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46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会,我会召开集团会议,将我手中的工作全都移交过去,然后最近两天我就马启程赶往开普敦”黄连青完,突然站起来朝着黄子荣深深的鞠了一躬:“爹地,谢谢您的理解”
  黄子荣很无助的发现一个事实,他可以对自己一手打造的商界天下指点江山,也可以领导黄氏集团过万的员工纵横商,但他发现,当自己女儿的感情生活遇到问题的时候,他却无法给出任何具有建设性的意见来。
  看着黄连青离去时似乎有些忧伤的身影,黄子荣有那么一瞬间是很恼火的,直到黄连青走出办公室,他才放下了内心的恼怒,清官始终断不了家务事,有些事只能让她自己去酌情处理。
  黄连青离开办公室后,马上就来到会议室,和集团下面的人开始交接自己手中的工作。
  离去的念头,在和韩文夏见面之后就已经冒出了,因为黄连青曾经试想过好几种解决她和安邦之间问题的方式,但到最后她全都给PASS掉了。

  总有各种不甘充斥着她的内心。
  也许,暂时的离开和逃避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办法,至少时间和距离的消逝过后,她也许会逐渐淡薄掉这段感情。
  也许,时间和距离的消逝,能让她明白,自己到底还会不会接受这段感情。
  只是,所有的一切都需要用以后这个词来证明了。
  这两天,正当安邦紧锣密鼓的跟魏丹青还有余连生和蒋中元磋商有关建立一家娱乐公司的时候,他的大哥大突然接到一条信息。
  当他打开这条信息的时候,整个人立马处于极度懵逼和不可置信的状态中。
  信息是黄连青的电话号码发来的,上面写了一段话。

  “也许你未曾留意到,我和你之间出现了某种问题,这个问题早就存在了,只是在你出来之前我才发现,我想了很久,很久,都没有想明白我该如何解决和你之间的问题,最后我只能无助的去选择逃避,躲藏,将自己藏在一个没有你的世界里······”
  “当你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也许我已经要踏上了远离香港的路”
  “阿邦,以前和现在,我都在爱着你,只是在我的心里有一个坎,我过不去了”
  “咣当”安邦手里的大哥大掉在了地上,脑中一片空白。
  王莽狐疑的捡起手机,拿起来后就看见了屏幕上的一段话,然后同样也瞬间呆愣住了。
  魏丹青坐在对面,斜了着眼睛问道:“咋的了,这么激动?你黄奶奶另嫁他人了?哎,看开点,你看我不一样老光棍了几十年,其实也没什么的,就是比较废手罢了”
  安邦突然起身,从桌子上一把抓起车钥匙还有王莽手中的大哥大,随后狂奔出去。
  “唰,唰”魏丹青不解的眨着眼睛,无语的问道:“不是,急眼了呢?”

  王莽挺头疼的说道:“爷,你的嘴都赶上属佛祖的了,真准······”
  安邦下楼后,就上了老魏那辆奔驰,但哆嗦的手让他几次才打着火,随即猛踩油门调转方向盘,直奔国际机场而去,同时他不停的拨打着黄连青的电话,但里面却一直都在传出忙音。
  “啪,啪,啪”安邦激动的拍着方向盘,抿着嘴吼道:“怎么回事,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安邦懵了,虽然在这之前他略微察觉到了黄连青有些异样,但还是没想到,他黄奶奶居然以不告而别的方式,给他完美的甩了一个残忍的巴掌。
  四十分钟之后,安邦风驰电掣的赶到国际机场,扔下车后就惊慌的狂奔进了候机厅,然后一个安检口一个安检口的搜寻着黄连青的身影。
  “连青······”
  “连青!”
  安邦惊慌失措,跌跌撞撞的穿插在人群中,焦急的寻觅着那熟悉的影子。
  “在哪,别走啊你”安邦无助的叫喊着,机场里的人侧目的看着一个挺拔笔直的身影,脸上居然迸出了泪痕。
  “连青,你出来啊,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走啊”安邦站在机场中央,随后双腿用力一蹬,人跳上了一个服务台,继续扫着下方的人群。
  “踏踏踏,踏踏踏”机场保安迅速赶来,拿出警棍指着他说道:“先生,请您下来,不然我们会以妨碍公共安全罪逮捕你”
  “噗通”安邦找了一圈后从服务台上跳下来,保安刚要拦住他,他直接甩开对方,继续狂奔在机场里。

  “连青,你在哪啊······”安邦无助的呆立着,焦急和惊慌之下,怒气攻心他顿时感觉脚下一阵虚软。
  安邦突然跌坐在地上,掩面嗷嗷大哭。
  旁边,距离安邦不远处,站着一对年轻的情侣。
  那个女孩拉着男孩的胳膊,怜惜的看着坐在地上悲伤痛哭的男人,轻声说道:“如果有一个人,能为我伤心到这个地步,可能这就是我所最想要的感情了,你听他哭的多么痛苦,仿佛一辈子的眼泪都被他哭净了一样”
  远处,机场的一个安检口,黄连青满面泪痕的看着身处人群中间,被人围观着的安邦,脚下仿佛生了钉子一样,再也迈不动了。

  黄连青对安邦有好多个印象,她看见过他在医院里一手拎着枪,一边脚步稳健的点射着身前的枪手。
  也看见过,安邦在掸邦坐在皮卡车里,带着墨镜叼着烟,驰骋的身影。
  但唯独没有见到过,失声痛哭到极度悲伤了的安邦。
  “黄总,要登机了”秘书在旁边轻声叫了一句:“我们,是要回去,还是?”
  黄连青从沉思中醒悟过来,凄凉的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说道:“走吧······”

  最终,黄连青选择了和安邦背道而驰,不是她残忍,而是就像她所说的那样,现在她心里还有道坎,迈不过去了!
  半个小时后,一架飞往南非开普敦的班机升空,站在机场外面茫然抽着烟的安邦似有所感,抬头看着渐渐升高的飞机。
  “你会回来的,我会把你找回来的········”
  七月下旬,正扬帆起航的大圈帮迎来了两件大事,一喜一悲。
  喜的是大圈的领头羊安邦入狱两年零三个月后出狱了,悲的是他刚出狱两天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揍趴下了,并且极其凄惨的进入了一蹶不振的状态中。
  从机场回来后,安邦就漫无目的的开着车,仿佛行尸走肉一样四处闲逛,人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对自己的行为判断几乎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安邦足足开了四个多时,最后愣是把这辆奔驰给开的没油趴窝了,他才把车停在路边,然后茫然的趴在方向盘,心中一阵抽痛,掩面而哭。
  黄连青的突然离去,让安邦仿佛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他这样的人你可能给他两枪,他都不会趴下,依旧会腰板挺的笔直,但安邦在感情却脆弱的仿佛风浪中摇曳的船,翻就能翻了。

  临近下午的时候,安邦才从车里把自己给挪了出来,然后打了一辆车去了黄氏船务大厦,见到了黄子荣。
  “我虽然是连青的父亲,但你们年轻人之间的感情问题,我没办法给出什么意见,我都五十来岁的人了,和你们年轻人的思想根本就靠不,你来这里问我有用么?让我出面替你求求情?连青的性格,你不了解?她定下的事别是我这个爹了,谁都改变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