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6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气息来看,他肯定是受了重伤,不过只要没有性命之忧,便是好事。
  我来不及进店,直接腾飞而起,到了二楼窗外,一脚踹开窗户,飞跃到了屋内。
  虽说先前已经有所预料,但看到屋内场景依旧让我怒火中烧。此时屋内所有摆设都损毁殆尽,张坎文躺在地上,口鼻之中不断有鲜血涌出,而沙发上,端坐着乃一个束发青冠的白须道士。屋内只有他们二人,谢刘他们的踪迹则是全然不见。
  见我进来,那白须道士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淡淡开口道,“老夫等候已多时,你总算是回来了。”

  我不暇理会他,快步走到了张坎文面前,查看他的伤势。
  张坎文伤的很重,口中有血块堵塞,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但还是伸手指着那沙发上坐着的白须老道,示意我一定要小心。
  我知道他担心我不是那老道的对手,叹了口气之后,小声对他说道:“张大哥,不用担心,我会解决他的。”
  张坎文与我知根知底,见我这么说,他似乎放心了不少,身子一软,便昏死了过去。
  此时不是给张坎文疗伤的好时机,我唤出瞳瞳,让她好生照料张坎文,我自己则是站起身来,目光直视着那白须老道,低沉的出声问道,“你们龙虎山阴魂不散,又来我这个小店作甚?”
  这老道倒是一脸的云淡风轻,目光扫了一眼瞳瞳之后,才转而对我道,“不是贫道阴魂不散,而是你杀我龙虎山道子在先,莫非老夫还不能来讨个说法了?”
  道子?我眉头一皱,龙虎山道子我的确见过,但那是在蚩尤头颅冢内。我记得当时龙虎山道子和陆振阳他们,全都被困在了蚩尤墓内,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谁知道他们的情况如何。陆振阳好在有祭祀恶灵让他领悟自己传承,至于龙虎山那几个人,多半已经殒命。
  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我害死的道子,不过这也是他们对我动手在先,也怪不得我反击。

  至于龙虎山此时派人过来,多半是后来我离开蚩尤墓时,放走的那个龙虎山道童,回山之后讲述情况,让龙虎山的人又盯上了我。
  当初那道童是无辜的,我也非滥杀之人,并未做到杀人灭口,此时被追索上门,却也是应有之事。
  事实上我当初就有过这个顾虑,所以特意回了店里一段时日,但一直不见龙虎山有何动静,以为他们不会再来,这才导致今日之事。
  以龙虎山的行事风格来看,他们显然不会听我任何解释,也不会考虑对错问题,所以,我也懒得解释什么,只是对着那白须老道也冷笑一声,“想要讨说法,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见我如此针锋相对,那老道却也不以为忤,反而笑了两声,继续道,“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你还真是狂傲……也罢,我龙虎山向来处事公正,道子这件事并非全然是你的错,论起来,陆家那小子罪责更重。据我所知,陆振阳跟你乃是生死大敌,不如这样,你将陆振阳行踪告知与我,我先去找他了解情况,再定你二人罪责,你看这样可好?”
  他这话说的理所应当,甚至还带着几分怜悯之意,我听的却是一脸震惊。龙虎山向来处事公正?这么不要脸的话,也亏得他能说的如此严肃。
  除了不要脸之外,我对他询问陆振阳行踪一事,也颇为意外。
  当初在蚩尤墓时,龙虎山之人显然和陆振阳达成了某种协议,联手对付于我。此时道子踪迹消失,听老道这意思,龙虎山竟是把重点放在陆振阳的身上,甚至为了探寻陆振阳踪迹,连我都能放过,这着实有些匪夷所思。
  超乎常理之事,然必有其根源。龙虎山想找陆振阳,也必然有他们的目的。而这个目的显然比我重要的多。
  陆振阳有什么?龙虎山的实力,在玄学界内可谓是数一数二,陆振阳虽然得了蚩尤传承,又获得了蚩尤斧等物,但单凭这些东西,显然不足以让龙虎山觊觎。从此时的情况来看,龙虎山显然有更大的图谋。

  思索半晌,我也弄不明白龙虎山的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但不管他们打什么主意,我都不愿让他们得逞。所以,明知此时陆振阳多半还在蚩尤墓内,我还是摇头道,“你既然知道我们是死对头,就不敢来找我询问。我若知道他的踪迹,此时早就过去将他斩杀了,哪里轮得到你来问我?”
  听到我的话,老道面色也是一怔,似是认可了我的话语,不过片刻之后,他却又摇了摇头,又开口道,“不可能,前些日,我们遍找天下精通占验一道之人,占卜陆振阳所在处之,一切迹象都应在你身上。不管情理上怎么说,占验的结果不会有错,你身上一定有线索!”
  占验?我眉头一皱,龙虎山到底所图何事,遍邀天下精通占验一道之人……这么大的阵仗,只为寻找陆振阳?
  不等我想明白,那老道换了一副和善表情,对我继续道,“周易小友,我承认先前我们龙虎山和你之间有些过节,但此一时彼一时也。我们找那陆振阳,是要寻他麻烦的,你与他乃是生死大敌,只需说出他的方位,我们便去帮你报仇,如此好事,你何乐不为?只因我们先前的节过,放着如此大好的报仇机会都不顾吗?”
  我心中一片无语,这龙虎山的阳神天师还真是好生的不要脸,为了套话,无所不用其极,方才还是一副恨不得置我于死地的模样,这一会儿就变成了“周易小友”,还口口生生的要替我报仇……一时之间,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正错愕间,那老道似是又要开口规劝,但忽然脸上表情大变,惊声道,“你不愿透露陆振阳踪迹……莫非那钥匙被已你夺走?”
  说完这句话,他瞬间一片恍然,接连又道,“是了!你没有任何理由包庇陆振阳,之所以迟迟不说,一定是你已经拿到了钥匙,怕被我们发现!好小子,竟有这般心机!”
  钥匙……这个词我并不陌生,当初在殷商王陵中,那个从青铜棺内出现的女子,包括叶翩翩和叶袅袅,都是那传说中“长生之门”的钥匙,这老道此时提到的这个词,自然指的是这个钥匙。
  只是听他的意思,陆振阳手里有“钥匙”?
  我眉头一皱,转而反应过来,当时从殷商王陵出来之后,道玄两家以及龙虎山的天师,共计十八人,尽数死亡。当初我还以为是祭祀恶灵动的手,后来听他说过不是,再加上陆振阳在那里死而复生,我早就猜测是陆振阳杀的那些人。此时又听这老道说钥匙在陆振阳手里,基本已经证实,当时那些人就是陆振阳杀的,而那个女人,也最终落在了陆振阳手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