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6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同样也没有阻拦,因为他的计划就是将计就计,有潘丽珠的这通电话佐证,也能增加事情的可信性。
  房间里四个人有三个各怀鬼胎,只有潘丽珠是真的在着急,如果她知道了真相,估计非气死不可。
  电话打完不久,会所的医护人员就来了。两个人,一个是身穿白大褂的胖男人,另一个则是个靓丽妖娆的小护士。男人没什么奇怪的,但那小护士的裙摆下沿竟然在膝盖之上,明显不符合常理,倒更像是情趣制服似的。
  当然,这种时候,潘丽珠根本不可能注意到这一点,萧晋看出来了也不会说,陈汉飞就更不可能主动揭破了。
  男医生装模作样的拿小手电挨个照了照秋语儿的眼睛,然后又用听诊器听了一会儿,便起身说:“病人是受了凉感冒了,没什么大碍,吃点药睡一觉发发汗就好。不过要注意保暖,尽量不要再让她吹到风了。”
  “你确定只是普通的感冒?”潘丽珠急切的问。
  医生似乎非常介意自己的“医术”被质疑,严肃地说道:“这位女士,我是一名有行医资格证的专业医师,从业已经超过了八年,你觉得我会连普通感冒这样的小症状都分辨不出来吗?”
  潘丽珠顿时尴尬极了,张嘴结舌道:“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放屁!你是医生,看好你的病就行了,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还不快为病人开药!”陈汉飞开口大声斥责那位“骄傲”的医生,浑身上下都是黑道太子爷应有的王八之气。
  医生果然瞬间就成了哈巴狗,谄媚的一边点头哈腰,一边从护士带来的急救箱中拿出两盒药物,交代过服用时间和剂量之后,就退了出去。
  “陈先生,真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潘丽珠对陈汉飞鞠了一躬,由衷的感激道。
  陈汉飞很是装逼的摆了摆手,笑着说:“我们是合作伙伴,我现在又是语儿小姐的朋友,说这些就见外了,隔壁有水,快去倒了给语儿小姐吃药吧,吃完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哎哎!”潘丽珠点着头就拉开门去隔壁倒水,回来后本想直接喂给秋语儿,却见萧晋朝她伸出了手,便乖乖将药和杯子递给了他。
  萧晋微微抬起秋语儿的头,喂她吃药的时候手指轻轻一弹,掌心的药丸便飞进了袖子。
  此时的秋语儿虽然被压制住了药性的扩散,但脑袋已经晕乎乎的了,所以见状就下意识露出“你好调皮”的妩媚笑容来。
  陈汉飞当然看不到萧晋的小动作,可秋语儿的这个笑容却让他皱起了眉,再望向萧晋的目光就变得寒意十足起来。

  他玩过的女人早就超过了两位数,自然知道有过一腿的男女之间会是怎样的表现,再想想最开始在机场时萧晋的反常行为,得出“保镖是假,情人是真”的结论一点都不奇怪。
  “这个男人是菊田先生驯服秋语儿的一大障碍,绝不能留!”
  心里这样想着,他轻咳一声,再次开口道:“好了,接下来就让语儿小姐安心休息吧,潘经理和裴先生可以留下一个人住在隔壁以防语儿小姐有什么要求,尽量不要太打扰到她为好。”
  这话的意思是,他们今晚最多只能有两个人住在会所里,潘丽珠觉得有些不近人情,可又不好要求什么,抬眼看向萧晋,见他点了点头,便起身说:“好吧!谢谢陈先生的帮助。那我就先回酒店了,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裴先生一定记得要给我打电话。”
  “语儿小姐,你安心休息吧!有什么事可以让裴先生随时找我。”潘丽珠离开之后,陈汉飞对秋语儿笑着说。

  秋语儿点头道谢,陈汉飞就又看向萧晋:“裴先生,跟我来吧!”
  “陈先生请留步。”
  正要拉门的陈汉飞闻言一愣,紧接着便感觉肋下传来一道刺痛,然后身体就僵立在那里,一动不能动,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萧晋走到他的面前,脸上带着阴冷的笑:“陈先生,眨一下眼代表‘是’,两下代表‘不是’,明白吗?”

  陈汉飞什么都不明白。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动了,更不明白萧晋要做什么,心中只有惊愕之后对未知的浓浓恐惧。
  “解药在不在你的身上?”萧晋问。
  陈汉飞顿时心中一凛,虽然还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很明显,事情露馅了。
  见他在瞳孔一缩之后,眼睛里露出了茫然,萧晋就神色一寒,咔吧一声掰断了他的一根手指。
  十指连心,身体不能动,嘴巴也不能喊,只能清晰的感受剧痛给大脑带来的超级刺激,他全身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眼球突出眼眶,里面满满的都是不敢置信,额头也有豆大的汗珠开始渗出。
  “解药在不在你的身上?”萧晋的声音中没有丝毫的温度。

  陈汉飞终于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眼前这个家伙疯了!一个大陆人,在夷州、在夷北、在天理盟的大本营,竟敢对他这个太子爷做这样的事,而且做得毫不犹豫,冷血至极,除了疯子,他根本想不出别的可能。
  口不能言,威胁和恐吓自然无法表达,眼看着这疯子又抓向了自己的另外一根手指,他慌忙拼命的眨起眼来。
  又是咔吧一声,第二根手指也断了。他感觉自己的牙齿都快要咬碎,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陈先生,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只让你眨一下或者两下,你他娘的眨得跟老虎机似的,到底是肯定还是否定啊?”萧晋表情上的阴冷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古井无波的平静,就好像在做一件普通到极点也无聊到极点的工作一样。
  陈汉飞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还会经历这样荒诞又痛苦的事情,愤怒,恐惧,心酸,委屈,不一而足,眼泪越发的汹涌,但为了不再受罪,他还是控制着眨了两下眼。
  “你看,这多简单?你们这种人就是贱,非要吃过苦才肯乖。”

  萧晋摇摇头,然后就掏出了一把手枪,一边拧着消音器,一边又道:“陈先生,你是见过世面的人,现在应该知道你那天理盟太子爷的身份根本吓不到我们了吧?!
  内地人虽然一直都在接受儒家被故意曲解之后的那套奴性教育的毒害,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只懂得以德报怨的,像我这样的教育失败者,连以直报怨都不懂,就喜欢粗俗的以怨报怨,以牙还牙。
  所以,我现在会恢复你的部分能力,还希望你不要挑战我的理智,因为在你这种认贼作父的小王八蛋面前,那玩意儿真的很少。”
  陈汉飞不傻,一看到枪和消音器,就知道他不是在单纯的吓唬自己。尽管心里还是很不解他的胆量依仗是什么,但老话说得好,好汉不吃眼前亏,当务之急是先保住命要紧。
  于是,他用力眨了一下眼睛。
  萧晋嘴角微翘,抽出他肋下的那根银针,接着却又刺入他的后腰,然后把枪口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现在,给你的手下打电话,让他们把解药送过来,别耍花招,从你身体丧失行动能力上来看,你就应该知道我很不好糊弄。”
  日期:2018-05-11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