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俗人的故事》
第20节

作者: 磨豆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胖子第三次直呼沈莹的名字,也是从今天开始以后的无数次直呼的第一次。
  “不管她怎么样,咱们都得按照流程走完。这样吧,这件事情让蔡力农知道一下。不要以后登了报被天那边钻了空子,这种事,那家伙绝对不会介意这么干的。”
  这还是张天毅第一次在林素衣的脸看到无奈的神情出现。
  林素衣看着张天毅说道:“这件事情交给你吧,你去和蔡力农说一下这件事。住址我稍后发给你。”
  张天毅点了点头,却没想到这一去却是让他得到了人生发展最关键的棋子之一!
  贫穷最大的悲哀是还没等你有谋求改变的想法的时候,已经遇到了不能抗衡的困难。

  张天毅按照林素衣给他的地址在一个花坛的边找到了蔡力农,这个人到年不走运的男人正趴在地用嘴借喷泉喷出来的水喝。他的后背有些耷拉,让人看着觉得沉重。
  张天毅出现在这里,也意味着事情和胖子说的丝毫没两样。沈莹在听到胖子的汇报以后,几乎没有迟疑的让他们立刻放下这个任务返回眼睛。沈莹这个女人,说她无情狠辣那肯定是不至于。帮一个送快递的找谭国刚追-债这样的事情她敢做,也愿意做。可要是说为了一个送快递的十万块钱业务,让谭国刚万劫不复,得罪他背后的金主。那她会不做考虑的拒绝。
  得罪一个人和毁灭一个人,这两者需要面对的事情截然不同。这个案子只要继续查下去,拔出萝卜带出泥,最后会发生什么。不言而喻。这种事情,只要见了光,没有再继续藏下去的可能性!
  侦探公司,本是一个走在法律边缘的行业。很多人物,都是他们根本不敢去得罪的。

  沈莹暴怒,胖子打蛇随棍。趁机提出离职,被火浇油的沈莹几乎没有迟疑答应了下来。
  “你好,打扰了。我们能够谈一谈吗?”张天毅停住脚步,沉吟了一下说道。
  蔡力农站直了身子,转过了头。面色苍白,神情枯槁。
  “您是哪位?”蔡力农谨慎的问道。
  “半个小时前,我是天派来负责你案子的人。”张天毅说道:“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了,我从天离职了。所以现在想来问问你,看看你的意见。顺便告诉你两个消息,一个是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坏消息。”蔡力农闭眼睛叹息道:“我还不信这个世界能有我儿子躺在医院里快没钱治疗更坏的消息。”
  “好,天不会再接你的案子了。这件事情背后牵扯着一个很大的阴谋,你知道但是没有说,这已经构成了事实的信息隐瞒。”张天毅无奈的叹息,一个侦探机构存心耍赖,算是律师事务所也会很头疼。对于蔡力农来说,一点也没有申诉维权的空间。
  他额头的皱纹更深了,生命实苦,在这个年人身展现的淋漓尽致。
  八拜之交的兄弟借了他的钱,在他需要的时候有能力不还。儿子得了急症现在躺在医院,不知道能熬到哪一天。
  “我不吃饭,光喝公园里免费的水充饥都不能让我儿子熬到有钱治病的那一天了吗?”蔡力农无力的坐在了地,闭的眼睛闪起亮光。
  “还有一个好消息,也许你也可以听一下。”张天毅用拳头锤了一下胸口,这雾霾都传到了环京城市了呢。让他呼吸都觉得不畅快。
  “您说。”蔡力农睁开了浑浊的双眼。
  “这个案子,天不接。我接。你放心,我会全力以赴的来做这件事。”张天毅放在胸口的手像是在宣誓一样,声音低沉的说道:“全力以赴!”
  蔡力农抬头很惊讶的看着张天毅,难以置信。公司都不愿意去招惹的麻烦,其的一个员工敢触碰?可张天毅带给他的感觉,是无的真诚。这让他很难不相信。
  “我需要您的全力配合,我想您一定还知道着什么。”张天毅严肃的问道。

  蔡力农点了点头。
  “那你可以和我说一说吗?这件事情解决的越快,对你儿子的病情也越有好处。”张天毅尽量让自己的目光看起来更加的真诚,脸带着和善的笑容。
  蔡力农眉头紧锁,心天人交战。
  张天毅继续趁热打铁,柔声说道:“每延迟一秒钟,对我们来说这无所谓。但对于孩子来说,可能是阻碍了他活命的一个机会。”
  对一个父亲来说,攻破心理防线没有提起孩子更好的办法。更何况蔡力农对他儿子的爱已经从内心溢出都表面。
  发现蔡力农内心已经动摇的张天毅继续说道:“我想对你来说这个世界,没有你儿子更重要的东西了。什么秘密能够让你放弃自己儿子的性命于不顾。和谭国刚有关系?你可别忘了,他连救命钱都不愿意给你。你好好想一想吧。”
  蔡力农呼吸愈发急促,欲言又止。
  张天毅紧接着的一句话彻底打开了他的嘴:“如果你还不愿意说,在你儿子的灵堂和他说吧。”
  蔡力农握紧拳头狠狠的在地面砸了一下,瞬间血肉模糊。他从地爬了起来,浑然不顾留学的手背,痛苦的说道:“我说,我说。谭国刚是一个死人,一个没有登机在册的死人。现在你们看到的谭国刚原名叫谭春来,是谭国刚的堂弟。他是一个逃犯,十年前误杀了人。人被他扔进江里了,因为他和谭国刚长得很相似,伪造了一个自己外逃失踪的假象,然后顶替着谭国刚的名字进了燕京城打拼。也是那时候,他借走了我十万块。”

  张天毅静静的听完蔡力农的话以后,疑惑的问道:“谭国刚死了,都有死亡证明在,他怎么冒充?在他的信息里,为什么会有来自云贵一带的介绍?”
  “那是因为谭国刚在云贵一带闯荡过,户口也迁了过去。正好谭春来怕别人把他和这里的事牵扯,索性这么宣传了。至于那个死亡证明,当时正赶换届,很混乱。他打点了快八万块进去,最后那东西保存在本地。也是说,离开了这里,到国家那边去查。谭国刚是一个活人,当时负责这项业务的人正好退休,所以也没有什么敢拿不敢拿的。”蔡力农打开了话匣子以后,没有丝毫的隐瞒。三言两语把当初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张天毅,这也和张天毅手里掌握的信息基本对得。

  这些事情也大致让张天毅知道当初发生了的事情,对于这个案子来说。这可以算是一个突破性的进展了,抓住了目标人物最惧怕的把柄,那讨债不再是一件井月的事情了。只是他很怪,这样的一个秘密掌握在蔡力农的手,谭国刚他凭什么敢这么对待蔡力农?
  沈莹把办公室里面能扔能砸的东西全部给摔在了地,屋外还没有出去的员工一个个噤若寒蝉。这么多年,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暴怒的沈莹。这个女人大多数时候都非常的沉稳,如此失态的情况一次发生还是在她初入社会的时候。
  日期:2018-07-11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