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6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明白!”感觉到自己只有上身恢复了自由,陈汉飞就干咽一口唾沫,慢慢掏出手机解锁,在拨号前又停住,问:“解药送来之后,你会放了我吗?”
  萧晋用枪口顶了顶他,喝道:“少废话,你现在没有跟我谈条件的余地,目前我能给你的保证,只有可以暂时不杀你!”
  陈汉飞咬了咬牙,一只手颤抖着拨了一个号码,还主动摁开了免提。
  听着他吩咐完手下挂掉电话,萧晋收回手枪,笑着说:“不愧是江湖帮派的太子爷,果然上道,放心!只要你始终都表现的这么好,我们之间还是可以和谐相处的。”

  陈汉飞沉默片刻,说:“你现在放了我,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哈!陈先生,你这话说的就没意思了,我是有多傻,才会在还没有离开夷州之前就放了你?”
  陈汉飞要的就是这句话,心中立刻长长松了口气。得罪了自己这样的地头蛇,萧晋说会放人才是假话,现在看来,对方只会拿自己当人质,并没打算杀死自己,估计今晚连夜就会离开夷州。
  也罢,暂且先让他们逃掉,来日方长,回头找机会去内地一趟,大不了牺牲一点利益,就不信还玩不死他们,反正大陆那边最喜欢拿个人的牺牲来换取政治好处了,那些脑满肥肠的政客才不会在乎一个小小的戏子和保镖呢!
  萧晋冷眼旁观他的神色变换,对他此时的想法也能猜个ba九不离十,心中冷笑之余,还觉得特别无聊——这世界上有太多的无能之辈窃居高位,对付起来一点难度都没有,没劲透了。
  不多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有人禀报:“陈少,解药拿来了。”
  陈汉飞看看萧晋,开口:“送进来吧!”
  障子门随即被人拉开,一名身材精壮的黑衣人走进来,刚要将手中的玻璃瓶递出去,忽然发现陈汉飞眼神不对。他神色一凛,第一时间转身,同时丢掉瓶子,探手入怀去摸枪柄,可惜还是太晚了,身体只转了一半,枪也还没有完全拔出枪套,他就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萧晋扭头看看门外,然后将门拉好,这才从榻榻米上捡起瓶子。他先是举起来对着灯光看了看,发现里面是一种水一样的液体,拔开瓶塞凑到鼻下小心的闻闻,有一种淡淡的杏仁味,好像氰化物。
  眉头一蹙,他便掰开陈汉飞的嘴,一下子往里面倒了小半瓶。

  陈汉飞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刚刚才止住的眼泪连带着鼻涕一起喷出来。萧晋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见他只是生理上的难受,并没有什么恐惧和害怕的表现,这才来到秋语儿身旁,扶着她喝下瓶子里剩余的药液。
  液体的口味明显很不好,秋语儿眉头都拧在了一起,一副快要吐出来的模样。“早知道它这么难喝,我宁愿被上官清心占了便宜。”
  不理会她的牢骚,萧晋凝神检查着她身体里的情况变化,足足用了将近五分钟,才确定陈汉飞让人送来的确实是对症的解药,且没有任何毒副作用。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秋语儿细心感受了一下,摇头:“头不晕了,也不热了,就是身体有点累,像是连续唱了好几首大歌的感觉。”
  萧晋放下心来,“那应该是你刚才太兴奋、肾上腺素分泌过多的后遗症,没什么大碍,回去之后睡一觉就好。”
  秋语儿噘了噘嘴巴,微微有些不满道:“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什么都还没体会呢就结束了,人家从昨天晚上睡觉前就一直很期待的说。”
  萧晋一阵无语,起身道:“我真不该否决小柔的要求的,你的变态很符合她的口味。”
  “小柔?她想做什么?”
  “她想把你调教成像她那样的疯子,我没同意,她还冲我发火来着,说我暴殄天物。”萧晋随口说着,拉开了通往内室的障子门,冲里面又道:“小钺,出来吧!”
  话音落下不久,一身紧身黑衣打扮的谭小钺就无声的从内室走了进来。
  她双手戴着黑色的手套,脑袋上的头套翻到额头前,全身上下只有一张脸露在外面,看上去越发的瘦弱娇小。但是,绝对没人会因此而轻视她,因为她就像是一个移动的制冷机一样,只需瞧上一眼,便有实质般的寒意从心底里涌出。
  她的右手还握着一把匕首,很普通,似乎只是一把随处可见的水果刀,可刀面上所沾染的血迹,却骇的陈汉飞一声惊叫:“菊田先生!你们……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他之所以要把秋语儿带到这个房间里来,就是因为菊田雄斗早就躲在了内室里面,待她药效完全发散出来之后便会出面享受。刚才他还在奇怪过去了这么久,为什么菊田雄斗一点动静都没有,现在看来,恐怕凶多吉少。
  果然,萧晋闻言淡淡一笑,说:“小钺,告诉陈先生,那小鬼子怎么样了?”
  谭小钺面无表情的开口:“死了。”
  陈汉飞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如纸,呆立当场。萧晋却很不满意,捏捏鼻梁说:“小钺啊!你知道猫抓到老鼠之后为什么要先玩够了才会吃吗?因为猫是这世界上最会享受的动物,它们天生就懂得在猎物身上充分满足自己想要的乐趣,我们得好好向它们学习才行。
  比如刚才陈先生的问题,你完全可以为他描述一下你的下刀动作、位置、出血量,以及那小鬼子的惊恐、哀求和最终惨死定格的痛苦模样,只有这样,他才能在脑海中描绘出足够清晰的画面,从而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简简单单的‘死了’两个字,实在是太浪费啦!
  这是与人交谈时的礼节,以后要记得遵守哦!”
  谭小钺表情不变,冷冷的回应说:“我不需要与人交谈,我只会杀人!”

  萧晋无语,指着她对秋语儿道:“看到了没,这也是个不听话的。”
  秋语儿娇笑:“我觉得小钺很可爱啊!”
  “你真是变态的没救了。”
  摇摇头,萧晋又走到陈汉飞的面前,呲着满口大白牙笑问道:“陈先生,你现在有什么要说的吗?”
  陈汉飞喉结耸动了好几下,才艰涩的开口:“你……你们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菊田先生是山口组的人,他父亲是山口组七代目组长的有力竞争者,你们怎么敢杀他?怎么敢得罪这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黑帮?”
  “世界规模最大?山口组的人都不好意思这么说吧,陈先生倒是讲的很顺口呢!”
  萧晋鄙夷的拍拍他的脸,“不过,你就算是喜欢跪舔小鬼子的菊花,好歹后面加个‘之一’好不好?说句不好听的,你这样很丢山口组的脸耶,人家起码逢年过节还知道服务社区送送礼物什么的呢!”
  陈汉飞一呆,紧接着瞳孔就缩成了针眼。因为萧晋调侃的话语中透露出了一条非常明显的信息:他们知道菊田雄斗是山口组的重要人物!
  也就是说,他们今晚的所作所为根本就不是为了自保,而是早有预谋!

  “想到什么了?说来听听。”
  又有汗珠从陈汉飞的额头流淌下来,极度的恐惧和紧张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了他的胃,让他几欲呕吐。
  日期:2018-05-12 0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