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诡秘术——最真实的民间诡异奇闻,胆小勿入》
第25节

作者: 秒僧十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快就到了火葬场,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
  我四处瞅了瞅,看到火葬场外一处水洼上有丛茂密的芦苇,刚好能藏身,一猫腰躲了进去。
  火葬场到底有何秘密,李月红和莫四失踪的尸体到底跟顾老头刘瘸子他们有没有关,就看今晚了。
  刘瘸子今早跟我说的那些话明显有破绽,若是他们真是盗尸的养尸人,我就不信逮不住这两个狗日的。
  日期:2018-09-25 11:54:57
  芦苇丛里蚊虫很多,我躲在里面不时地驱赶蚊虫,还要时刻注意火葬场门口的动静,搞得我苦不堪言。
  从下午六点多一直待到晚上十一点,火葬场除了进去过几个家属摸样的人进去又出来后,就再没见其他人出入过,也没见顾老头和刘瘸子出来。

  我被蚊虫咬得心烦意乱,同时还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都这个点了,也没见刘瘸子跟顾老头露面,难道我想错了,他们两根本就没事,而是我在凝神凝鬼?
  我摸了根烟叼在嘴上,刚想打燃火机,忽的看到火葬场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影,走路一扭一拐的。
  那不是刘瘸子吗?
  我心狂跳了下,运足目力看了过去,果然是刘瘸子。
  刘瘸子肩上扛着一个麻布袋子,里面不知装的是什么,反正很沉的样子。

  日期:2018-09-25 12:16:33
  走起路来更是一边重一边轻,显得头重脚轻的,还一边走一边鬼鬼祟祟的往四处打量!
  有戏!
  刘瘸子这样子他肩膀上抗的不会是具尸体吧?
  这狗日的,白天还装,终于还是让老子给逮住了!
  我说不清是兴奋还是怎么,整个人从后背脊骨处都涌起一阵酸麻的感觉。等刘瘸子经过我藏身的芦苇身子往前走了大约百把米的时候,我一猫腰闪身出来,跟了上去。
  日期:2018-09-25 15:35:03
  刘瘸子扛着个麻袋走得很慢,走走停停的,弄得我很不好跟踪他。我不得不打起一万个小心来应付。
  起雾了,让本来就不好走的路,更加难走。
  跟着刘瘸子往前走了大约个把来时辰,就到了小东山深处。
  这个时候刘瘸子把肩上的麻袋扔了下来,呼哧呼哧喘了几口粗气,用牙齿咬住了手电筒,一个劲儿地在地上刨。
  他在干嘛,他是想把麻布袋里的东西给买了吗?麻布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我还来不及细想,头上就是一闷棍,然后我就昏昏沉沉地趴在地上。耳朵轰隆隆地响,隐隐约约听见一个声音说,“是你逼我的…”
  日期:2018-09-25 15:52:40
  这一闷棍,并没有要了我的命,只是让我完全使不上力,意识有些模糊。打伤我的人是谁,我根本就看不到。
  我只是听那人不断地重复这一句话,“我不想这样的,是你逼我的,为啥要逼我…”
  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却想不起是哪个。
  求生的本能让我躺在地上挣扎了下,哪晓得他朝着我又是几棒,痛得我差些昏了过去。
  然后他提起我的脚,拖着我往前走。

  经过刘瘸子身旁的时候,我看到他冲我在冷笑,一脸的幸灾乐祸,麻布袋里的东西散落在地上,居然是一个扎成人形状的棉絮。
  上当了!
  这刘瘸子和拖着我走的这人是早就设好的计!由刘瘸子负责把我引到这,后面这人负责打晕我…
  但这念头也只是电光火石般的一闪,我的脑袋就迷糊了,眼睛也睁不开,仍由那人拖着我往前走。

  “去死吧!”等我再度有意识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被人踹了一脚,然后身体滚出了好远。
  死定了…是谁在背后阴我!
  我以为自己已经死定了,哪知道不知什么时候我又醒了过来,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周围到处是腐败的树叶,散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泥土气息。
  我整个身子痛得厉害,就是想挪动一下都不可能,那感觉就像整个身子已经不属于了自己。
  我想掏出手机报警,可手一摸,手机不在了身上。
  我就是再傻也想到了,手机肯定已经被那人给拿走了。他是想让我在这小东山深处自生自灭,兵不血刃的解决掉我。
  “救命啊!”我早已经是气若游丝,唯一能做的就是喊救命,但充血的嗓子发出的声音小到只能我自己听到。都不是很真切。
  更糟糕的是,我浑身发冷,豆大的汗珠不时的从额头渗出,应该是发烧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喊两声救命,但到了后来,我叫不动了,烧得更厉害。
  在小东山深处,平时根本就没人来这,等待路人来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等我想明白了这事,我放弃了,再一次晕了过去。
  日期:2018-09-25 15:59:14
  我昏昏沉沉的,一会身子像火烧火燎似的难受,一会又像如坠冰窟似的冷,这样昏昏沉沉的到底有多久,我也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最后又醒过来了。
  醒来的时候,我仍然是浑身痛得要命,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弄了好久才睁开一条缝,才正能睁开一条线大小,看东西也是模模糊糊的。
  我隐隐看到不远处放着盆炭火,烧得正猛,“噼噼啪啪”的不断有火星子从碳上飞迸出来。
  嗓子里卡得难受,喉头和舌头肿得我根本张不开嘴,每一次呼吸都要费九牛二虎的力气。
  这是哪?我明明记得自己躺在小东山密林里等死的,此刻却到了这?还有,最重要的问题是,谁把我打晕扔在那,会是顾老头吗?
  我一清醒过来,立刻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
  “啊…啊…”一个声音在房间响了起来。
  日期:2018-09-25 16:08:06
  一个身着宽松布衫的少年手嘴里咿咿呀呀的叫,手还不停的冲我比划着,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

  这少年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眉清目秀的,一双灵动的眸子里透露出灵性,瘦小的身子裹在宽松的衣衫内。
  “是你救了我?”我艰难的问。
  “啊…啊…”少年使劲的点头,然后转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就进来了,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稀饭。
  这少年居然是个哑巴!
  “啊…啊…”少年把碗放在床边的桌子上上,把我扶起来,又把碗递给我,示意我赶紧把稀饭给喝了。
  我艰难地抬了抬手,但是不管怎样都使不上劲。
  少年一见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比划了一下,端起碗,拿起碗里的勺子,一口一口地喂我。每喂一口之前,他还轻轻地吹上一吹,就像怕烫着我一样。

  我喉咙肿胀充血,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
  日期:2018-09-25 16:23:57
  少年放下碗,忽的在自己脑袋上用地的敲了下,发出一声闷响,然后转身出去了。
  他走进房间的时候,手里抱着两床棉絮了,棉絮有些破烂发黑了,估计是受了潮的缘故。

  少年把一床厚些的棉絮铺在地上,另外一床放在铺好的棉絮上面,应该是要用来盖的。我能感觉到身上盖着的这一床被子很暖和,看着那个少年瘦小的身影,我有些感动,他是把他最好的棉絮给我盖,自己却打了地铺。
  他是谁,为何会住在这没有人烟的小东山里,这里就只他一个人吗?
  这个时候,天还没黑,少年打好地铺之后又出去了。他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他拿来了好大几块木柴,加在火上,然后就直接钻到棉絮里睡了,既不洗脸,也不洗脚。浑身黑黢黢的,跟棉絮一个颜色。
  这狭小的房间里没有等灯,但是烧得红彤彤的炭火,却还是把这个房间照的透亮。
  我望着燃烧着的炭火,好长时间睡不着,脑海里不断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但任凭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到天亮的时候,我才模模糊糊睡着。没有梦,却是一身的冷汗。
  我一睁开眼,就听到少年开门出去的声音。我忍着身体上剧烈的疼痛,艰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听见他的脚步声走远了,我推开门站到门外,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况。
  屋外是茂密的林子,枯叶在外面落了厚厚地一层,树叶之上铺了一层白霜,蒸腾起来的白气正汩汩地往上冒,院子里堆满了柴火。
  房子是用木材建造,共三间,左边一间,右边一间,我跟少年睡的是中间一间。
  不对啊,既然有三间房,为何那少年要跟我挤在一间房子里?难道还有其他的人住这?若真有人,昨天我怎么没听见任何的声音?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左边房间的窗户旁瞅了一眼,房间里没有人。地上放着两个长凳,长凳上架着一口巨大的棺材,棺材盖没盖…
  日期:2018-09-25 16:42:45

  房间里怎么会摆着副棺材?
  我一惊,脚一个踉跄,差点跪在了地上。
  我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呼吸才慢慢地平缓下来。
  没错,我是有点疑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