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俗人的故事》
第22节

作者: 磨豆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是贪十万块不想给蔡力农,而是觉得钱给了他,这件事不可能完全瞒得住。一个明星做了好事,他那些脑残粉一定会把这件事传的天下皆知。到那时候有心人查一查当年的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并不困难。

  现在的人命不值钱,开车撞死人也是几十万的事情。何况这个世界为钱红了眼的亡命徒从来不缺,如现在的蔡力农,让他在绝望一些的时候,杀人越货完全可以理解。
  “这是你们逼我的。”
  谭国刚腾的从沙发弹了起来,抓着手机和香烟走到了阳台。
  他低着头,手指颤抖的点开电话薄一拉到底。按响了位于最下方的一个按键。
  “虎哥,我是谭国刚。帮我一个忙。”谭国刚本来不想和蔡力农发生一丁点牵连给自己的未来带来隐患,可刚刚接到的神秘电话如果是真实的,那他躲是绝对躲不过去的。
  “谭大明星?有什么事情,你直说是。”电话另一头,一个厚重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这样儿,我这边遇到点事。得买一个人的性命,让三个人闭嘴。这件事不能牵扯到我,您能接吗?”谭国刚攥着手机的手越来越紧,从他本心而言,并不是对于蔡力农没有那么一丁点的感恩之心。一直让知道实情的蔡力农活着,也是这点感恩心思在作祟。但是,为了自己的未来,他是决不允许蔡力农出现在他的生活的。
  现在,最好的办法绝不是送给蔡力农十万块让他闭嘴。这样做只会埋下无穷隐患。最好的办法是让他永远闭嘴。
  只有死人,才能永远闭嘴!
  至于那三个接了案子的私家侦探,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侦探的目的是什么,赚钱。不管是什么案子,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为了利益。当事人死了,连公门都只能采取公诉。他们一群本身不受法律庇护的私家侦探,算个屁!
  “人名?大买卖啊,有点意思。一条人命,五十万。三个人闭嘴,五十万。一共一百万,这个单子我接了。”电话另一头的厚重声音机械般的报价,几乎听不出来迟疑的声音。他似乎已经习惯如此这般用人命做买卖,买来的是人命,卖出去的依旧是人命。
  听到对面的虎哥答应下来,谭国刚明显是松了口气。
  一个名头横行半个北方的虎哥答应下来的事情,应该是靠谱的吧?

  虎哥很厉害,厉害到谭国刚都不知道他有多厉害。据说道的人听到虎哥这两个字,大部分闻风丧胆,小部分毕恭毕敬。谭国刚没有见过这位大名鼎鼎的虎哥,但是在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见到了他的名片,有心之下知道了他的规矩。
  打电话,报身份。说要求,谈价格。
  事成之后付钱。
  虎哥有先做事后拿钱的自信,因为跟他赖账的人现在都躺在河底吃鱼虾。

  虎哥的名片是很有意思的。
  姓名:杀手。
  职业:化身万千。
  年龄:万寿无疆。
  手机号:19988884444
  这是名片的全部内容,由此可见,虎哥也是一个妙人。

  江湖关于虎哥的传说数不胜数,唯一相同的一项是大家只有他的名片或者手机号。这个人是谁,长什么样子,平常在哪里,做什么都不知道。
  唯有虎哥的声名,是一个永恒的存在。
  “好,成交。”谭国刚呼吸粗重了几分,眉眼狰狞的说道:“他叫蔡力农,是怀来县的一个送快递的,我要他的命。还有三个和他接触的私家侦探,这三个人,我要他们对这件事永远闭嘴。永远不要再提起。”
  “没问题,三天后给你答案。”虎哥的声音依旧是平平淡淡。
  “三天,太长了。虎哥,能不能短点?”谭国刚迫不及待。

  “那明天给你信息,我要知道那三个人是谁。”虎哥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飘,模模糊糊的声音传出。
  “好。”谭国刚点点头说道,他知道虎哥的规矩。要自己调查对方的身份,然后才会回复是否接下委托。
  挂了电话的谭国刚看着阳台的墙壁坐在地,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口悲痛至极的说道:“娃儿,等你老子闭眼睛。叔叔去救你的命。”
  综合手掌握着的信息,再听到蔡力农和盘托出没有一丝一毫隐瞒的话以后,张天毅算是对当年发生的事情有了一个认知。不过他也由此更加的佩服谭国刚,一个杀人的逃犯,竟有在聚光灯下生存十年还步步高升的本事。想一想此人也非同一般。
  张天毅是越想越觉得这个人出的厉害,现代狗仔们的摄像头,绝不会他们这些私家侦探差多少。在那么多的摄像头下,那么多狗仔的目光注视。他的名气越来越大,地位越来越高。愣是一点破绽都没有漏出来,若不是这一次蔡力农的儿子生了病急需用钱。可能这件事会被掩埋在历史的尘埃,谭国刚小山民努力奋斗成为一线明星的光辉形象要永远的留存在人们的印象了。
  等回到酒店坐下来,把这些消息全部都说给林素衣听了以后。林素衣出的沉默了半晌,提出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建议,道:“怀来有一座寺庙有些出名,叫做大悲院,你陪我去走一走。”
  因为这个说话平淡嘴角却总带着一份世人不及的风采的女人,张天毅总是在恍惚难以拒绝。等他们到了大悲院的门口,张天毅看着娇美性感到不讲道理的背影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女人站在哪里都是一道契合天地的美景。
  如现在站在寺院的门口,像是身顶着佛光的菩萨。让他心里总是忍不住想去亵渎一番。
  寺庙很大,至少从外面看去很大。一进门,有一座三足大鼎,面顶着三层的舍利塔。鼎身有一排五个大字:‘古刹大悲院’。再往里走,有一道侧门,门挂着一副对联。左边写着‘须识凡心即佛心’,右边写着‘休抛世谛求真谛’。没有横批。
  看着这一排字,张天毅忽然叹了口气。
  林素衣看了他一眼,笑道:“怎么了?”

  张天毅摇了摇头,说道:“有点想家。”
  林素衣低头看了一眼收了她五块钱的门票,又抬头望了一眼拿着香排着队在佛像前等着跪拜的人群。说道:“想家回去看看,这里到你家不算远。”
  张天毅摇摇头笑道:“算了,往返的车票也挺贵的。回家待不两天,再把我妈折腾病了,她身体一直都不算好。哎,你看这幅字写的多好,凡心即佛心啊。”
  林素衣笑道:“凡心?佛心?所谓的佛,不过是穷苦时代人们对于时代无能为力所想象的一个奉献己身拯救他们的完美的人罢了。佛心本来是凡心的一部分,只不过在燕京这座大城市,难见人心佛心的那一部分而已。”
  张天毅默然无声,他的书生意气算不算是佛心的一种?他总是在无形之用君子的德行来要求自己,特别希望别人能给他一个谦谦君子,温婉如玉的评价。
  大悲院名头大, 院落并不大。因为很多门都被封禁,门口放着一个游人止步的标识,也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或许这也是这里的门票只值五块钱一张的原因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