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46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们女人是真麻烦,等着”安邦把人放下来,站在浴室外面三两下就把自己给扒光冲进了浴室里。

  “哗啦”水流声响起的时候,黄连青神色复杂的看着水雾中的人影,脑袋里仍旧纷乱的很。
  黄连青挣扎着想了半天,来到卧室打开床头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包没有拆封的卫生巾。
  十分钟后,安邦擦着身子光溜溜的就走了出来,卧室床上黄连青穿着睡衣靠在床头,昏暗的房灯下躯体玲珑剔透,长发披肩,皮肤吹弹可破,宛如一副优美的画卷。
  安邦几乎是以一个饿虎扑羊的姿态,翻身就上了床,然后一把搂住黄连青的身子。

  “唰”黄连青伸手按住即将凑过来的脑袋,整出了一句让安邦极度崩溃的话。
  “今天不行,我亲戚来了”
  安邦有点懵,急不可耐的说道:“谁来也不好使,你家亲戚来了?哪呢,哪呢,不行让人出去住,我给他订个沙漠海景房什么的,今天这里就是我的战场,不搂一梭子肯定不行”
  “亲戚,是大姨妈,带血的那种······”
  “嗷!”安邦在懵逼中眼神呆滞了半天,最后才咬牙悲愤的吼出一声长啸:“天要亡我?”
  “忍忍吧”
  “我去抽根烟······”
  几分钟后,安邦抽完烟回到床上,黄连青侧躺着身子拱到了他的怀里。
  “陪我说说话吧”黄连青手摩挲着他的胸膛说道。
  “说多了,我怕我的火又会起来的”
  “就聊一会,行么?”
  安邦搂着黄连青的光滑的肩膀,呲牙笑道:“聊到明天早上都行,两年没搂过你了,要是全在睡觉中度过今晚的话,我觉得太浪费了”
  黄连青缩在他的胳膊下,眼神看着床榻,轻声问道:“邦,你说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什么?最悲哀的又是什么?”
  “重要的是理解和信任,悲哀的·····”安邦仔细寻思了一会,说道:“最悲哀的,莫过于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所欺骗吧”
  黄连青的身子莫名的颤了一下,她忽然抬头在安邦耳边轻声问道:“那,你欺骗过我什么嘛?”
  黄连青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明显有些抖,安邦也忽然感觉出了身下女人情绪上的异常波动。
  他有骗过黄连青么?
  安邦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个绑架案,这算欺骗么?
  从表面上看,肯定是欺骗,但说到本质,这得算是个善意的谎言。
  安邦沉默了几秒钟,斩钉截铁的说道:“没有,我哪有什么可骗你的,你人都是我的了”
  黄连青心里略微哆嗦了一下,她从来不会怀疑安邦对自己的感情,但就像安邦刚刚所说的那样,人最悲哀的,可能就是被最信任的人所欺骗。

  黄连青,在心里给自己一个台阶,她想如果安邦能够坦诚她可能一笑而过。
  但可惜,是安邦自己先一笑而过了。
  “睡吧,我有点累了”黄连青翻身,蜷缩着身子。
  安邦木然一愣,心里忽然咯噔一下,他感觉到了旁边女人的异常,却不知道是哪出了问题。
  人和人之间,确实存在着心有灵犀这种很巧妙的东西,不清道不明,但就是真实的存在着。
  一张大床躺着两个人,离的如此之近触手可及,但不知道为什么,黄连青和安邦在心中忽然感觉渐行渐远了。
  这只是刹那之间的感觉,一晃而过,但却让安邦在心底略微颤悠了一下。
  仿佛,他瞬间失去了很重要的一件东西,他想要抓住这个不太确定的念头,可惜那种感觉一瞬即逝之后就飘走了,而安邦也最终错过了抓住飘荡在空中的风筝下的那一条线。

  这一晚,有人一夜未眠。
  有的人,却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听着身边的鼾声,黄连青悄悄的转过身子,眨着明亮的双眼无语的着流着口水,呼呼大睡的安邦,挺他妈想骂一句,你心怎么就那么大呢?
  这一夜,黄连青的脑袋里异常纷乱,思绪飘到了三年前他和安邦在圣玛丽医院相遇的那一刻,然后一直宛如倒放的碟片,延续至此时此刻,最终定格在了韩文夏带着那份调查报告,坐在她办公桌前的那一天。
  “据我调查发现,三年前那起绑架案的劫匪,林文赫,胡胡,凌飞和孟葵葵确实就在掸邦......”
  黄连青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这个不算是性格使然,而是她的出身和生活环境还有成长的历程,决定了黄连青是有要求完美的资格的。
  简单点打个比方就是,黄连青对任何东西都可以要求做到最好,她可以住进香港最昂贵的顶级豪宅区,可以为自己量身定制座驾,每年都飞去巴黎手工裁剪几件自己喜欢的衣服,所以,她也有理由和资格来要求,自己的感情生活不带一点瑕疵。
  特别是,欺骗!
  一夜过后,清晨,当天边的一抹阳光透过窗帘照耀在卧室中后,几乎一夜未睡的黄连青悄然起床,然后来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前天准备好的早餐。
  但安邦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佳人已不在,听到厨房里有轻微的动静后,就穿衣服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唰”安邦从后面拥抱着正煮着粥饭的黄连青,把下巴放在她的肩头,轻声道:“怎么没多睡会?起的这么早干嘛?”

  黄连青略微顿了一下,淡淡的道:“昨夜睡的不太好,早就先起来了做个早点,你去收拾一下,一会就吃饭了”
  “你知道么?其实,在监狱里我有大把的时间闲着,然后就总是在想,如果我没有身在大圈然后跟你结识,在一起,我最想要的就是这种居家的生活,早起来能见你在厨房里的身影,晚等你回家的时候,我已经将饭菜做好放在桌子,夜晚我们一起相拥而眠,周而复始着过着同样的生活,而我肯定永远都不会觉得腻歪,我想要的生活很简单,有你就行了”
  黄连青莫名的颤了一下,本就因为一夜未睡而红肿的眼睛,忽然间渗出了一丝泪滴。
  安邦听闻怀里的女人忽然抽泣起来,就搬过她的身子,见黄连青的眼角有两滴泪珠,他连忙用手指刮了下她的眼睛,轻声道:“哭什么?”
  黄连青很想告诉他,你所描绘的那种生活,也正是她所想要的,只是碟片可以倒放,而现实却永远都不可以回转了。
  “可能是昨晚没有休息好.....”黄连青转回身子,紧咬着嘴唇道:“只是可惜,你还在大圈,而你我的生活也注定不能如此的平淡,有太多的原因都让我们身不由己了”
  早饭过后,黄连青准备离去,安邦收拾着碗筷。
  “咣当”当房门关,黄连青身影消失在门外的那一刻,安邦突然抬头着紧闭的房门,莫名的脑袋晕眩了一阵。
  似乎,忽然间,有什么东西隔断了他和门外的女人。
  清晨,香港养和医院特护病房。
  杨天成昨夜遭遇枪击之后就被紧急送到了医院,然后连夜送进手术室进行手术,他的左腿膝盖附近一共被开了四枪,其中有两枪正好打在了他的膝盖,另外两枪打在了膝盖以下的关节处,这四枪如此近的距离,李奎的点射可以精准的控制在分毫之差,没有任何跑偏的可能性存在。

  李奎不是奔着要他命去的,但要杨天成一条腿就足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