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46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行了,行了你快别演了,人扔这里你走吧”连城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王莽随即掉头就走了。
  安邦喝了两口水后,就稳定了点,蜷缩着身子躺在床,连城在床边低头着他疲倦和沧桑的脸颊就莫名的有点心酸起来。
  时间是个挺可怕的东西,它能磨练掉人的锋芒和棱角,也能让人心中的怨念骤然顿消,不是什么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谁还能把谁给恨一辈子啊?
  这两年多的时间里,连城身处大圈,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潜移默化中她的恨意,已经没有最初时那么极度疯狂了。
  这个时候的安邦,已经褪去了一身峥嵘和铁骨,剩下的只有满身的疲惫和忧伤了。

  午夜左右的时候,喝多酒从蒙圈状态中迷迷糊糊醒来的安邦,脑袋还处于晕眩的程度中,他似乎在茫然间见,一个妖娆玲珑的身影斜着靠在他身。
  人在喝多酒的情况下,大脑的判断力可能就会呈现直线下降的趋势了,就比如此刻的安邦就已经喝懵逼了,他隐约的见自己身边有个女人的影子,而同时他的脑袋里还挤满了黄连青的身影,所以在判断力为零又思念为满的状态下,他就下意识的以为靠在自己身的是他的黄奶奶,而完全没有想到会是另外一个女人。
  “连青,青,你回来了?”安邦迷蒙的双眼中,感情真挚的流露而出,仿佛怕黄连青再次离他远去,就伸手一把搂住了连城,手劲的力道非常大,一下就给人拽到了自己的怀里。
  “唔,你,你干神马啊,松开”连城瞬间被惊醒了,就见一只胳膊耷拉在自己的腰间,近在咫尺的脸庞下是一张男人焦急的脸蛋子。
  “青,不要走,别离开我好不好”安邦呢喃着紧紧的搂着连城,脑袋摩挲着她的脸颊和脖子,喷出了浓浓的酒气。
  “放开,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黄连青,我是······”
  “啪”一张透着浓郁酒气的大嘴唇子毫无征兆的就印在了连城辩解的嘴,紧接着她就感觉到,温润和湿滑还有酒气充满在了整个嘴里。

  “唰”连城瞬间懵逼,脑袋立马处于当机的状态了。
  这一刻来的太突然,她没反应过来。
  安邦两手胡乱的搂抱着身边的躯体,满脑子都是黄连青渐渐淡去的身影,他很怕,怕这女人突然之间又再次消失,他受不了离别的那一刻,所以两手的劲道非常大,完全没让连城挣脱出去。
  连城急眼了,脸带着屈辱和不甘,使劲的挣扎着,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把宿醉的安邦给推开,人“噗通”一声就掉在了地。

  连城从床下来后,咬着嘴唇挺委屈的恨恨的瞅着地的男人:“凭什么啊,你凭什么把我当成别人了啊,我不是谁的替代品······”
  “咣当”连城抹了下含着泪的眼圈,摔门就出去了,但她刚走没过半分钟,就又推门回来了,然后劲巴力的把躺在地又昏过去的安邦给强抬到了床。
  “砰”连城把人放到床后,抬腿就照着安邦的身狠狠的踹了几脚:“凭什么,凭什么,王八蛋,白白让你占了便宜,我太他妈亏了”
  “砰,砰,砰”连城踹了几脚之后,才感觉有点解气,扭着水蛇腰转身就走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连城翻来覆去的也没睡着,思想一直都留在安邦喷着酒气,胡子拉碴,凑过来的两片嘴唇。
  “呜,太亏了”连城使劲的抹着自己的娇艳红唇,委屈的道:“二十几年,为一个王八蛋而留?”
  隔天,安邦睡了一夜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满脑袋头疼的扶着门框子走了出来,边走边解着腰带要去卫生间放个水。
  “咣当”旁边,一间房里连城红着眼珠子披头散发的打开门,就见一手解着腰带的安邦,眼神瞬间就蹿火了。
  “噗”连城直接抬腿,一脚就踢在了安邦的腿肚子,然后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擦身而过。
  “我,草”安邦呲牙咧嘴的揉着腿,扭头喊道:“你系不系有病,踢我干什么啊,疯女人”
  “怎么不喝死你呢,王八蛋”连城回头就是一顿臭骂。
  “疯女人·······”
  王莽和魏丹青从楼下来,见两人正在对骂,王莽就埋怨着道:“哥,你是不是有点不知道好歹了?昨天晚你喝多了,人家连妹子伺候你一夜,你怎么还要咬人呢?忘恩负义了昂”
  “唰,唰”安邦眨着茫然,不解,疑惑,还有懵逼的眼睛问道:“她昨天伺候我一夜来的?”
  木然的,安邦回忆起了昨夜朦胧的一幕,然后摸了下自己的嘴唇,眼神狐疑的飘到了连城的身。
  他隐约想起来,自己好像接吻来的?
  连城悲愤欲决,扭头就走,此地她已无颜再现!
  “哎,连妹子,你俩这是有啥故事么?”王莽抻着脖子,不合时宜的问了一句。
  “滚,你们都是王八蛋!”
  “禽兽·······”王莽斜了着眼睛磨着牙道。
  “别他妈乱扯,我就是认错人了”安邦烦躁的道。
  是的,安邦木然间回忆起了昨夜暧昧的一幕,他是喝懵逼了但却没喝失忆和断片,毕竟现在还有点唇齿留香呢!
  “哎,哥?你真的对连妹子干了什么不是人的事?不是,我你······哎呀,这样也好,走了一段感情就拿另一段感情来弥补下你受伤的心灵,这个法子确实可用”
  安邦提着裤子,无语的道:“别乱,没有的事,就是一场暧昧的错误,过去就过去了”
  魏丹青老成持重的安慰着道:“好没好?没好就出去走走,给你调整的时间,休个假去吧,尽快给自己重新弄回到轨道来,过几天余连生和蒋中元就该谈公司的事了,到时候免不了要有一场硬仗要打,你快点收收心吧”
  “嗯,知道了魏爷,我出去散散心”安邦沉默了下后就点了点头。
  安邦确实觉得自己需要调整一下了,不然就先在的这个状态他太浑浑噩噩的了,接下来要有什么事处理的话,他肯定拿捏不好,所以就打算换个地方静静。
  当天,安邦就开着车出门了,到也没有远去,独自一人去了大屿山的宝莲寺,潜心面壁去了。
  同时,距离香港选美姐比赛过去了几天后,发生在TVB门前枪击杨天成的事也有了眉目。
  TVB楼下监控的摄像里,找出了谢俊当时被王莽和安邦痛揍的画面,如今的大圈帮在香港声名鹊起,两个大圈的首脑人物一出现在画面中,就被人给认了出来,接着有关鄢然的底细也有了,鄢然和安邦都是出自内地,这么稍微一捋基本就能确定他们双方都是相识的。
  同时也有人证明,杨天成曾经想要潜了鄢然,但对方却没有答应,那这么一来虽然没有找到枪手的确凿证据,那大圈就也有理由要收拾杨天成了。
  “大圈?”向明华听到这个信后就有点皱眉了,迄今为止他还没有和大圈有过任何的纠葛,只是听闻过一些事,知道这两年多大圈帮的人都挺风生水起的,也没想到双方间第一次接触会是以这种方式建立起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