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6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秋语儿接过酒杯,淡淡微笑说:“陈先生谬赞,那不过是一时激动下的幼稚行为,没有给您带去什么麻烦,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另外,非常抱歉,我刚刚连续唱了将近三十首歌,嗓子需要休息,实在不宜饮酒,还请陈先生原谅。”
  眼看着她把酒杯随手交给了身后的保镖,陈汉飞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堪。“语儿小姐,只是一杯香槟而已,没关系的吧?!”
  秋语儿像是没看见他的表情一样,摇头道:“香槟也有酒精,我是靠嗓子吃饭的,真的不敢怠慢了它,如果陈先生不介意的话,可不可以给我来杯果汁或者苏打水?”
  陈汉飞眼睛猛地一亮,神色就恢复了自然,连连点头说:“当然可以,请语儿小姐少待。”
  这场宴会举办的时间太晚,所以没有人带孩子参加,来回穿梭的侍者们自然也没有端着果汁的,但会场角落的冷餐桌上依然准备了。或许陈汉飞是想表示一下自己的殷勤和绅士风度,竟然没有召唤侍者,而是亲自走了过去。
  “语儿,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按照原计划被他说服?”待周边没了外人,萧晋立刻就质问道。
  秋语儿转过身,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说:“我不知道他会给我下什么样的药物,若是喝干净的酒,待会儿万一演错露出马脚可就糟了。”

  萧晋皱起眉,微怒道:“那你也不能真的喝药啊!”
  “反正他肯定不会下毒毒死我,”秋语儿嫣然一笑,“至于其它的药物,有你在,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萧晋苦笑:“姑娘,我不是超人,也不是神仙,你就不担心我救不了你吗?别忘了,陈汉飞的目的是让你伺候那个菊田雄斗,岛国人一向变态,在chun药方面的出色造诣,我可是领教过的。”
  “哦?你也被人下过药?是谁?”秋语儿瞬间激动的双眼放光,“居然想到靠药物来搞定你,太勇敢,太豪放了!”

  萧晋满头黑线,眼角抽搐着低喝道:“少废话,老子跟你说那些不是让你八卦的!待会儿等陈汉飞回来,我会找机会碰翻你的果汁,然后你借机用喝酒替我道歉,明白吗?”
  秋语儿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说:“没关系,如果我中了你也解不了的……那种药,只要对象是你,我也可以接受的。”
  话已至此,明摆着这姑娘是不会听话了,萧晋无奈,一口饮尽手中那杯已经被他调过包的香槟,骂道:“你果然也是个疯子!他娘的老子这辈子就不能有个正常人做手下吗?”
  秋语儿狡黠的冲他挤挤眼:“那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是因为你本身就不正常,所以就吸引不到正常人呢?最直接的例子:如果沛芹姐她们都正常的话,谁会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心爱的男人呢?”
  萧晋一滞,哑口无言。
  因为秋语儿说的没错,周沛芹、梁玉香、赵彩云和苏巧沁的过往人生都或多或少受到过伤害,灵魂的缺口让她们选择了正常人绝不会选择的不顾一切。就连董雅洁、贾雨娇、辛冰、巫雁行和裴子衿她们也一样,只不过她们足够强大,还有不少的余地,这才没有让他得逞。
  还有一个方菁菁,这姑娘很少提及自己的经历,但她身体多处骨折愈合的痕迹早就证明了一切,因此她才会心甘情愿的为他所用。
  到目前为止,相对正常的人似乎只有董初瑶和田新桐,她们还没有离开,则是因为太年轻了,像许许多多的年轻人一样,对于初恋总是难以割舍。
  或许终有一天她们会想通,那个时候的萧晋能有多头疼,就只有那个时候的他才能知道了。
  默叹一声,他心里想:难道我真的有吸引疯子的体质?或许陆熙柔说的没错,我就是个货真价实的死变态!
  陈汉飞回来了,手里端了一杯碧绿色的饮料,介绍说:“语儿小姐,这是我们夷州特有的蜂蜜苦瓜汁,清热败火,对嗓子也很有好处,而且我们这里的苦瓜和你们内地的苦瓜不同,味道很淡,所以你不用担心它会苦到难以下咽的。”
  “是么?”似乎是生怕被萧晋撞翻一样,秋语儿接过去就轻抿了一口,然后挑眉道:“真的耶!苦味很淡,跟稍微浓一些的茶水差不多,剩下的就是自然和清甜,味道确实不错。”
  陈汉飞闻言笑的就像是被夸奖之后的果汁摊贩一样,举杯示意道:“语儿小姐能喜欢,是陈某的荣幸。来,我们再次为今晚演唱会的圆满成功,干杯!”
  两人的玻璃杯碰在一起,秋语儿身后的萧晋则稍稍松了口气。
  夷州气候盛产水果,鲜榨果汁什么的更是普遍,陈汉飞打心眼儿里就没把秋语儿当成值得尊敬的人看,不选橙汁、西瓜汁这样方便的果汁,却费事弄来一杯什么劳什子的蜂蜜苦瓜汁,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要下的药并不是无味的,而且很有可能就是本身带有苦味。
  虽然没办法凭借这一点就猜出是什么药,但能确定不是他曾经中过的那个无色无味的“蛛女”,那药太霸道了,万一西园寺一树给的那个什么“天使之吻”不管用,那他就只能舍身为秋语儿解毒了。

  说实话,他真不想走到那一步,女人太多了,愧疚也是能让人发疯的。
  见秋语儿又喝了一大口,完成了任务的陈汉飞自然懒得再扮绅士恭维一个注定不属于自己的女人,又客套了几句,便找借口离开了。
  萧晋快速的掏出“天使之吻”倒出一粒塞到秋语儿手里:“马上把这粒药丸吃了!”
  秋语儿看着掌心的白色胶囊,问:“这是什么?”

  “他娘的你连外人的药都敢喝,老子给你的你居然还问,是不是想挨揍啊?”萧晋气道,“这是chun药,老子已经等不及要办你了,行不行?”
  秋语儿莞尔一笑:“我以前真是蠢到家了,自以为被爱着,却直到今天才知道被真正的关心是什么滋味儿。”
  萧晋急的恨不得亲自给她塞嘴里,但碍于场间那么多人,只能怒瞪着她低吼道:“该死的,快吃!”
  秋语儿摇头:“这药要是能解毒,那我依然不知道待会儿该怎么表演中毒的状态,果汁不就等于白喝了嘛!”
  萧晋大怒:“你个臭娘们儿不是认老子为主了吗?竟敢忤逆我的命令,信不信回去之后我抽死你?”

  “抽吧!好久没有被你惩罚了,虽然我很怕疼,但说实话,还真有点想念呢!”
  萧晋无语,气的拳头一会儿攥紧一会儿松开,怒火在胸腔里来回翻滚了几趟,最终也只能随着一声叹息消散。
  “你们一个个的怎么就不会听话呢?陆熙柔是这样,翠翠和敏敏也是这样,现在再加上一直都很乖的你……娘的,老子上辈子肯定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才会在这辈子被你们这群妖精翻来覆去的折磨!”
  张家和不相信什么‘这辈子作恶下辈子还’的理论,因为他觉得老天给他的都是现世报。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一定不会去书房,也打死都不会被那张纸条蛊惑、从而拨出那个不该拨出的电话。
  日期:2018-05-10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