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诡秘术——最真实的民间诡异奇闻,胆小勿入》
第23节

作者: 秒僧十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上的毛毛雨,似乎下的越来越急了,还夹杂着一股奇怪的味道,让人头晕目眩,而且那股子寒意直往骨子里钻,身子就像掉进冰窟窿里了,全身从头凉到脚。
  我一抹脸上油腻的雨水,感觉怪的很,头脑晕,身子沉,有些扛不住了。
  日期:2018-09-23 09:51:24
  眼睛皮直打架。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睡,千万不能睡,一睡过去很有可能就醒不来了。
  雨越下越绵,我的耳根子被冻的一阵阵刺痛,眼前越来越模糊,眼看就要晕倒了。
  这时候我强迫自己镇定些,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背风点燃了,呼啦啦吸了两口,立刻又打起了几分精神。
  日期:2018-09-23 09:54:25

  看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我又犯了愁。若是不是勃颈处那该死的怪斑作祟不疼,我能运功,准能走出去。
  不行,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我的手不经意碰到了口袋里的手机,脑海里顿时灵光一闪。
  我傻啊,不知道打轰天雷的电话,让他接我出去吗,这么简单的办法,我咋没想到。
  拿出手机一拨,手机嘟嘟的叫两声就自动挂了,再打,还是莫名其妙的自动掐断,拨了几次我就放弃了。
  完了,电话也打不出去,邪门了。
  日期:2018-09-24 11:12:28
  我感觉头越来越沉,心里闷的难受,呼吸困难,还想吐。不对,这应该不是普通的鬼打墙,若是普通的鬼打墙不可能是这个样子…这明摆着是有人在小东山上摆下道,想把我困死在里面。
  会是谁?
  莫四的尸体不翼而飞,刘瘸子要下手害我,我莫名奇妙的被扔在这,那人究竟是想救我还是想害我…
  但这些现在已经不是我考虑的问题了,至关重要的是如何走下小东山。
  我坐在地上,香烟一根接着一根,想了老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法子。最后决定,与其坐在地上坐以待毙,倒不如趁着还剩两分体力,碰碰运气。
  莫彬曾经说过,只要是人设的阵,必然留有生门,否则布阵的人会把自己困死。
  我挣扎着爬起,辨了一下方向,朝北走,小东山下山的路是往北。
  哪知道越走我就越觉得不对劲,凭着感觉,我脚下悉悉索索的,感觉自己像是偏离了公路,正往山凹里走。
  越走,我心神越凌乱,我的双眼开始不断的出现血红色,老雨还在不停的下,很冷,几乎快要冻得我有些迈不开脚步了,神智也有些糊涂了起来,甚至分不清自己是否还闭着眼睛,又觉得自己在像做梦,在一个没有光亮的地方,不停的拖着疲惫的身躯走着。
  迷迷糊糊,我突然听到了有人喊我,“莫小小,莫小小…”

  是谁?谁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的头脑稍微清醒了些,循着那声音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过来,跟着我,你就能走出这地了…”
  这下我听清楚了,是个女人的声音。
  日期:2018-09-24 11:23:22

  “你是谁?”我问。
  “别问我是谁,你跟着我来就行…”女人说话的声音空灵飘忽,忽远忽近。
  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也没管那女人是谁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循着那声音继续往前走。慢慢的我看到前面有光亮,转了一圈,我居然又回到了火葬场前面的马路上。
  头顶上的雨也停了,黑暗中不远处有一行字体在闪闪发光,就跟荧光棒一样。
  我走过去一看,看到地面上不知用什么东西写着一行字:速速离开,危险!
  那字体跟我在警局轰天雷办公室窗户外看到的差不多,若是我没猜错,应该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这人是谁,是刚才那女人吗?那女人是谁,她为什么要救我?在这小东山布下阵想害我的又是谁…

  日期:2018-09-24 11:48:30
  我用脚擦掉地上那行小字,沿着下山的公路走,这次没多久就到了小东山脚下。
  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十二点,早就没了车子和行人,没办法,我只得步行回了雁门客栈。
  客栈的大堂还亮着灯,但是没看到老板娘夏宇红。
  也是,这个点了,她应该早睡了。
  我去卫生间洗澡的时候,看到脖颈处的那块黑斑似乎比之前大了一点点。

  该死,哪来的这黑斑,怎么一运功就疼…
  我实在是太困了,也没心思寻思这黑斑是怎么回事了,胡乱抹了把澡,进了房间刚想去找换洗的衣服,却想起衣服还没洗,去找的时候衣服还不见了。
  怎么回事?
  我去了阳台,意外的看到衣服被晾在了阳台上,干干净净的,已经干了。
  谁干的?
  我陡然间就紧张起来,我敢肯定,去火葬场之前衣服我根本就没有洗,怎么会这样?难道我房间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可仔细一想又不对,若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它只可能害人,哪有给人洗衣服的?只有人才会这么做。
  肯定是有人在我离开的时候进了我房间…
  我检查了下钱包,存折在,零钱也在,别的东西也没丢。我又去察看了下房门,也没有半点撬过的痕迹。
  这人不偷东西,不干别的,给我洗衣服干啥?
  我仔细想了下,给我洗衣服的人最有可能的就是老板娘夏宇红,因为她才有房间的钥匙。
  可再一想,一个客栈老板娘在客人离开的时候偷偷跑到宿舍洗衣服,这事儿也太离谱了,虽然我长的还不错,但老板娘夏宇红怎么看也不像变态花痴啊。
  看来明天还真得问问她,是不是她干的,包括帮我手机充电的事。
  既然没丢东西,我也放松了下来,穿好衣服躺在床上就睡了。
  日期:2018-09-25 07:17:50
  大清早的我起了床,刚乘着电梯来到楼下,脖颈处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我一个把持不住,差点儿趴到了地上。
  而且我忽然感觉很累,似乎连走路都有些吃力了。

  我用手揉捻了脖颈处的黑斑,痛的我直咧嘴,这黑斑怎么来的,不仅让我运不了劲,还这么疼,看来是得让医院去看看了。
  我弯着腰去了前台,看到夏宇红拧着个小包准备出门的样子。
  “莫小小,这么早就起来了,咦?你气色咋这么差,怎么不多睡会。”一来到前台,夏宇红看到我就惊讶的说。
  “这个…夏姐,有个事我想问你,这两天你有没有进过我房间?”我也没拖泥带水,直接问了出来。
  “进过你房间?”夏宇红皱紧了眉头,“这话怎讲?”
  “你没进过?”我有点吃惊。

  “没有。”夏宇红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咋啦莫小小?”
  她这话让我大吃一惊,“那我的手机是谁帮我充的电,衣服也有人帮我洗了…”
  “啥?”夏宇红身子似乎抖了下,呼吸也有些急促,“有这回事,难道是她?”
  “她?谁?”
  “不可能。”夏宇红又摇了摇头,笑了笑,“莫小小,这怎么可能,客栈里就住了你一个客人,而且我也真没进过你房间,咋可能有这事?你是神经过敏或者健忘了吧,自己做的,是不是忘了…”

  她说完拧着个包,一摇三摆的出了门,走了,带起一阵香风。
  我自己做的?不可能…这个夏宇红刚才…
  算了,是不是她做的再说了。
  我出门去吃早餐,刚在小摊上坐下,电话铃就响了,一看,是轰天雷。
  “郭警官。”我按下接听键喊了句。
  “小小哥,找李月红尸体这事有进展没?”轰天雷在电话那头说,还打了个哈欠,估计那家伙还躺在床上。
  “郭警官,还没有…不过有个事跟你说下,莫四的尸体不见了…”我说。
  “啥?莫四的尸体不见了…”轰天雷说,“小小哥,你在说笑吧,昨晚火葬场老顾打过我电话,说莫四的尸体已经让他给烧了,咋不见了…”
  “烧的不是莫四的尸体,昨晚我在火化房亲自见到的。”我想了想说,“若是你不信可以问问刘瘸子。”
  “问刘瘸子?老顾说尸体就是刘瘸子给烧的啊…”轰天雷笑了笑,“小小哥,你就别逗了,老顾让我告诉你,赶紧把费用总共是四千八送过去。好了,不多说了,你赶紧送过去吧,李月红尸体的事一有消息记得告诉我。”
  他说完挂掉了电话。

  我都快被他弄糊涂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个上了刘瘸子身子的鬼老头直走了顾老头,他明明说那尸体不是莫四的,还想害了我,也不知我莫名其妙的被谁给救了,还莫名其妙的被人给扔在小东山上,老半天也走不出那个地方,若不是后来突然出现的那女人,很可能现在我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
  日期:2018-09-25 07:24:29
  吃过早餐我取好钱打的去了火葬场,在办公室里见到了顾老头跟刘瘸子。
  我把钱给了顾老头,看着刘瘸子故意说,“老顾,这个是?”
  “他啊,老刘,跟着我在火葬场已经工作十来年了…”顾老头看了刘瘸子一眼,飞快的数着钱。
  刘瘸子哈哈一笑,“小哥,你喊我刘瘸子就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