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之路》
第61节

作者: 九重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老,我知道您很推崇清舞那丫头,但眼下情况棘手啊,那青年是清舞的哥哥吧?他太冲动了,把李如峰给打了,李如峰的家人不会放过他们的,估计已经在来的路了。”胡本宣说道。
  “小胡,你说的是他?”老头儿隔着落地窗指着陈六合,他笑了,脸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后来竟然笑出了声音,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
  胡本宣不明所以的看着老校长,有些惊,老校长虽然不是什么不苟言笑的人,但平常真的很少看到他能笑得这么开心的,今天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
  直到十几秒后,林秋月才收住了笑声,说道:“咱们学校有些风气,是该制制了,有些学生,是该教训教训了。”
  “呃......林老,那我们真的不管了?”胡本宣有些琢磨不透老校长的意思。
  “管,当然要管,这样吧,本宣,你去跟墨浓说说,让她过去调解一下。”林秋月轻言细语的说道。

  胡本宣一下没反应过来,旋即有些讶异:“林老,这样的事情我去处理行了吧?需要请秦副校长出马吗?”
  林秋月笑道:“本宣,你不行,还是由墨浓出面吧,只有墨浓的话,清舞那丫头会听一些。”
  胡本宣满脸疑惑的走了出去,他只觉得老校长也太看得起李如峰那个阔少了。
  林秋月自然不会去解释,之所以让秦墨浓出面,不是因为看得起李如峰的家世背景,而是因为李如峰惹到了他永远也惹不起的人啊。
  陈六合,这个整座京城都没能压得住的小狂人,不让秦墨浓出面,他真没把握能轻易平息此事。

  因为能压得住陈六合的人,唯有沈清舞,而整个学校能在沈清舞面前说话且能让对方倾听的,除了他自己以外,只有秦墨浓了。
  “六子......廋了些也黑了些,还能见到你,林爷爷真的很高兴,我相信你爷爷在下面,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林秋月老怀大慰的感慨道,提及那老人的时候,老眼伤感浓浓,鲜有人知道,沈老爷子不但是他曾经的首长,还是对他有知遇之恩的恩师。
  这些年,他看着沈家渐渐凋零,看着那位挺拔如岳的老人承受着一次次重击,从伟岸的身姿变得渐渐佝偻直到最后倒下,他心充满了伤感与悲痛。
  好在,老沈家还有两个小妖才,没倒,真没倒......

  您养了一个好孙女,也教出了一个好孙儿!
  京城的人都说生孙当如陈六合!
  京城那些恨不得您死后都要挫骨扬灰的人,又有多少人恨的同时在羡慕您?
  人工湖旁,道路,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
  陈六合这个及其风*的家伙很荣幸的成为了全场最亮眼的那一个。
  抽着三块五的红梅,半靠在三轮车,这家伙极力装出一副历经沧桑的风尘模样,目的是为了能吸引几名不谙世事的纯洁少女,能留个号码谈谈人生什么的。
  但有沈清舞这个看似风轻云淡,但气场及其强大的妹妹在,陈六合的小心思注定要打了水漂。
  算真的会有妹子瞎了眼看他,也特么没有勇气来啊。
  十几分钟过去了,在陈六合已经开始不耐烦的时候,终于,一辆黑色的轿车急冲冲的停在了人群外。

  随后,一个脸色沉冷的年男子下车,大刀阔斧的走了过来。
  那几个和李如峰一伙的女孩见到年男子,顿时脸一喜,纷纷前问候:“李叔叔,您可算来了,赶紧去看看李少,他伤的很重。”
  年男子没说话,一来到现场,看到满头鲜血,躺在保时捷引擎盖明显陷入昏迷的儿子,脸的怒火登时再也抑制不住了。
  “如峰,如峰!”年男子来到李如峰旁,急声大喊。
  陈六合挖了挖耳朵,丢掉手的烟蒂,懒洋洋的说道:“别喊魂了,放心,他还死不了,最多是个重度脑震荡,当然,至于会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留下什么后遗症,我不敢保证了!”

  年男子回头怒视着陈六合,不等他说话,那几个女的连忙说道:“李叔,是他,是这个人把李少打成这样的,一定不能放过他。”
  “我儿子是你打的?”李伟神情阴冷的说道,眼的凶光很浓,他这么一个儿子,自己从来连骂都舍不得骂一下,更别说打了,如今却被一个陌生青年打成重伤,他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迎对方颇有些威压的目光,陈六合神情自若,他淡淡道:“你的儿子,你既然教不好,那自然会有外人来帮你教,有什么问题吗?”
  我的儿子,我教不好,外人来帮我教?
  李伟听到这话,心的怒气往脑门直窜。

  多少年了?自从他两年前升到正处级以后,有多少人不敢这么跟他说话了?
  他这个级别虽然在省会城市并不算太过起眼,但仅仅四十五岁不到的正处级,拖出去也绝对是个人物了,即便他只是在某个局里当着没有实际权威的三把手。
  可要知道,如果把他丢到某个县里,他可是县长级别还高半格的!
  他也算是年得志,平常领导当惯了,猛的碰到一个刁民,他的怒火可想而知,打的还是他心肝宝贝的独子!
  “我看你简直是活腻了,目无王法!”李伟疾言厉色的冷喝道。

  陈六合一身农民工的打扮,让李伟心瞬间有了准确定义,这是一个无权无势、恐怕连书都没读过几天的愣头青。
  他压根没把陈六合放在眼里,心只想着怎么能整死眼前这个敢把儿子打成重伤的狗东西。
  陈六合冷笑连连,面对一个或许算有些身份的官员,他丝毫不弱下风:“你倒是放得开,这么不加掩饰的帮亲不帮理?你什么情况都没问,给我按一个目无王法的帽子,够狠啊。”
  李伟沉声道:“还需要问吗?不管天大的纠纷,你动手伤人是错,现在我儿子被你打成这样,证据确凿,你不是目无王法是什么?还想狡辩?”
  陈六合嗤笑一声,平淡道:“他出言不逊,不该抽吗?真说起来,抽他都算轻的,我心的气还没消呢,要知道,吃亏的是我们才对。”
  陈六合的话把几人都气笑了,一名女孩道:“你还真不要脸,把人打成这样你还吃亏?”
  陈六合理所当然:“我们当然吃亏了,亏大了,他骂我们能让我们心痛,是对我们人格的侮辱,伤及灵魂,而我打他只能让他肉痛,你说谁吃亏?”
  这句话一出,竟让所有人无言以对,连沈清舞的嘴角都勾起了一抹微不可闻的弧度,哥这才是真正的谬论诡辩吧?

  “伶牙俐齿!”李伟暴跳如雷,指着陈六合,强忍着想要动手的冲动,喝道:“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这件事情绝对没完,我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算不算是威胁?你的意思是要仗势欺人呗?”陈六合一脸玩味。
  “哼,先不说你把我儿子打成重伤是事实,算我真仗势欺人了又怎么样?你们两个这种货色,敢惹到老子头来,老子分分钟整死你们!”
  陈六合说道:“真的好威风,那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怎么整死我们了。”

  李伟冷笑着,没把陈六合的气定神闲放在心,他只认为对方是故作镇定,他不相信一个骑着三轮车,穿着低廉服饰的青年,会有什么来头或什么能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