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6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滚!”陆熙柔用力踹了他一脚,严肃道:“我不准你拿这个开玩笑。”
  萧晋一怔,连忙点头:“对不起!听你总有事没事的提出来,我以为……”
  “我是认真的!”女孩儿直直的看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字道:“每次都是!”
  “呃……”萧晋吓得后退两步,“确认一下,你还没有爱上我吧?!”
  陆熙柔慢慢眯起了眼:“我爱上你,就那么让你害怕?”
  “不,我从来都不会害怕美女爱我。”
  “那你现在在怕什么?”
  “怕你伤害我。”
  陆熙柔身体一僵,危险的表情瞬间就被浓浓的愧疚代替。她慌忙转过身,盯着手中的平板说:“笑话!死变态你别忘了,咱们两个很像,我知道你心里所有的想法,你甭想忽悠我。”
  “怎样都行,只要你还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小柔就好。”无所谓的耸耸肩,萧晋转身开门走出了房间。

  陆熙柔怔怔望着手中的平板良久,眼中光芒闪烁不定,忽然她猛地深吸口气,闭上眼又缓缓吐出,沉声自言自语道:“陆熙柔,专注!你的人生价值、你的梦想不应该浪费在无聊的感情上面。
  萧晋不过是一个稍微有趣点的男人罢了,除此之外,他和外面那些庸俗的男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你是独一无二的,你不属于任何人,除了自由和梦想之外,没有什么有资格被你爱上,没有!”
  萧晋是个花心大萝卜,他和标准渣男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有能力和手段维持住局面的和谐,仅此而已。
  在一个聪明漂亮、动不动就钻他被窝的姑娘面前,他会突然变成柳下惠吗?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能让他直到现在也不敢对陆熙柔下手的原因,只有恐惧。
  是的,他很害怕对这个女孩儿动情,因为动情就意味着他要把身上最柔软的地方敞开,一旦陆熙柔背叛,所能带给他的伤害将呈几何倍数增加。
  多情的人通常都很脆弱,就算他们能勇敢的面对这世间任何艰险,也决做不到坦然承受灵魂层面的挫折。
  简单来讲,被人千里追杀,变成丧家之犬的萧晋可以因为一个小寡妇的柔情而重新振作起来,但若是那个小寡妇在他心上插了一刀,他必将元气大伤。
  许多人都觉得,他到处留情的行为让他的感情看上去非常的不值钱,但其实只有他自己清楚,其中的每一份都是重若生命的。
  很不符合传统的道德价值观,可这就是事实。

  陈汉飞举办的庆功宴在市郊的一座私人会所内。
  会所是典型的和式风格,也就是所谓的岛国风庭院,里面保留了许多华夏大唐的元素,但小国寡民心目中的大唐同样透露着难以磨灭的小家子气,精致有余,大唐雄浑却被改动的面目全非。
  说起来,国内那些叫嚣着什么“大唐遗风在岛国”的家伙,其实不一定就是所谓的“精神岛国人”,而是因为被辫子狗打断的脊梁还没有恢复,奴性后遗症让他们完全想不起黑白二色才是我华夏民族大气正统,大红大绿这种庸俗到极点的颜色都能冠以“庄严”之名,会那么想一点都不奇怪。
  当萧晋他们进入会所不久,一辆黑色的摩托车就驶入了会所前的停车场。车上的骑手摘下头盔就要朝会所大门走去,不远处的一辆商务车侧门忽然滑开,有人开口说道:“张小姐,我认为你还是和我一样在外面等着比较好。”
  骑手自然就是张安衾,她转脸循声望去,借助商务车里的灯光发现说话的竟是昨天清晨在裴易安房中的那个年轻姑娘,就蹙眉走过去道:“我得到消息,陈汉飞今晚要对语儿小姐不利。”
  “我们知道。”陆熙柔伸手示意着车厢,“张小姐还是先进来再说吧!”
  张安衾又望了会所大门一眼,跳上车就问:“既然知道有鬼,为什么还要来?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这里是夷州,不是内地,我们能干什么?无非就是自保罢了。”陆熙柔关上车门,口气郁闷的说道,“今晚如果语儿小姐不来,那就是不给陈汉飞陈少面子,之后不管他使什么阴招,理亏的都是我们,这个道理,张小姐不会不明白吧?!”
  “那你们来了就能解决问……”张安衾忽然停止,紧接着便瞪大了眼愤怒道:“你们要牺牲语儿小姐来换取主动?”

  “这确实是一个能获得不少好处的办法。”陆熙柔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无奈道,“只是可惜啊!那个女人太有心机了,在来的路上短短几个小时就让那混蛋把她当成了宝,所以牺牲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啦!”
  张安衾眉头顿时皱得更紧了:“你到底在讲什么啊?什么有心机?那混蛋又是谁?”
  陆熙柔摇了摇头:“具体的跟你说了你也听不懂,不过呢,如果你是真心想帮助秋语儿的话,那就准备好你的直播工具,乖乖的跟我一起在车里等着。”
  张安衾听的一头雾水,正要再问,却见那女人打开一个笔记本电脑已经噼里啪啦的忙碌起来,有心不听她的进入会所,但想起阿公在电话里的告诫,只好耐着性子掏出手机跟秋语儿后援团夷州分会中的会员们联络起来。
  陆熙柔见状,嘴角就微微一翘,心说那个混蛋虽然没什么出息,但看女人的眼光确实很准,可惜了,那么好的一个枭雄胚子,竟然心甘情愿葬送在温柔乡中,女人的那两团脂肪就那么好?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的瞄了瞄自己的前胸,嘴角瞬间便耷拉了下来,在心里狠狠的骂一句“死变态”,就甩去所有思绪,专心工作起来。
  宴会是在一个院子里举行的,早已过了花期的樱花树被灯光点缀的绚烂多彩,圆石垒就的池塘里,鲜艳的锦鲤被打扰了睡眠,以为又有人投食,纷纷游到岸边来回徘徊,不肯离开。
  由于是西式酒会,所以现场并没有多少桌椅,参会的宾客也都身着典雅的礼服,如此一来,能和秋语儿一起参加的立十人员,就只剩下潘丽珠和负责商业联络的寥寥几人,其余员工只能回酒店休息。
  这当然是陈汉飞刻意为之的,萧晋和秋语儿心里都非常清楚,但潘丽珠不知道,所以她非常的不满,却不得不为了业务拓展保持得体微笑,游走于各色身份的来宾之中。

  开场的介绍和一些庆祝演唱会圆满成功的客套话已经结束,待秋语儿矜持的谢过众人或真或假的祝贺,陈汉飞便端了两杯香槟来到她的面前,笑着恭维道:“语儿小姐今晚的表现实在是太完美了,尤其是最后那几句清唱,汉飞至今想起,依然忍不住心旌神摇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