就这两种……你路上小心点,到了之后给我电话,我到机场接你。”
  萧剑扬看了看时间,哟,都傍晚六点了,等飞机到了之后怕是得十点啦。他说:“现在都六点了,飞机还要一个多小时后才能起飞,等到了上海,已经是深夜了,你一个人出门我不放心,所以就不要来接我了,我去我爸那里过夜。”
  陈静有些失落:“你就不能先来找我啊?我们都有大半年没见了。”
  萧剑扬说:“明天就去找你,你明天什么时候有空?”
  陈静说:“明天……明天是星期五,上午有两堂课,下午就一堂课,你下午四点过来吧。我的校址你还留着吧?不认识路就打出租车,不必省这点钱。”
  萧剑扬笑:“开玩笑,看地图是我们的基本功,如果这点本事都没有我早就让教官乱棍打死了。行,下午四点钟我到你的学校找你,不见不散。”
  陈静说:“嗯,不见不散。”
  有些不舍的挂了电话,萧剑扬一头扑入到小吃的海洋之中,四处寻找山竹子、竹米和薄皮核桃。不到二十分钟,这些东西都买齐了,他背着大包小包,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机场……
  上海,我来了!
  飞机在巨大的呼啸声中冲向一片繁星般璀璨的灯海,这次飞行的终点站,到了。
  萧剑扬背上背囊,顺便帮一位老人提起行李箱,大步流星的走下飞机。他一身87式丛林迷彩(俗称农民工迷彩),腰标挺得像一支标枪,行如风,立如松,坐如钟,夹杂在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平民中间要多显眼就有多显眼,一些打扮入时的女孩子朝他投来怪异的目光,让他不由自主的觉得,自己是把衣服穿反了还是怎么了,为什么不管走到哪里,大家总是用这种目光看他?
  下了飞机,他把行李箱还给老人,老人不住的道谢:“小伙子,谢谢,谢谢啊!”他微笑:“不要客气,赶紧让你的家人过来接你吧。”然后大步走向电话亭,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号码:“爸,我现在到上海了,估计两个小时后就能到你那里去……对,两个小时就能到了,不用来接我,我自己能去。”
  萧凯华的声音里带着笑意:“那我,我给你做小鸡炖蘑菇,你赶紧过来。”
  萧剑扬说:“我会的。”挂了电话,问:“多少钱?”
  电话亭老板说:“一块钱。”
  萧剑扬咝地吸了一口凉气,这才说几句话啊,就要一块钱了,太黑了吧?不过,火车站附近的一切总是死贵死贵的,他也习惯了,拿出张两块钱的钞票递给老板,顺便买了瓶矿泉水,一口气喝掉半瓶,将剩下半瓶扔进背囊里,拿出地图来看了看,选定前往浦东的路线后,出发了。
  机场外,很多出租车司机正在等客。现在出租车还是个新鲜玩意儿,有钱人才享受得起的,因此出租车司机牛得不行,比如说在广州,可不是出租车司机拉客,是乘客讨好出租车司机————人家只收美金,不要人民币。上海的出租车司机则没有这么牛,谁叫上海的出租车多呢,竞争激烈啊,纷纷上来拉客,那些衣冠楚楚的乘客是他们争夺的焦点,至于萧剑扬……还真没有人过来招呼他上车————一看就不像个有钱的,招呼他纯属浪费口水。萧剑扬抬头看看天空,一轮月亮挂在暗蓝的夜空之中,片片乳白色的云朵间点缀着疏疏几颗星星,一天的燥热已经消散,夜凉如水,挺凉快的,适合长跑。如果没有迷路的话,两个小时内到达老爸所在的工厂,足够了。

  他紧了紧鞋带,沿着公路开始慢跑。
  宽敞而平整的公路上,汽车汇成长龙,奔流不息,霓虹灯灯次第亮起,一条条步行街上,打扮入时的青年男女十指相扣,招摇过市,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大排档里热气蒸腾,一批批食客围坐在一起,啤酒当开水喝,麻辣烫吃得额头满是汗珠。一幢幢高楼大厦上,形形色色的广告牌灯光闪烁迷离,与各大酒店、俱乐部、饭店、会所的招牌相辉映,红红绿绿的汇成一片迷人的灯海,编织出一个光陆离奇的梦幻世界。萧剑扬只知道上海很繁华,可做梦都没有想到会这么繁华,一双眼睛都有点儿不够用了。

  上海,纸醉金迷的东方魔都,中国眺望外界的窗户。那滚滚黄浦江流动的不是江水,而是金银。
  萧剑扬惊叹,在山区里呆久了,猛一来到上海,真的有点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不知所措了。唉,也不知道湖南、湖北这些省份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个水平?真的好期待啊!
  边跑边看,边看边跑,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来到浦东新区。这里更加热闹,打桩机、挖掘机、搅浆机、起重机……一台台机械的轰鸣昼夜不停,一幢幢高楼大厦竹笋似的破土而出,拔地而起,上海强大的活力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这里也是外来务工人员的乐园,那些没有技术没有文化的外来工一古脑的往这边跑,因为这里的建设项目实在太多了,只要愿意卖力干,总能找到工作的。他们在工地上搬砖搬水泥抬钢筋,干着最辛苦的工作,拿到的工资却是最少的,不过,即便是这样,在这里干一个月也顶了他们在家种半年田了,没什么好抱怨的。萧剑扬跑过的时候就看到一些外来工就在路灯下随意铺上一张报纸,嘴里咬着一支最便宜的烟,很起劲的斗起了地主,一些坏家伙则三三两两的来回闲逛,看到漂亮的女孩子走过就狂吹口哨,吓得女孩子花容失色,落荒而逃。他摇了摇头,你们有多无聊啊,就不怕把女孩子惹毛了,找人来收拾你们?在他老家,谁敢这样耍流氓,不被女孩子的家人打断腿算你命大!

  “救命啊……抢劫了,有人抢劫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